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有比協商更好的方法嗎?﹙專訪大陸委員會主任委員張京育﹚

文 / 李明軒。蔡慧菁    
1998-12-05
瀏覽數 9,100+
有比協商更好的方法嗎?﹙專訪大陸委員會主任委員張京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有人認為,這次辜汪會晤和後來的大陸工作會議,強調的還是原則,沒有很具體的方向,你同不同意這種看法?

答:我不同意。兩岸的事情取決於雙方,不是一方要怎麼做就做得成。比如說,早期我們提議雙方合作邀集東南亞國家商討經濟危機的問題,讓雙方有共同努力的空間,不要給國際人士認為兩岸之間只有爭執,結果還是只能停留在提議的階段。

這跟處理交通、教育不一樣,如果要修條路就去修了,要發展教育就去發展。兩岸的事不能這樣做,因為牽涉到對方。比如說,最近大陸機長劫機來台,我們很久以前就和大陸說,應就劫機犯的遣返等等達成協議,但他們不把它當做重要或急迫的事來處理。事情會不會發生?事情仍然有可能再發生。像這樣,你說事情是不是又回到原點,是啊,問題都沒有解決嘛!這是一個現實,因此我們不能沒有前瞻性的思考,但也不能只有浪漫的憧憬。

兩岸的熱絡連美國都比不上

問:美國與中共的政策關係,有緊張也有衝突事件,但也有很多互惠,我們有沒有可能參考美國模式?我們目前的思考是,你對我們有敵意,所以先把敵意解除再說,但美國不是用這樣的角度來處理。

答:不過你要再想一想,開放探親十一年來,兩岸是什麼樣的關係?貿易、投資、人員各種的交流都是在這期間建立起來的。如果放在一個大的格局來看,朝鮮半島南方的人要去北方都不可能,雙方都還是聯合國的會員,背後都還有很強的支持,但都沒有做到。我們一千多萬人次去過大陸,大陸也有幾十萬人次來台灣。而且經貿關係非常密切,依經濟部的統計,我們有四五%的對外投資在大陸,貿易出口有一八%在大陸,你覺得這個關係很淺嗎?交往的最低目的應該是互不相害嘛!如果連這個都不能做到,交往的根基在哪裡呢?

美國跟中共之間確實有利益、立場和價值的衝突,但中共沒有說他保持對美國動武的權力,如果是這樣,美國會對大陸採取什麼樣的態度?同樣的,如果美國隨時會對大陸動武,大陸會採取什麼樣的行動?而且,中共根本忽視中華民國的存在,這是一個很現實的問題。他們三年以前片面終止協商,到現在都不願意恢復。這些客觀的情勢是跟美國與他們的關係不相同的。

很多人因為看到這些衝突,所以忽略了實際上我們已有很多雙邊的關係,從外國人眼中來看很了不起了,兩岸立場差這麼遠,居然有這麼深的關係,並不容易。美國與中共在一九七一年之前,還是完全禁運的,到了七一年乒乓外交、慢慢地才准許買一點東西回來。

問:我們的大陸政策現在似乎不是各部門各自為政,是什麼時候開始用比較整體性的觀點來看兩岸關係?

答:我們的社會跟大陸的社會很不一樣,大陸是上面定一個調子,下面都照樣去做,我們有很活潑的民間社會,既然是開放的社會,就有不同的利益、想法,這很自然。那對方呢?他當然可以利用這個開放社會的特點去做他想要做的事。

我們民國八十年就已經終止動員戡亂、放棄用武力解決兩岸問題,並推動兩百多項開放的交流措施,希望改善兩岸的關係。大陸方面呢?他說停就可以停,說要軍事演習就有軍事演習,說要在外交上繼續打壓就打壓,他就是繼續不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我們不能不看見這個,一個政府當然要保護人民安全、維護國家尊嚴、保護國家利益。

我們為什麼不能成為國際社會有建設性的成員,那是因為大陸千方百計限縮我們的國際發展空間。另外在經濟面,大陸現在要來拉攏我們的經濟,希望多吸引大型的、高技術的投資。我們必須要想,如果這些投資都去大陸,我們這邊會不會空洞化呢?如果我們這樣做,讓大陸體質強化了,結果把資源用在軍事上來對付我們,政府難道不應該有自衛性的想法嗎?

「新三通」的意義

問:你在很多場合都提到「新三通」,這和中共談的三通比較起來意義在哪裡?

答:大陸講的三通,通郵、通商、通航,事實上,信是通的,商也是通的,只是有直接、間接的區分。

文化是兩岸共通的目標,基本上我們都是中華文化,我們覺得文化的融合成功不成功,從長遠看會影響到雙方的相處,以及統一以後的關係。所以我們才提出「通資訊、通文化、通思維」的新三通,就是希望透過資訊的開放和交流,以及比較長時期的文化合作,增進雙方的瞭解,縮小彼此的認知差距,為將來民族統一奠定基礎。

我們還是要強調,任何兩岸方面的事情,一定要得到對方最低限度的合作才能進行。你要通資訊,如果報紙不能發行、雜誌不能相互寄送、電台受到干擾、節目不能交換,要通資訊也是非常困難啊!但是,不通資訊的話,彼此能不能正確地瞭解?要客觀地報導彼此的情況、風土人情、文化發展、社會的介紹等等,不是專門挑好的或壞的報,多做生活面的報導,才能消除彼此的刻板印象。

大陸近幾年在大眾傳播方面也有鬆動的現象;晚報可能和日報不一樣,地方報可能和中央的報紙不一樣,有慢慢發展的可能性。我覺得要多促進雙方新聞人員的交流,廣義的新聞,編採、發行,都可以交流。

第二是通文化,中華文化是跨越兩岸的,你看台灣的一些聚落有很強的閩南文化的風采。不管是硬體或軟體,雙方都可以交流,像音樂、戲劇或文學也可以進行交流,像金庸的小說,大陸也有學者來參加。

我們有一個中華發展基金,規劃很多兩岸文化機構負責人員的往來活動,我相信這會有相當大的影響。比如,我們很多機構有很多義工、志工,這是大陸沒法想像的,怎麼會有人不計代價地做這種事。我們希望大陸多投資在文化事務上,不要像文革時期破壞文化,那太恐怖了。包括我在內,大家都覺得過去我們重視經濟建設,可能疏忽文化教育,看到很多畸型的現象,這就是我們不願意看到的,因為那是一種跛腳式的發展。

最後是通思維,通思維是思想觀念上的溝通,它必須在自由的社會才能進行。每個人都能表達自己的看法,所謂言者無罪、聞者足戒。

我們要協商,大陸總拖延

問:如果在兩岸關係上,各部會都以台灣優先的觀念去考慮,最後陸委會會不會沒有牌可以打?

答:我想,大陸政策一定是用我們在這裡的整體力量做為主要的資源,然後有前瞻性的政策。我們大陸政策的基本綱領是國家統一綱領,這是公開的文件,大家可以看看有什麼不合理。

問:你怎麼看一九九九年的兩岸協商空間?

答:目前來看,可能第一步是看汪道涵先生回訪的情況。就協商來講,我們認為原來協商管道愈早恢復愈好,並沒有要拖延協商,是大陸方面推辭或是中斷、提出很多條件。

我們可以做預想或判斷,但時機不是掌握在我們手上。去年十一月推動辜振甫先生到大陸,有時候說春天、有時說夏天,結果到今年十月才去,實在是很難。從政治上來講,我們希望制度化的協商管道能盡早恢復。我們過去都有協議,包括秘書長、副秘書長多久見面一次,在八十四年五月也達成八項共識。那年七月就要在大陸進行協商第二次辜汪會談,一拖拖了三年多,這三年很多原有的問題都沒得到解決,如果這些問題都處理好,雙方會建立互信。如果連這些比較具體、雙方差異不大的事情,例如打擊犯罪,都不好好做,其他事情豈不更加為難?

至於協商的內容,我們要談什麼問題本身就是一個可以談的題目,不能說事先講好只談這個。他們沒有回到制度化的管道上來,是用放話的,應該是把議題排列下來,談完一個再接一個。兩岸的問題不用協商的方式,請問有什麼更好的方式?

(李明軒、蔡慧菁採訪,蔡慧菁整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