alexa
置頂

權力:唯一不變的價值

文 / 吳耕野    
1999-02-01
瀏覽數 10,300+
權力:唯一不變的價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尼采說:「我不是普通人,我是炸藥!」對哲學家而言,這是驚醒世人的警語;對權力者而言,卻是一種嚮往。

一枚炸藥,在平靜無波的政局中掀起狂濤,製造機會。在民意市場中,誰有能力捲起千堆雪,翻轉既成體制?做為挑戰者,有多少機會改變現狀?當時代走到一個權力重新分配的時刻,除了決策者的意向,還有什麼足以扭轉尋求穩定的主流民意趨向?如果台灣深受國際、兩岸不確定因素的交錯影響,誰是那枚足以引爆、卻不至於造成傷害的炸藥?

連戰?宋楚瑜?陳水扁?還是自認更能取得中間選民的許信良?或是一位不世出的奇才?李遠哲?還是另一位諾貝爾獎得主?集團企業主?

告別一九九八,台灣政治似乎又步入一個新階段。

收起悲情與激進的旗幟 

去年的三合一選舉,在台灣民主政治發展歷程中標舉了什麼含意?曾被喻為「民主戰艦」的朱高正落選;曾掀起民意狂飆的「街頭小霸王」林正杰復出無望;民進黨美麗島世代的領袖,除了以「大和解」重塑形象的代表人物施明德在立法院猶占一席之外,幾乎全軍覆沒;代表民進黨執政希望的「躍升之星」陳水扁,在首都戰役中,不敵政治風格溫和穩健的馬英九;從威權到民主,權傾一時、和李登輝凍省決策抗衡兩年的台灣省長宋楚瑜,在告別省民之後,平靜地交出權力。

十年改革再造的路途中,備受政權易位威脅的國民黨,因為選舉大勝站穩獨大政黨地位。當「後李時代」被廣泛討論之際,李登輝成功地在反李聲浪中援引選票基礎,過關斬將,一路在國民大會、監察院、司法院、乃至行政院人事布局中,展現「一統江湖」的實力。

當連戰以準接班人之姿為二○○○年總統大選暖身之際,李登輝告訴全民,「後李時代」還有一段長路要走。

狂飆十五年,民意趨疲。

民進黨成軍十三年,歷經大選不下十次,台獨論述隨著選舉結果載浮載沈,終於深刻體會激進的政治語言和鮮明的台獨旗幟,可能正是他們邁向執政之路的障礙。

一九九八寒風中的選舉,彷彿正式宣告民意終結了狂飆的年代。五二○農民運動的街頭巷戰過去了、老賊下台的國會改選呼喊過去了、主流非主流政爭風潮過去了、修憲學潮過去了、凍省悲情也過去了,台灣還剩下什麼?還有什麼是激動人心的改革議題?

選票決定了台灣的政治路線 

政治人物不必再拔斷麥克風,就有寬廣的發言空間。國是論壇說不夠,還有2100 全民開講;開講不夠,還有電台各種早餐、午餐、晚餐,餐餐都可以大談政治、大罵權力。

政治論述無縫不鑽地擠進民眾的生活;理念與廢話同流,說了就算,聽了就忘,流浪狗還有人保護,政治人物卻成了人人可以喊打的一群。

唯一不變的是權力的價值。風骨與尊嚴俱可貴,若為權力故,兩者皆可拋。權力價值猶存,官場上,唯聽話論永遠占上風。民意市場中,媚俗總有好處,可以沒有政見,不能沒有花車;可以不談理念,不能不扮小丑;賣相比內涵重要,嘴臉又不敵服從。

台灣選舉的曲線模型,十足反映政治的弔詭。

在二○○○年總統大選前夕,權力重組勢必牽動政經資源重新分配的關鍵時刻,台灣卻出現新的遊戲規則、新的權力邏輯,政壇超乎想像的整齊畫一。這樣的邏輯會帶領台灣邁向什麼樣的新世紀?

李登輝舉起馬英九的手臂,高呼「新台灣人主義」;當著新科立委的面,點名客籍立委不要再談「客家人如何如何」,大家都是「新台灣人」;連戰笑談自己是「老台灣人」,李登輝私下嘟噥「莫名其妙」。權力的統一,壓迫族裔認同的統一和政治光譜的統一。台灣不再有「路線」問題,選票告訴政治人物:你沒有其他選擇!

台灣將邁向什麼樣的新世紀? 

從中央到地方,要不向黑金靠攏,展現財勢實力;要不亦步亦趨遵循決策者的意念,表白不容置疑的忠誠。「連副總統」等同「李總統」,「蕭院長」等同「李院長」。

才幹與能力、魄力與強勢,不再是精英出頭的要件,倒可能成為提前出局的潛因。 

世代交替和資深倫理兩個衝突概念,成為決策者運用權力的工具理性,微妙地擠壓異議成為泡沫,西瓜效應趨於極致。

當全民擁有絕對自主的權利選擇執政黨的時候,正反兩面的「李登輝情結」,卻成了閹割反對黨的利刃。當反對黨有所覺悟時,為時已晚,不得不向決策者豎起白旗。

台灣面臨沒有議題的世紀大選和一個可能沒有臉孔的世紀領導人,無臭、無味、無害、也無趣。民意可以自主抉擇而無選擇,社會價值多元卻權力唯一。新台灣人號令天下,金牌祭出,莫敢不從;江湖一統,唯我獨尊;武林諸派,盡皆繳械。

炸藥型政治人物的引線逐一被撤樁,「挑戰」成為遙遠的記憶,朦朧而甜美。台灣政治陷入黎明前特殊的寂默,極沈極靜,無目的的喧譁,猶如劃過街頭的車聲,呼嘯即去。你知道,那不是日出的預告。

於是在夜裡,有一種深藏的隱動悄悄地期待:明天再睜開眼,迎接的是陽光乍見的輝彩?還是陽光底下沒有新鮮事的平淡?

「諸法皆空,有夢最美;自由自在,希望相隨」,誰才是約書亞?等待,是一種煎熬。民意趨疲之後,需要喘息;等待,其實也是一種必要。

(本文作者為資深記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