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尊重‧多元‧新世代

文 / 遠見編輯部    
1996-06-15
瀏覽數 12,850+
尊重‧多元‧新世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族群問題對「新世代」的意義是什麼?新世代對族群意識所造成的社會不安,有什麼樣的反省?

王:對新世代來說,認同的錯亂已經不是問題,因為我們的生活與這塊土地已經發生了具體關連。不管我是台灣人或中國人,這塊土地上的事,都勢必與我有關。我們很清楚知道身在這裡,利益是什麼,我們的人際關係及文化認同都與這裡發生關連。

新世代非常希望讓陰影趕快過去,困擾儘速排開。障礙釐清之後,我們才有機會對話,來談台灣的民主是什麼、接下來台灣的社會內容該如何實踐、社會改造該如何進行……。

賴:對各黨派的新世代來說,族群都不構成重要的問題,族群問題是歷史傷痕,功過難定,對新世代來說是久遠的過去。

我觀察到的新世代是比較被動、頹廢的一群,而且政黨支持傾向也不明顯,缺乏自覺反省,很容易被各式各樣的聲音形塑。我希望新世代對族群有比較深入的思考,包括原本存在的歷史傷痕以及新生、虛構的族群問題,而不只是被動地去接受,加加減減聽來的論點,變成自己的想法。

彭:我認為年輕一代如果能夠對挑起族群問題的人,把不滿表達出來,也許有助於社會共同來面對這些問題,甚至提早它的結束時程。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