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人的競爭,人的和解

總編輯的話
文 / 王力行    
1996-06-15
瀏覽數 9,650+
人的競爭,人的和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六月上旬,媒體上最醒目的照片,恐怕是馬英九真情落淚、林振國黯然感傷……。

多年前,類似的鏡頭同樣出現過,趙少康、李勝峰等當時新國民黨連線的立委哭成一團。

政治人物落淚到這種程度,也是世界少見的。這是否反映我們的政治文化,就是注定製造悲劇人物的文化?

民主國家,選民用公平公道的方法投票,政治人物贏得光彩,輸得心服,大概不必落淚。法務部長馬英九受到民意的極高肯定,卻受不到長官公道的評價,必定是因委屈而落淚。財政部長林振國正直認真,卻成了權力爭奪下的犧牲者,也受了不公平的待遇。

「不公道就像秤的錘壞了。」前政務委員黃石城一語道出台灣政治文化的缺陷。

亞洲國家的政治文化一直不易被西方媒體理解,因此新加坡李光耀資政常力斥西方人用他們的民主與人權標準來衡量亞洲。

最近李光耀又對外國記者指出:「貪污和家族主義是亞洲政治文化的一部分」。

李光耀如此悲觀的析察可能有兩種解釋,一是他要提醒亞洲國家,正因為有這種惡質的政治文化,大家要深切反省,引以為惕;一是他感覺一國的社會文化根深柢固,難以改變。

全面競爭力 


最近媒體上最熱門的話題,恐怕是連戰院長在記者會上提到的「政府下定決心,要在進入二十一世紀前,讓我們競爭力進入全球前五名」。

全球競爭力,是最近八年來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蓋瑞里教授帶領一組專家研發出來的。它已成為各國領導人了解國力、擬定政策的一個參考;連柯林頓政府要引用數據時,都會徵詢lMD同意。

IMD所作「全球競爭力」評估一個重要的精神是,競爭力是全面的,包括企業,包括政府,也包括人民。因此衡量競爭力的八大因素中,有硬性的經濟成長數字,也有軟性的非經濟因素。

這一次針對全球二萬一千名工商界人士發出的問卷,有三千一百六十二人回答提出的七十二個問題,尤其有助於非經濟因素層面的評估。

義裔瑞士籍的蓋瑞里教授經常旅行各國,到過台灣與大陸,對故宮的寶物知之甚詳。這或許是他了解一國競爭力--人民(含社會、文化)很重要的考量。

他做了一有趣的分析,歷史學家曾問:為什麼西元七世紀到八世紀,中國盛唐時期的工業技術(例如有紙鈔、石油、鋼鐵)遠比英國先進,卻未產生工業革命?結果發現是社會制度不同造成;英國的階層多元,有追求財富與成功的小資產階級,而中國是一個封閉的社會,一切以帝王為尊。

他在一九九六年的評估報告中指出:在現代經濟中,國家競爭力不只靠生產與服務,更要比人力。這也許正說明台灣過去在經濟發展中,因人的生命力釋放產生奇蹟,但現在也是人為因素造成了干擾競爭力的惡勢。

兩個熱門新聞點,證明了一個事實:人是掌握政治文化的黑手,也是決定國家競爭力的舵手。

「人的品質提升,社會的品質和生活的品質才有可能提升。」遠見十周年座談會中,宜蘭縣長游錫 看出城市競爭力與國家競爭力的根源。

本期我們特別製作的周年專題也在指出一個方向:提高人的品質,從「族群和解」做起。

本文出自 1996 / 07 月號

第121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