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胡耀庭從羊性變狼性 快速抓準上海人脾胃

前輩經驗談2〉網魚信息科技研發部飲食總監
文 / 邱莉燕    攝影 / 賴永祥
2018-07-31
瀏覽數 25,600+
胡耀庭從羊性變狼性 快速抓準上海人脾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今年38歲的胡耀庭,原先在台灣經營餐飲業的胡耀庭,2015年被挖角西進,短時間就做到大陸最大網咖連鎖店網魚的信息科技研發部飲食總監。他形容自己的個性必須從羊性變狼性,才能適應競爭。以下是他的自訴:

我登陸的情況跟一般人不太一樣。在台灣我是老闆,創辦了Gary Bee'69西餐品牌,最多時在台北、高雄等地有20餘間店。我卻在2015年跑到大陸幫人打工。

台資企業百腦匯要做餐飲品牌,想在台灣找有連鎖餐飲、且自創品牌經驗的人,故找上我。因為台灣市場小,我想到大市場看看,從我考察大陸,回台決定要去,再到真正搬到上海,中間沒超過十天。本來可以更快,因為台胞證要換成卡式,延誤了一點時間,要不然可能縮短到四、五天就來。

初來乍到,我整整一、兩個月每天刻意上街頭漫步,曾經從浦西的中山公園走到浦東的正大廣場,一天走四、五個小時,把上海的每一條大路由頭走到底,全部走完,就開始走巷子。

我不是閒逛,而是目的性極強地在大街小巷觀察上海的餐飲、零售品牌等,就靠這種土方法發現這座城市的特殊性。

逛街發掘創意 洞悉變化萬千的市場

我是做品牌的,當市場需求傳到我這裡時通常已經過時,必須自己走上街頭去發掘,才能預知當下流行。在百腦匯時,因為業務關係認識了年營收大約台幣90億元的陸企、網魚的高層。

網魚是大陸網咖的第一品牌,直營加盟店近1000家,每年到店人次超過3000萬,比台灣總人口還多。網魚最近邀請一個電競遊戲的冠軍戰隊做代言,四個人年齡18到20歲不等,隊裡面每一個成員的代言費是上千萬人民幣。

我會來網魚是因為它計畫上市,目標是未來兩年內在全球開5900間店。大陸明星黃曉明、Angelababy、萬達集團董事王思聰等,都是股東。

相信來大陸的人追求的,除了市場,就是規模。做連鎖品牌,在台灣200~300間店就很不錯,而網魚目標是超過5000間,每間網咖投資額約300萬人民幣,是非常難得的機會。

為贏得操作巨額量體的經驗,我加入網魚,擔任研發部飲食總監,也是核心高層小組的成員,不單負責餐飲,還要參與研發所有的新項目,譬如6.0店型的規劃等。

我不是只有剛來上海時走街串巷,其實每隔一、兩個月就會行遍各個角落,就覺得市場又變了。

網魚的爆款「髒系列」飲品,便是從走街觀察到的變化。最早,上海一家街邊小店推出「dirty咖啡」,我就覺得很特別,意味著不協調,是一個對比。一直以來,餐飲的金規玉律是乾淨,只有它以dirty做產品的宣導。我在上海街頭逛的時候看到這個小品牌的構想,就把它放大。

網魚推出了髒髒茶,其實是飲料加黑糖,時間點是去年10月,又在今年3月時聯繫五個餐飲廠家,在上海飲品展會上曝光發酵,髒髒茶從此走紅上海。代表我的市場資訊走在前面。

溝通講求效率 一切以結果論

中國市場的競爭非常激烈,稱為狼性社會。我在公司就是狼。我規定,員工向我報告事情必須把重點濃縮在10秒內讓我明白,傳e-mail給我不能超過三條重點,以追求有效率的溝通。而且一切以結果論,結果沒達成,中間任何理由我都不接受,直接扣績效。大陸員工可以接受這種管理態度。若在台灣,這樣溝通完,私底下可能就產生隔閡,但陸企的好處是對事不對人,晚上6點鐘一到,剛被我罵完的人就沒事一樣,跑來打招呼,相約一起吃飯。

我相信很多互聯網陸企開會跟網魚都是一樣的,全在爭執。核心高層十個人每週五開會,沒有一次不吵架,連大老闆提的案子也可能被反駁。

我本性非常溫和,剛到網魚開會根本就不吵,後來發現不吵不行,不吵的話,我帶領的部門會遭殃。大陸有個名詞叫「甩鍋」,就是把責任推給別人,當你不強勢保護自己部門時,會發現怎麼開個會下來,其他部門「甩鍋」全甩到你的部門了?

我手上隨時戴著兩串大念珠,一條是台灣帶來的紫杉,一是去西藏時高僧所贈,有時候開會生氣時數手上的念珠,以修養脾氣,當下太暴躁的話會沒辦法思考事情。

到網魚前,有數家上市陸企挖角我,這些集團有餐飲也有商場,直接給出很高的位置,薪水是網魚至少兩倍,可是我沒去。

我是這樣想的,若我在網魚達到5900家店的量體,以後的資歷跟條件一定超越去別的陸企。後來在網魚我調薪了,還配發了50張股票給我。

我深深體會,大陸機會多,但是每個機會能成功的機率不高,善於分辨機會的潛力和風險,你要能看得長遠一點。三年內我已從溫和的人變身為一匹拚搏的狼。

>>馬上看【32週年慶專題:我該不該去大陸?】完整報導

本文出自 2018 / 08 月號

我該不該去大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物專訪經濟兩岸財經職場生涯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