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疲倦的精子

文 / 孫秀惠    
1996-04-15
瀏覽數 14,400+
疲倦的精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翻開最近一些國際性的雜誌期刊,不管是「時代週刊」、「美國新聞與世界週刊」或「明鏡週刊」等,讀者可能會發現,一群彈子頭、鞭條尾的小東西,出現在各家期刊的報導畫面中。

「另一個寂靜的春天」,有的文章標題這麼委婉下著;有的則毫不掩飾;「誰偷了生殖力?」、「我們的精子出了什麼差錯?」、「疲倦的精子」。

精子,是今年生物醫學界的熱門話題。「世界自然基金會」(WWF)更把一九九六年訂為「精子年」。而討論的焦點,一語道盡就是:全球男性的生殖力正在急速下降?

今年二月,「英國醫學期刊」(British Medical Journal)發表了愛丁堡大學的一項研究結果;一九七0年之後出生的英國男性,較一九五九年以前出生的男性,精子數量減少了二五%--平均每年以二.一%的比率下降(見一六九頁圖)。而就在不到一年以前,法國科學家約拿(P. Jouannet)所做的研究亦發現,法國男性精蟲數量也以每年約二.一%的速度減少。

這兩項結果呼應了另一項更完整的研究,就是一九九二年由丹麥學者沙克巴克(N. Skakke-bak)對全球二十一個國家、一萬五千名男性的精液所進行的分析。沙克巴克提出:過去半個世紀,男性精子數量減少了四成;一九四0年每毫升精液平均有一億個以上的精蟲,到了一九九0年下降到不足六千萬。

生命傳承警鐘響起

由於在受精過程中,精子必須經過長途跋涉,穿越子宮頸黏液、游到輸卵管末端,還要設法穿越卵子外圍的細胞透明層等,「陣亡」無數之後,才有一個「身強體壯」的精子,可能達成任務,所以幾千萬精蟲數目的減少,意味了人類生命傳承的希望將大為降低,也無怪乎這一連串的研究結果讓全球大為緊張,視為繼一九五0年代末期避孕藥問世、一九七八年第一個試管嬰兒誕生之後,另外一項人類生殖大事。同時,也使過去以女性為焦點的不孕問題,轉移到男性的身上。

除了上述幾個較大型的研究,更多的地區性現象,也因為話題的熱門,而陸續被媒體披露。

比利時根特市的一家精子銀行發現,精子捐贈者有不孕問題者(每公撮精子數低於二千萬個),十年內增加了近一成。

紐約市生育研究基金會卡塔密博士(M. Khatamee)也指出,六0年代到基金會求助的夫婦,只有八%是男方有問題,而現在比率則上升到了四0%左右。

當初因為質疑沙克巴克的研究,而投入尋找反證的法國科學家約拿,在看到自已的研究結果之後,語出驚人地表示:「照這樣下去,八十年之後,法國男人豈不都沒有精子了?」

事實上,更讓科學界憂心的是,男性的精蟲不只數目有減少的現象,品質好像也每下愈況。

包括德國、挪威以及比利時地區的研究都發現,「異形精子」的出現增加了;沒有尾巴的精子、尾巴一節一節像香腸般的精子、雙頭精子、不規則頭形的精子愈來愈多,而這些可能都代表了無生育能力或基因有缺陷的精子。

「在九二年到九三年之間,我們甚至沒有捐贈者的精子可用,所有的樣本都因為品質有問題而「退貨」。」德國漢堡大學附屬人工受孕中心醫生向明鏡週刊透露了這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消息。

位於比利時根特市的醫學研究中心,則發現該國男性,無論精子數目足夠與否,精子呈現「昏昏欲睡」狀,或活動力遲緩的情況,也較十年前增加了九%左右。

而這些,可能還只是問題的一部分。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所發布的資料顯示,從二次大戰結束到現在,包括美國、加拿大以及歐洲幾個工業國家,男性罹患睪丸癌的比例有增加的趨勢。同時,剛誕生的男嬰發現有尿道下裂或生殖器異常的病例,似乎也在增加當中。

上述這些研究雖然都還不夠周全,無法據以肯定全球男性生育能力正在嚴重下降,但警鐘已經敲起,科學界也試圖解答背後的原因。

為何男性生殖力下降?截至目前為止,科學界仍然眾說紛紜;抽煙、喝酒、工作壓力、性病增加、甚至褲子太緊導致睪丸溫度太高等等,都是一再被提及的可能因素。

污染惹的禍

不過,這些答案觸及的層面,都局限於個人的生活形態,但是現在科學界最關心的,則是是否存在著某些可能影響全球男性生殖能力的因素。

美國新近出版了一本書名為「失竊的末來」(Our Stolen Future),就點出了一個熱門的研究方向,而引發了廣泛的討論。

在這本書的序中,美國副總統高爾將之與環保的純典著作「寂靜的春天」相提並論,因為「失竊的未來」舉出多項生物界的發現佐證其假設--工業化社會所製造的許多化學物質,會干擾人的荷爾蒙與生殖系統,甚至從胎兒時期,就可能造成延宕一輩子的後遺症;男性精子質量的惡化,生殖器官的變異,都是其中瑩瑩大者。

以美國哥倫比亞河下游為例,因為河水污染情況嚴重,河中公水獺的生殖器平均比沒有污染地區的同種水獺要小。而同樣是化學物質充斥的佛羅里達阿波卡湖,當地公鱷魚陰莖的長度,比正常的鱷魚短了約四分之一。而湖區的美州豹,也有生殖力下降的情形。

去年十二月,英國愛丁堡醫學研究中心的夏普教授(J. Sharpe)也發表研究報告指出,飲用了微量硐類污染河水的母鼠所產下的公鼠,每天的精子量較一般少了約五%到二一%。

雖然動物界的發現只是間接證據,可是位於食物鍊頂端的人類,可以接觸到的化學物質種類,遠遠超過野生動物,受害情形豈有可能更輕微?

目前全世界每天排放到空氣、水、土壤中的化學物質,已經超過十萬種,而且每年以約一千種的種類持續增加當中。究竟這些物質對人類會造成什麼短、中、長期的影響,目前尚無全面的了解,但科學界已經確定,有數種我們日常、甚至天天會接觸到的化學物質,對人的賀爾蒙分泌會產生干擾。

例如大家熟悉的多氯聯苯,或使用在某些油漆、墨水或黏著劑上的氯化物,以及化妝品、洗潔劑等物品中,都含有會干擾內分泌的化學物。最近又發現,在許多塑膠合成的食品容器中,存在一種名為BPA的物質,會以很緩慢的速度溶解於食品當中。一旦這類物質長久積存人體內,會對生殖性內分泌產生相當大的干擾作用。

有鑑於此,聯合國歐洲經濟委員會已經在日前,對十二種可能干擾人類生殖性內分泌的化學物質加以限制。只不過,生活中已經少不了化學產品的人類,生產有害物質的速度,恐怕遠非限制措施所能抵擋。

不考慮下一代?

其實,若單只考慮延續後代,「疲倦的精子」的現象還不可怕,因為以目前的醫學技術,即便一位男性連精液中都找不到精蟲,仍有解決之道。

最先進的「卵細胞質內精蟲注射」(ICSI),已經可以透過睪丸切片,在顯微鏡底下,擠壓出曲細精管裡殘存的幾隻精蟲,將之注射到卵細胞質內,成功地完成人工受孕。台灣的長庚、台大、成大等醫院,也已經引進了這種技術,且有不少成功的例子(見表)。

然而,真正的問題仍然存在。

「生育的能力固然可憂,傳承的品質更值得注意。」世界衛生組織一名官員指出。許多科學家最擔憂的正是:在精子質量下降的時候,人類透過科技,用違反自然的手段,解決不孕的問題,會不會產生更多有問題的下一代呢?

目前國內進行ICSI受孕成功率最高的劉志鴻婦產事科醫院,負責人劉志鴻醫師就坦白表示,根據研究,原本屬無生育能力的父親,透過這項新技術所生下的男嬰,將來也有相當的可能會有不孕的問題。不過,就像他所觀察到的:「大部分的人只在乎現在有沒有小孩。」

可以想見的是,隨著精子的愈加疲倦,全球目前每年營業額高達數十億美元的不孕症醫療業,生意可能會更加興隆。

這樣的現象,或許只是二十世紀結束前,人類面臨的一環矛盾;發達的藥物、先進的生物科技,可以醫治高難度的病症、創造新的生命,卻制止不了原始的細菌對人類大反撲;而不孕醫療事業,技術不斷推陳出新,仍無法弄清楚生育能力節節下降的基本問題。

疲倦的精子背後,會不會是一個更疲倦的人類社會?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