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等待認同

文 / 林文玲    
1996-06-15
瀏覽數 8,600+
等待認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和許多人的回憶相同,我念書的時候,說客家話就要被罰站、掃廁所或掛狗牌,而最糟糕的後遺症是,掛狗牌的同學如果舉發其他不說國語的同學,狗牌就轉到別人身上,於是就造成人性的互不信任。

為什麼到了今天有許多人如此強烈排斥說國語?正因為過去有這樣的遭遇,一有機會就會拒絕說曾被強逼的語言。

我離開苗栗到台北念高中之前,以為全天下的人都說客家話,到景美女中才發現,同學下課講的都是我聽不懂的話,於是,我成了不懂閩南話的少數族群,和同學有距離,心裡很恐慌,就從「面桶」、「洗面」開始學起。

但我的閩南話畢竟還是不流利。第一次幫人站台助講時,我還沒有從政,很自然地就用北京話發言,沒想到才說兩句,底下就有人鼓譟:「聽無啦!說台語啦!」當時我很慌,急得差點哭出來。

從政之後,為了和選民溝通,開始努力學習閩南話,雖然說得還是不太「輪轉」,但是當選民發現我很誠意在學習,還是給我最熱情的支持。就好比現在當我發現有人願意學習客家話,即使說不好,我也會很高興,因為你尊重我的語言。

真心去感受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