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四案環評過不了關 想太多還是管太多?

環保爭議〉拚產業發展 也要兼顧民意
文 / 李建興    攝影 / 李建興
2018-01-30
瀏覽數 64,200+
四案環評過不了關 想太多還是管太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截至2017年底,送審的離岸電場開發案,共四起沒通過環評,等於被判出局。然而台灣的環評向來為人詬病,環團認為評估不足,廠商則認為抗議團體假環保議題真勒索,到底誰的錯?

「慟!瘋機強姦北海岸!」去年11月27日,新加坡商艾貴風能壹公司在新北市三芝舉行離岸風場開發案第三次說明會,向當地居民溝通未來將在淡水、三芝外海建置離岸風場的計畫。

沒想到說明會還沒開始,場外就布滿了一只只白布黑字的輓聯,數百名民眾更是堵在外頭,義憤填膺地納高喊著。

說明會一開始,抗議的三芝民眾更握著已有5000多人簽名的連署書,在場表達抗議,砲聲隆隆地誓言要將「離岸風場」趕出北海岸。

據了解,這是新北市唯一一起離岸風場開發案,海域範圍涵蓋淡水、三芝外海,但風機離岸最近只有1.8公里,距離知名景點淺水灣岸邊僅2.2公里,計畫將安上62支風機,在地民眾痛批根本就是「假離岸」。

民眾忿忿地質問:「淺水灣是三芝最有價值的景點,將來從沙灘放眼望去一片風機牆,再加上轟隆噪音,以後還要誰要來三芝看海喝咖啡?」

除了環保團體抗議聲浪不斷,還有漁民團體的阻力。

淡水漁會理事長鄭康忠表示,林口卸煤碼頭、台北港區相繼開發後,上千艘漁船幾乎只剩沙崙到三芝這處漁場可捕魚,若風力發電機設下去,低頻震動恐害魚群跑光光,小型漁船也須繞遠到更外海,風險性極高,等於斷送漁民生計。

最後,由於這個離岸風力離海岸太近,引起反彈過大,去年12月環保署環評小組經歷逾四小時討論,認為此案風場對生活環境跟北海岸航道安全都有重大不利影響,建議不應開發,也讓這座新北唯一的離岸風場,正式胎死腹中。

生態衝擊〉太近海、近沿岸 影響白海豚、鳥類生存 

儘管誠如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所言,相對於燃煤、核能發電,甚至太陽能及陸域風電,離岸風電已是對環境衝擊最小。 

但凡開發,就難免對環境有影響,如何過環評這一關,恐怕是所有離岸風電開發案都必須面對的課題。

來台定居40多年的環保律師文魯彬指出,目前台灣離岸風場,若是太近海、太靠沿岸,都極有可能影響白海豚、鳥類生存,當然也會影響漁村漁民的生存。

來自丹麥的離岸風能大廠沃旭(Ørsted)亞太區總經理柏森文分享,歐洲不少機組都設在離岸40公里以外的外海。儘管離海岸愈遠,開發成本更高,但對環境與居民影響更小。

因為離海岸遠,就算人站在海邊,遙望大海,也看不見風機,抗爭也會減少。

以台灣離岸風機申請開發狀況來看,愈近海,抗爭愈多,例如白海豚的生存,就是問題。

2017年12月13日,環保署如火如荼進行幾起離岸風場的環評會議,包括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等環團,也齊聚大樓外,以「誰關心台灣白海豚的滅絕?」為主訴求,不斷呼喊:「風機開發趕進度,海洋保育大退步!」

其中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總幹事施月英就指出,近年來「台灣白海豚」受到了國際學者及保育團體的關注,也已被IUCN(國際自然保護聯盟)列為極度瀕危物種,「如果因為離岸風機開發造成白海豚的滅絕,那將會是史上首起再生能源讓物種滅絕的惡例!」

她進一步指出,從2008年到2016年的迴歸曲線分布來看,白海豚數量呈現顯著下降趨勢,從2007年99隻到2015年60隻,短短五年,台灣就失去將近39隻台灣白海豚。她深怕風機讓白海豚加速滅絕。

漁業衝擊〉漁民愁生計 摃上環保署、能源局

 

至於對漁業的衝擊,亦考驗著離岸風場可否順利開發。

同樣在2017年12月13日,當上述環保團體還在對著環保署大樓內的環評小組吶喊時,遊覽車也載著近百名的彰化漁民前來,對著大樓內的官員、專家學者及廠商們叫囂。

他們一一高舉白布條,表達訴求,包括:「留給漁民生存空間」「綠能不能影響漁權」「環保署不甩漁民意見」「反對只做形式環評」「抗議占漁撈空間」。

帶頭抗爭的意見領袖之一、彰化區漁會總幹事陳諸讚指出,彰化的漁撈業者663位,一開始,約六成漁民反對離岸風電,尤以拖網漁船反對最劇,比例高達七成。

2016年底,政府提出「離岸式風力發電廠漁業補償基準」,同時也提出「漁村轉型」的願景,但仍讓人半信半疑。

政府指出,離岸風機基座有聚魚效果,國外就有海上箱網養殖的案例,此外,離岸風電定期運作以及維護須大量聘雇漁船、漁民,這也是漁民轉型的契機。

對於這些說法,陳諸讚表示,漁民很好奇,如何落實?會不會看得到、吃不到?

「外界總以為我們漁民死要錢,我們要的只是生存!」陳諸讚愈發激動地表示,彰化漁會去年5月提出「彰化區域開發離岸風力發電與漁業合作」評選辦法。這項辦法要求廠商必須提出「風力發電開發與漁業合作構想書」給漁會,完整介紹對漁業環境的保護計畫,漁民補償、促協計畫以及合作計畫等。

但這動作,卻讓各界開始隔空交火。就有官員直指:「連漁業署都沒有制定這樣的辦法,曾怎麼會有一個地方漁會竟如此『大膽』地做出這樣的要求?不禁讓人想到是漁會向風電廠商揩油圖利?」「如果給漁會選,那還要政府幹嘛?」

對此批評,陳諸讚十分氣憤:「我們提出的架構哪一點不是為漁民?為何要曲解我們?」

他指出,漁民也希望風機跟漁業共存共榮,但還需更多專業獨立的研究。例如,業者稱施工只會引起水濁三天,但施工結束到魚群回來需要多久?漂沙如何改變地形,又如何影響沿海養殖?聚魚效應會不會帶來新的入侵種?

政府功課做不夠 衍生環評爭議

綜觀環保團體和漁民的論點,其實反映了「研究不足」的問題。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研究員孫瑋孜認為,雖然政府宣稱,為了要避免離岸風機成為「白海豚殺手」,將預計花三年六億元的經費建構「海域公開資料庫」,但按目前時程,等三年後資料庫出爐,風機早已建置,不但經費白花,對於白海豚的保育更是「為時已晚」。

施月英則指出,目前環保署已讓不少「近岸」風場過關,但對於這些海域魚類的打樁影響還沒有規範值,如此一來,台灣可能是目前世界上罕見「盲目開發」最大面積的國家,不但對「環境衝擊」完全沒有詳盡的「研究調查」,遑論是配套措施的設計了。

不過,值得深省的是,雖然離岸風電的開發引起部分環團與漁民抗爭,但由於離岸風機仍被認為是對環境衝擊最小的能源開發,不少環保團體如綠色和平組織等,均持樂觀其成的看法。

全球最重視環保的歐洲北海上,過去20多年來,鄰近各國早已安裝上一根根離岸風力機,就是例子。

該如何兼顧人民與環境爭議,取得認同、減少衝擊,仍是離岸風力開發業者以及政府要面對的難題。

>>深度了解台灣離岸風電

本文出自 2018 / 02 月號

台灣海峽的綠金寶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經濟環保政治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