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取之地方,用之他鄉

文 / 張玉文    
1997-12-05
瀏覽數 9,400+
取之地方,用之他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科學園區什麼都『高』,高科技、高產值、高消費、高交通量,高汙染……,好的也高,壞的也高。難道新竹人就這麼可憐,必須承擔台灣成長的代價?」吳慶杰無奈地問。

五十一歲的吳慶杰住在新竹科學園區旁的金山里,跟園區做了十七年的鄰居,當了兩年多的金山里里長,他看園區的角度跟別人不一樣。

未享成果,先嘗苦果

一般人看園區,點「矽」成金。吳慶杰和里民看園區,還看到未經處理就排放到區外的汙水(園區管理局則否認汙水未處理)、晶圓廠大火燒出的十餘種劇毒物質、園區周邊尖峰時段動彈不得的交通、偶爾造成的淹水……。

新竹科學園區固然創造傲人產值(占全國出口的一五%),「全球成長最快科學園區」的封號也頗令園區管理局自豪;但是,園區的光環掩不住兩個問題:汙染周邊、以鄰為壑的疑慮;和園區「孤芳自賞」、周圍社區並未分享成果的問題。

這些不只是新竹科學園區的問題,汐止也開始面臨類似問題。而未來的南部科學園區,以及許多規畫中的智慧園區,更應針對這些問題未雨綢繆。

園區的環保問題,主要原因在於成長太快,環保措施跟不上。哺育園區的新竹縣、市不但無緣分享園區的成果,反而必須承擔一些後果。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