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兩岸三地的牽手

文 / 楊孟瑜    
1997-06-05
瀏覽數 10,350+
兩岸三地的牽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徐展堂,是近十餘年來在兩岸三地問崛起的響亮名字。

在香港,他身兼北海集團主席及新中港集團主席,旗下事業橫跨地產、酒店、公共交通運輸以及珠寶業等;在中國大陸,他是全國政協常委、國務院港事顧問,與中共高層普通交好;在台灣,他的朋友也遍及政府高階及企業界領袖,身為香港「慶祝回歸委員會」副主席的他,並推薦辜振甫等人參加回歸大典,而台灣有些立委更曾想透過他安排在九七年赴北京訪問。

五十六歲的徐展堂,影響力仍不限於此。在國際間,他於九0年代初就成為世界前五十名收藏家中第一位、也是唯一的華人。由於其世界知名的收藏量,英國的查理王子、黛安娜王妃,新加坡的李光耀,及日本的皇太子等,都進入其交遊圈。就在今年四月底,徐展堂才獲得法國文化部頒授「榮譽軍團官佐勳章」,表彰他在推動法國及亞洲文化藝術交流上所做出的貢獻。

有人說他是「香港八0年代冒升最快的億萬富翁」,也有人形容他「不是最有錢,但是最懂得「花」錢」,因此賺得了許多機會及知名度的精明人物。不論如何,出生於中國大陸、成長於香港的徐展堂,在兩岸三地關係日趨密切的潮流中,其影響力也與日俱增。

而徐展堂的崛起,正反映著香港數十年來的命運變化。

一九五0年代,幼年的徐展堂隨父親自江浙老家來到香港,十三歲那年父親過世。早年的他,就像香港芸芸眾生中刻苦自立、謀求生存的青年一樣,他半工半讀,曾經開過麵攤,也做過油漆工、地產經紀以及建築工頭,十五、六歲就自己做起生意。

六0年代末期,中國大陸爆發文化大革命,咫尺相隔的香港也受到衝擊。左派人士暴動,大批居民外移,地產暴跌,乏人問津,而徐展堂卻在此時以低價購進物業,因而迅速致富。

到了一九八二年,彷彿歷史重演,由於「中」英會談香港前途問題,「九七大限」陡然成形,香港再度出現人心惶惶、大量移民情形。一再大跌的地產,又成了徐展堂收購的目標,於是財富日培,事業蒸蒸日上至今。

深信香港最優秀

香港造就了徐展堂;或者說,他的眼光及魄力,造就了他自己。問他為何敢在眾人都不看好之際,大量且長期地投資香港?

「其實很簡單,就是一個需求關係。」在香港的最高建築新中國銀行大樓、他滿布文物珍品的辦公室裡,徐展堂豪氣地分析,他看得很清楚,「香港是站在中國大陸對外交往的一個最有利位置上。中國十二億人口如果要對外開放,一是要有可靠的渠道、橋梁通到外面去,外面的世界要跟中國做生意,也需要這個橋梁。」

他揮著手進一步說:「不論在地理位置、歷史源由、文化背景、經濟連繫、交通運輸等各方面,香港都是最優秀的灘頭堡。」雙手一攤,他下了結論:「因此我看不出香港為何不好?只有好!」

香港是最佳橋梁,而近年來,徐展堂也被視為是兩岸三地問重要的橋梁人物。隨著九七的逼近,他來往兩岸之間的舉動,往往成為港台媒體關注的焦點,台灣也不乏政商人士希望透過他牽線於北京高層。

不過徐展堂自己卻說:「我根本對政治不感興趣,我最大的興趣在文物。」每次到台灣,他最喜歡的是去逛故宮、誠品書店,還有,到他藝術家朋友朱銘的外雙溪家中聊天。

至於兩岸三地,他是基於同為中國人的關心,以及企業家「在商言商」的態度,他一再強調三方合則互利,分則大家都沒有好處。

徐展堂位於新中銀大廈二十五樓高的會客室正中央,掛著,幅他收藏的國父墨寶,上書--「志同道合」而兩旁延展開來的大片窗景,則俯瞰著香港大半的精華地帶,以及為香港帶來歷百年國際經濟地位不墜的維多利亞港灣。此字句、此風景,儼然象徵著徐展堂對於兩岸三地的著力心境與愈發不可限期的燦然前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