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能呢呢喃喃討人歡喜

文 / 張作錦    
1998-12-05
瀏覽數 16,300+
不能呢呢喃喃討人歡喜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早年的小學國文課本裡,選有一首胡適的新詩,題曰「烏鴉」,記得是這樣的:我每天大清早起站在屋角上呀呀的啼人家討厭我說我不吉利我不能呢呢喃喃的討人家歡喜說它是詩,不如說是兒歌,一則太白,二則太淺。但「自古成功在嘗試」,沒有胡適《嘗試集》的披荊斬棘,哪有後來陽關大道上鄭愁予「達達的馬蹄」?雖白,雖淺,卻鮮活地以燕子對應出烏鴉的無奈與抑鬱。胡適英年進入北大,改良文學,提倡女權,宣揚個人主義,批判中國傳統,向各種舊勢力宣戰;斬將搴旗,一時無兩!但名滿天下之人,往往謗亦隨之。「我不能呢呢喃喃的討人家歡喜」,應是胡適的感懷和自況。

中國近代學人中,梁啟超辦過《新民叢報》和《時務報》,章太炎辦過《蘇報》,故有把他們歸為「報人」者。胡適先後創辦和參與工作的,雖有《新青年》《獨立評論》《每週評論》《努力》和《讀書雜誌》等刊物,但他中年後即專注於教育與學術事業,一般人忽略了他的「記者」成就。不過,胡適如果活在當下的台灣,仍從事新聞這一行,若只想做烏鴉、不當燕子,恐怕很難。

台灣媒體領域被政治污染與操縱的痕跡處處可見。政治人物深體「政治是高明騙術」的精義,他們口口聲聲為民主政治打拚,但對民主政治所賴以存活的言論自由,卻無半點敬意。媒體要照著他們的意見與立場做報導、寫評論。若符合了他們的利益,你就是同路人,給你政治的好處、經濟的好處;你的新聞、言論若不洽他意,即使你站在多元社會的基礎上,很認真地為閱聽大眾提供客觀的服務,但你還是輕率、偏頗;要打壓,要貼標籤,要指使追隨者以粗暴方式對付。

新聞界應該「呢喃」還是「呀呀」?

政治人物常有雙重人格:他在野的時候,支持言論自由,用這項武器抗衡執政者;等到他執政了,就要箝制、扼殺言論自由,不容別人監督。政治人物也常有雙重標準:他指責政敵的話,媒體登得愈多愈大,愈是站在正義的一邊;政敵若指責他,誰要照原來的標準,登得一樣多一樣大,就變成了受人利用的「打手」,非我族類,要除之而後快了。

政治人物玩胡蘿蔔與棒子的兩手策略,自有他們的本位打算;偏偏新聞界有人不知自愛自重,早就放棄專業尊嚴,甘心仰承鼻息,選邊表態,亦步亦趨。這就鼓勵政治人物得寸進尺,更肆無忌憚地玩弄媒體於股掌之上。

媒體向以「社會公器」自許,自承有「守望環境」的責任。請大家看看,我們的社會分化糜爛到什麼樣子,我們的生存環境是不是危機四伏,新聞界究竟應該「呢喃」,還是「呀呀」?凡是篤信民主的人,都應該支持監督制衡的原則。沒有人有免於被批評的自由,媒體也不例外。媒體發生錯誤,有法律的糾正與制裁、新聞評議機構的糾正與制裁,甚至閱聽人透過市場機能的糾正與制裁;但無論如何,不能由政治力量發動群眾公審,由民粹主義者自行裁判。果如此,則言論自由危矣!民主政治危矣!

在一個追求民主的社會裡,媒體要監督政治、臧否人物,責任重大,相對的也必須有自律和自省的能力。它若犯錯,要虛心改進;但若自反而縮,則應堅守原則。直道而行當然要費力氣、受壓抑,不過記者如果只是一個養家活口的職業,不必有理想、有尊嚴,則炒地皮蓋房子就可賺大錢,何必要投身最考驗人良心與品格的新聞行列裡來?

胡適本名洪騂,後取天演論「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之義,改名適,字適之。胡先生自民國五十一年長眠台北南港墓園,於茲三十六年矣!我們想俯身叩問:「媒體處於台灣今天的生態,『呢呢喃喃的討人歡喜』才是『適者』,才能『生存』,胡先生,您贊成這樣做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