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自治與承富-台北三玉社區

文 / 許彩雪    
1996-06-15
瀏覽數 11,450+
自治與承富-台北三玉社區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當在地自主團體與地方既存勢力短兵相接,會有幾種結果?繼一年多前大葉高島屋事件一戰成功之後,最近又阻止了蘭雅國中附近十二米計畫道路開闢案,台北士林三玉社區暗示了一種自夾縫生存的可能。

「要自己走出去,否則會被人蓋住。」三玉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尚淑倩以使用過度的沙啞喉嚨說。

先生做機器零件貿易、家裡有兩個小孩的尚淑倩,出來領導社區運動,完全是個意外。

兩年前,位於天母的大型百貨公司大葉高島屋開業,開幕當天造成十五萬人潮。家住附近的尚淑倩發現自己居然回不了家,也接不到在附近上學的孩子。之後情況持續未改;而當時鄰近的芝山岩一處保護區被變更為住宅區,中油準備在該地設立加油站,當地參與抗爭的居民找上尚淑倩居住的三玉社區,以擴大抗爭行動。

「當環境一下子突然改變,是不是我們自己也有責任?」如此自問後,尚淑倩於是站出來,結合社區居民,成功地使大葉高島屋讓步、對居民作回饋。

對大葉高島屋的抗爭成功,拜事先資料收集齊全之賜。抗爭開始的第二天,他們就掌握大葉高島屋在屋頂違建的缺點,「咬住它這點,但不能隨便亂砍。」尚淑倩指出抗爭不是漫無目的地作,他們只是要百貨公司為社區服務,不要他們倒閉。現在,社區要在百貨公司辦活動時,百貨公司還會支援人力作海報。

這次的十二米道路事件,又是一次無心插柳,突然警覺住家生活危機。

搭乘陳水扁市長的市民自治順風車,去年下半年,尚淑倩領導的三玉社區,把蘭雅國中前的一塊土地,規畫成綠地公園。在獲市府認可,準備要執行規畫案時,他們才赫然發現市府早已將該地畫為十二米計畫道路預定地。

「人也可以走在道路上,如果規畫成綠帶行人道,對學校、居民都好。」尚淑倩向市府建議。但是市府同意而照會里長時,里長卻開始反彈,認為他們不尊重民意,堅持學校圍牆一定要拆,學校應該搬走。

不滅的期望

「應看居民意見,不能說里長意見就可決定。」尚淑倩以此說服市政府:「一切成敗得失由市民自己承當,為何要市府承擔?」

結果,都發局答應他們召開公聽會。協會事前做了三天不間斷的廣播,去年十一月十六日,「社區七個里的居民把蘭雅國中擠得滿滿的,」尚淑倩回憶:「大家都在問,為何要拆圍牆?」

社區協會嘗試以問卷調查廣求民意,讓當地傳統既存勢力更覺難堪。

第一次問卷調查,發出一千九百多份,回收一千五百多份,其中就有超過八成居民不贊成拆除學校圍牆。今年四月二十四日,他們又針對是否作成綠帶作第二次民意調查。蘭雅國中和社區分別作問卷的結果,仍是贊成者占多數。

雖然匯聚了居民共識,三玉在推動的過程,阻隔陰影卻始終存在。

一位學者觀察,台北市各社區發展協會運作一、兩年以來,力量已不亞於傳統的里長基層體系。但是一些不願意為政治力量背書的社區,卻因為傳統選舉樁腳感覺受威脅,而被施加政治干預。

早在去年底,社區發展協會的經費就被議會刪減,而三玉社區此案,因為國民黨籍的里長立場站不住,搬出民進黨議員陳正德在議會上杯葛,運作經費更見拮据。都市發展局目前的辦法是,以其他名義撥出部分工務局預算,作為社區規畫案的補助。

「議員不支持,官員也無能為力。」尚淑倩疲乏地說:「市政在改變,但下面的骯髒改不掉。這麼多人支持,卻抵不過一個議員。」

走過衝刺的第一年,第二年定位在平穩地作社區內部改造,尚淑倩不希望因為政治力橫阻,消眠了成員的鬥志。「如果又會回到以前,小團體自己玩,那台灣還有什麼前途?」

「台灣的政治環境要改變,一定要靠這些社區力量。」悲憤之餘,尚淑倩仍然存一絲期望。

為圓都會人安身立命的夢,尚淑倩建立在地主權意識的路,還在陣痛期。和她一樣,究竟在地新興力量,能否進一步抵禦、溶解地方傳統勢力的碰擊,許多社區運動者都在思考。

(許彩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