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日本第一的迷思

總編輯的話
文 / 刁明芳    
2004-05-01
瀏覽數 13,400+
日本第一的迷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然而,實際走訪大阪城市的大街小巷,大樓摩登現代、道路綠化成蔭、港口特區景觀恢弘,經濟強國的氣勢依然可見。從保津川溯溪而上至京都,溪水清澈山谷悠靜,古蹟與環保的用心極致,隨處彰顯著文化大國的內涵。

場景從巨蛋球場轉到清水寺,思緒擺盪在科技與歷史的交會中,心中卻起疑慮,不信這個意志力堅強的國家從此一蹶不振,十分好奇過去十年,究竟日本發生了什麼事?它的政府做了什麼,讓傅高義筆下的《日本第一》,被策略大師波特質疑「日本還能競爭嗎?」值得台灣借鏡。

《波特看日本競爭力》一書剴切指出,一般學者研究日本在1970和1980年代能夠稱霸全球,歸納原因有二:一是政府的積極介入,主導經濟發展,二是歸功日本企業特有的管理方法,例如聞名於世的全面品質管理(total quality management)、持續改善(continuous improvement)、及時生產系統(just in time)等,引起許多國家爭相模仿。

波特卻打破眾人的迷思,認為日本的官僚資本主義,是導致日本的失敗而非成功,因為日本揚威國際的產業如汽車、錄影機、照相機和電視遊樂器等,政府極少介入,也沒有什麼補助,反而是那些缺乏競爭力的產業,如化學品、飛機、軟體和金融服務業,日本政府幾乎無所不管,保護政策層出不窮,結果幫的是倒忙。

至於日本式管理的重大缺陷是缺少策略、同行相互模仿、沒有獨特的定位,賦予產品與競爭對手不一樣的價值。換言之,日本全力追求品質的競爭方式(跟對手做同樣的事情,但務必做得更好),使它一度得以縱橫國際市場,但也付出利潤長期低落的代價,因為同行所有對手彼此模仿,形成零和競爭,價格愈來愈低,沒有利潤可言。

不過波特也指出,日本擁有異常豐富強大的人力資源、研究實力、以及強烈的好勝心,它的經濟只是「衰」,並沒有「垮」,只要改變經濟策略,就會再度成為美國可怕的對手,創造另一個日本奇蹟。

反觀台灣,我們的經濟策略又在哪裡?一場選舉,撕裂台灣,令人痛心;更憂心的是經濟與政治主張也是背道而馳。主張「利用大陸、壯大台灣」的西進政策向左走,主張「台灣正名、獨立制憲」的拉力向右走,同樣也在撕裂台灣。

《遠見》主辦的「立足台灣,啟動全球競爭力關鍵地位」論壇中,有人將台灣形容為跳蚤,大陸形容為大象,若懂得站在巨人肩膀上,跳蚤一樣能夠趁勢崛起。也有來賓將台灣形容為兔子,主張要善用兔子的靈活與機敏去應戰。更有來賓語帶雙關地提醒:「但兔子千萬別睡著,讓烏龜(喻指大陸)後來居上」,政治的惡鬥不停歇,經濟的腳步如何前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