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大陸守承諾台灣找位置

文 / 楊孟瑜    
1997-06-05
瀏覽數 8,550+
大陸守承諾台灣找位置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你是「九七香港移交典禮」大陸籌備會的副主席,可否形容一下當天大典的重點為何?台灣方面獲邀參加的是哪些人?獲邀的原因是什麼?

答:我的考慮較簡單,我認為應該有多一點台灣的朋友來參加這個盛典,因為畢竟這是中國人的大事。因此我也推薦了一些朋友,但香港政府也有其考慮,例如位子的問題,參加者背景的問題,他們以什麼身分出席等等。

我推薦了辜振甫、蕭萬長,我也認為陸委會的官員應該多點人來,我認為增加瞭解,就減少誤會。商界和新聞界的朋友,我也推薦了一些,我希望過去沒有機會來的人,這次能有機會參加。但是中國政府和香港政府是如何考慮,就不在我的職權範圍之內了。我聽說他們同意請辜振甫和蕭萬長來,但不到最後一刻也不確定,必須等收到請帖才算數。

大典預計有四千人參加,我希望台灣來的朋友愈多愈好。我推薦的人大約有十位,主要的邀請對象,還是關心中、港、台將來發展的朋友。

我深信彼此政治上暫時的分離,是歷史造成的,但在今天及未來,彼此在經濟、文化上的合作,是誰都擋不了的。

問:七月一日大典當天的情形會是如何?就你所知,中國大陸方面希望呈現什麼樣的氣氛和形象?

答:還是不願意搞成「兩個中國」吧。如果江澤民主席來,肯定會發表很重要的演講。

我相信到那天,香港人很多都會流眼淚,應該是個很激情、很溫馨的氣氛。其實香港人是很感性的,像中國大陸有時鬧水災,或發生什麼災禍,香港的演藝界都會發動義演籌款。當中國有什麼需要幫助時,香港人永遠是站在第一線。

因此我相信,七月一日香港會有很多感人、動人的場面。香港過去給英國人統治一百多年,民族感情得不到抒發,對自己國家的瞭解也不多,而七月一日以後,在質跟量方面,都肯定會有變化。

希望台灣的同胞也冷靜地看看香港的發展,做出一個公正取決,以台灣兩千一百萬人民的利益來做出取決,而不要受少部分政治野心家引向不良的環境裡。

先把內部搞好

問:在香港回歸中國大陸的時候,你認為台灣在此時應有什麼樣的態度,或有什麼樣的行動,以利兩岸未來的關係發展?

答:應該有一個客觀的態度。

看看中國能否保持對香港的一國兩制,是否遵守諾言。如果中國能遵守諾言,那台灣再來找自己的位置。

但不論將來台灣怎麼樣,它首要之務還是要創造一個安定的環境,讓老百姓不要人心惶惶,都想往外走。像我旗下企業的許多高階幹部、負責人,都是從台灣請的,面試時我問他們為什麼不留在台灣?他們告訴我因為台灣沒有安定的環境。我實在為台灣感到可惜。對於台灣,我也曾經很坦率地講述,我反對「戒急用忍」。去年我到台灣對工業界演講時,台下有人問我,台灣有沒有條件成為亞太營運中心?

我說要成為亞太營運中心,必須有三個條件;第一、這地區要有穩定的政治環境;第二、要有公平的競爭環境;第三、政府能夠引導資金有合理的出路。

但是看目前的台灣,政府老是要和中國大陸較勁,搞台獨或什麼,地區性的穩定根本沒法子做到;再來,黑幫橫行,例如民意代表和黑幫勾結,圍標壟斷工程,難有公平的競爭環境;而且,台灣環保問題、勞資糾紛、治安惡化等層出不窮,資金外流自然嚴重。

其實兩岸關係很簡單,只要台灣不搞獨立,把內部搞好,把公共建設搞好,把治安搞好,創造好的經濟環境,給人民創造一個安居樂業的環境,那就更有籌碼去和中國大陸談判。

我覺得李登輝目前在台灣這種作法,是「身在福中不知稿」,天下本無事,一個國家根本的、最主要的生存問題都不先搞好,卻妄想以一個小島與有十二億人口的大國來搞鬥爭,不是螳臂當車嗎?不是把兩千一百萬人口的前途綁在個人政治野心的戰車上嗎?我深信,假定他一定要搞獨、一定要與中國大陸對抗的話,將來他在政治上和軍事上的壓力會更大。

我十多年前去台灣的時候,覺得台灣一片祥和氣氛,安居樂業;現在去台灣,卻發現台灣一片惶惶恐恐,朋友中有錢的都在議論如何向外走,有小孩的都在擔心孩子上學會不會出問題,企業界朋友看到我,都問我國外有什麼投資機會,我問他們為什麼不在島內投資,他們都苦笑。

我希望台灣政府急流勇退、迷途知返,不要跟中國大陸搞對抗,努力改善治安,創造公平的投資環境,這樣台灣仍可以有很長遠的路走。

問:在九七年,台灣是否也需要採取一些具體的行動?像台灣傳出有些立委及政商人士有意要在七月組團赴北京訪問,你的看法呢?

答:我勸台灣的立委及政治人物,對於國內的問題,對於海峽兩岸的問題,要採取務實的態度,不要作秀。這是很實在的問題。

問:你認為,七月一日香港回歸以後,兩岸在經貿關係上最大的變化會是什麼?

答:不論台灣的態度怎麼樣,中、港、台三方經貿合作肯定會愈來愈密切,這是人力阻擋不了的。因為血濃於水,合則三利,分則大家都沒有好處。

現在台灣政府用一些手段,千方百計想阻擋三方的人合作,但是阻止不了的。像王永慶依然要在海滄開工,主要是台灣沒有好的投資環境。

這是大氣候、大環境,不是能以一個人或一個政黨的意志為依歸的。

幾年前,怡和洋行認為中共這個政權不能維持下去了,在香港聯合港督彭定康和中國大陸鬥氣,把香港的經濟搞得亂七八糟,怡和也遷到新加坡去,把資金拉走。結果最近的報紙才寫,如今怡和洋行的主席改變方向,要到北京去見朱鎔基了。轉舵了,這是現實嘛。怡和還是要回到香港做生意,還是要和中國做生意。

問:當香港回歸後,兩岸在政治上將有何最大變化?

答:最大的變化,就是中國對香港的影響會愈來愈大了,不論在經濟、文化、政治各方面,這是很自然的。

問;你認為台灣要如何因應?

答;我覺得台灣應該減少跟中國大陸的對抗,著力在搞好島內投資環境,要下苦功,努力把治安搞好,李登輝不要老跟大陸吵架,不要搞台獨,中國也不至於要三、五年就統一台灣,也不願意派兵去打。台灣何必老是去拔那隻大獅子的鬍子,去刺激它?

到中國大陸去看看,幾乎沒有一個經濟開發區是沒有台資的,所有城市中都有台商,所以台灣喊「戒急用忍」是沒有用的。

這幾天看新聞報導台灣的情形,心頭很沈重,因為我覺得台灣可以說是中國人最後一塊樂土了;新加坡已不能說是中國人的地方,香港回歸中國大陸之後,也不知道未來會如何,而台灣,只要把自己搞好,不跟中國大陸搞對抗,是最現成的一塊桃花源,

做為一個中國人,做為一個喜歡台灣的人,我對日前的台灣覺得可惜,台灣社會富裕,工業技術好,人才又多,為什麼會搞成今天這種不安的狀況,當政者應該要反覆自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