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全球取經,終結風暴

文 / 遠見編輯部    
1998-12-05
瀏覽數 9,200+
全球取經,終結風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八○年代共產主義破產,九○年代資本主義也陷入困境。在世紀之交的此刻,所有經濟信念都被金融風暴顛覆。從東京到曼谷街頭,與日俱增的失業者臉上,寫滿世紀末的困惑。

國家資本主義路線,在日本窮途末路。今年四月實施的「金融大改革」(Big Bang),轟然衝破政府管制的枷鎖 。長期扮演管制總司令的大藏省,難逃被解散的下場。

純自由資本主義路線也同樣行不通。美國政府出手挽救避險基金(長期資本管理基金,LTCM);專門開自由化藥方的國際貨幣基金會(IMF),也面臨改制重組的挑戰。自由經濟祖師亞當史密斯的故鄉英國,執輿論牛耳的《泰晤士報》,對香港政府「壯烈地」干預股匯市,致獻最高度的讚揚 。

面對金融危機,政府到底該不該管制?分歧交錯的辯論戰火,勢將延燒到下個世紀。但或許更該問的是,政府干預有沒有效?是在化解還是加深危機?

金融紀律廢弛是政商掛勾的產物

從日本和台灣來看,兩個政府如出一轍,皆用短期治標的辦法來壓抑金融風暴。曾經睥睨全球的日本經濟,一場疹子被政府拖延成重症。台灣是否會重蹈日本覆轍,引起有識者關切。

若對亞洲金融風暴分類,泰國和南韓屬於外生型危機,是國際短期資本流動所引起。台灣和日本則為本土內生型,源自金融違法亂紀和土地神話破滅。

日本銀行的貸款授信,建立在「土地本位制」的流沙上,地價崩盤就拖垮銀行。台灣最近紛傳跳票的「借殼上市」公司,本業也都是房地產,為掙脫連續八年的景氣泥淖,轉而購併股票上市公司,展開多角化經營或紓解資金壓力。

金融紀律廢弛是政商掛勾的產物,自不待言。日本肩負金融監管職責的大藏省,退職官員向來有「空降」的陋習;他們盤踞民間金融機構要職,挾著官場人脈護航不法。台灣則在財團立委作梗下,金融市場基本規範漏洞百出。

「金融機構絕不能倒」,是日本與台灣共通的金科玉律 。就連處理危機的對策,都像同個模子刻出來:郵政儲金與勞退基金進場拉抬股市、拚命放鬆貨幣供給、操弄「逾期放款」的會計定義、威脅銀行不准抽銀根。

拿老百姓的錢去救大商人闖的禍

坦白講,這些救火措施都是用短線操作拖延逃避解決結構問題。所不同的是,日本官員想拖延到房地產回春,銀行壞帳自然消失;台灣則想僥倖拖過年底選舉。日本是勸阻銀行勿抽小企業銀根,台灣卻是協助大企業緩頰。

經濟問題的特色是,不解決它就會連鎖擴散。日本從銀行壞帳危機,蔓延為製造業外移危機,再傳染為消費者信心危機,最後惡化為難以收拾的通貨緊縮危機。台灣對問題企業的紓困措施,則將不少銀行拖下水,後續骨牌效應為何,專家捏把冷汗。

十一月下旬,台灣美國穆迪信用評等公司宣布,調降台灣十大商業銀行的信用等級。部分銀行甚至被降到投資等級的下限,跟東南亞只有五十步與百步之別。若連台灣最績優的銀行都亮起警訊,其他銀行的體質恐怕更禁不起檢驗。

該倒閉的企業與銀行,政府若無剜肉割瘡的政治勇氣,最後的代價鐵定落到老百姓頭上。日本政府動用退休基金進場護盤,幫銀行製造「股票投資利得」、沖銷壞帳損失,不但折損老百姓的養老金,壞帳黑洞反而愈拖愈大,只得乞求納稅人的血汗錢填補。

台灣的勞保退休基金一再扮演股市救火隊,同樣換來上百億的投資虧損。奉命「認養」跳票企業的不也都是公營行庫為主,拿的是老百姓的錢嗎?

當股市行情被政府拉出滿堂紅時,人民恐怕不要高興得太早,因為後患才正開始。

(臧聲遠)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