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當王鍾渝碰到幾米

總編輯的話
文 / 莊素玉    
2001-07-01
瀏覽數 10,300+
當王鍾渝碰到幾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最近台灣的變動常常出乎人意料之外,就猶如台灣地底下或海底下,突然冒出來的地震,常常出其不意就來了。

政壇上,突然退休的李總統登輝先生又開始活躍起來;突然是兩個對立政黨的黨員,可能又可以合作起來。

經濟上,突然出其不意,做得好好的董事長,如中鋼董事長王鍾渝的突然下台;中華開發銀行改選,總經理胡定吾及其旗下一些一級主管突然走光光。

顯然,在年底選舉以前,一大堆突然來的放話、醜聞、人事動盪案,會一波波地跟著來。

真的如趙耀東先生所言,台灣這幾年都把心力花在政治上,倒是文化上、經濟上,心力就是花得比較少。

尤其一個社會若沒有文化,只有權與利,失去正確價值觀的話,是一個令人滿憂心的現象。

政治常常就是跟權與利,掛鉤在一起。眼看台灣年年都有選舉,這樣每天充斥在各種媒體上的政治放話與新聞究竟何時了?

一般人民每天都忙著為每天的生計在打算,為小孩的教育在憂心。如果在上層的政治人物只是忙著權與利的爭奪,台灣將會往何處去呢?

有個常常去上海的台灣人企業家就很感觸:他去上海,每每可以感受到世界的重心現在就在上海。他也可以感受到上海人,腳步走得毫不猶疑。

上海人堅信只要他們努力往前踏步,目標是看得見的。「這跟過去的台灣很像,」這位長期居住在台南,道道地地的台灣本土人說。

他不理解為何現在有人還有國界之分?當世界正在無國界化、地球村化當中。他說,這是不是愈來愈鎖國了?

可是同樣是台南人,有的人想法卻跟這位台南企業家有天壤之別。有一名出身台南市的本土傳統產業業者,他還堅持台灣產業不應該去大陸,應該還是要在台灣濱海地區繼續興建大型的煙囪工廠。他認為台灣它這個產業的下游工廠都跑到大陸去設廠,是因為上游結構在台灣被扭曲了,所以只要調整上游結構,繼續在台灣設立大型上游工廠,就可以再把下游吸收回來。

同樣是本省人,想法就有這麼多的歧異。所以現在再來談什麼是外省,什麼是本土,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

為什麼人要將一些意識形態轉成禁錮自己開放心胸的圖騰呢?為什麼一定要說台語,才表示你夠本土?台灣已經這麼小了,還有什麼好分化的呢?不管是台灣人、外省人,大家都是生長在台灣這塊土地的本土人嘛!

大家不都是在台灣這塊土地,起碼一起生活了半個世紀以上?大家都是希望這塊土地是一塊愈來愈溫馨的老母親的窩嗎?

第一個企業家指出,政府盡量把台商放出去,同時如果台灣能興建得更有生活品質、更有文化,不要一天到晚搞政爭、讓黑金橫行的話,大家都會倦鳥歸巢,還是會覺得回到台灣這個溫馨的小窩最好。

如何把台灣這塊土地上的居住環境一步步改善得更好,讓政治更清明,社會更安全,更是一個法治的社會,文化更高雅,一切於法有據,不走後門,可能才是台灣當政者的當務之急。

如第二個企業家所言,台灣是不是還要重回傳統產業,還是更進一步發展可以升級的產業,才是台灣當今產業要更進一步發展的因應之道。

政府最切忌的是不僅不能興利,還不能除弊。譬如一個企業如果一直是模範生企業的中鋼,本來經營團隊做得好好的,為何要去震撼他的高階人事?(見七二頁)經濟部國營會是否更應該花更多心思去將更多虧損的國營企業改革好呢?

本期《遠見》雜誌特別針對王鍾渝事件,對「遠見科技精銳200強」企業做了一個問卷調查。調查結果顯示,有53.4%的受訪者認為執政黨撤換前中鋼董事長王鍾渝不恰當,只有7.8%認為恰當。其他37.9%則表達沒意見。(見一一○頁)

綠化是執政黨的權力,但要做得有道理。譬如陳水扁總統派宗才怡去改革華航,所謂外省籍、美國籍的宗才怡去把華航改革得很好。(見二九○頁)

凡事要做得合情、合理,最好不要有太強的意識形態、省籍情結,來處理經濟的事務。否則就不能把台灣建設成ㄧ個溫馨老母親的窩了。

五年前發現自己得了血癌,就辭掉在廣告公司忙碌、不快樂的工作,改在家中畫插畫而成名的幾米;五年後的今天,已經安全度過癌症所謂五年存活率的期限。現在的他,無比的自在。每天改成吃有機蔬菜、練氣功,陪女兒玩,生活無限自在。同時,他也在自己的插畫世界,找到屬於自己,也同時可以與眾多讀者分享的心靈後花園。(見二七八頁) 

這位同時也每個月為《遠見》雜誌嚴肅題目畫插畫的藝術工作者,我對他致上無限的敬意。他每個月都被逼要讀對他而言,極為嚴肅的管理論文題目,然後把他轉為抽象、又可愛的插畫。

如果現在跌入人生谷底的前中鋼董事長王鍾渝也看看幾米五年前的際遇,以及今天的幾米,也許他應該會更愉快一點。今日的人生谷底,可能就是一個人他日東山再起的柴火。

時間拉長一點來看,常常就不用過於計較眼前的得失。

不過,拜託拜託,這個社會的政治與鬥爭是否可以少一點。讓我們好好過日子。否則是否正如某個企業家所言,我們真的要先颳一次颱風,空氣才會比較乾淨一點?!

本文出自 2001 / 07 月號

第18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