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高調無大用

文 / 王蒙    
1995-08-15
瀏覽數 7,650+
高調無大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五0年代初期我在「譯文」雜誌上讀到蘇聯作家巴甫連科的一篇小說「話的力量」。

「話的力量」這篇短東西是歌頌史達林的,描寫史達林青年時代從事秘密革命活動的時候,一天有一個會議需要參加,但是這一天第比利斯降臨了暴風雪,史達林住得又遠,人們以為他不會來了,但是了解他的人相信他一定會想辦法出席會議,說了要來就一定會來。果然,史達林來了,史達林是滑雪翻山而來的。

這樣的故事在中國,多半會被看做一個「然諾」的問題。而蘇俄式的說法則在於話的力量,言語與語言的力量。

這樣一個關於話的力量的命題給我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同時它也給我留下了深深的疑惑--什麼叫話的力量呢?中國的觀念大大不同,我們講的是「聽其言,觀其行」、「眼見為實,耳聽是虛」、「百聞不如一見」,我們嘲笑的是「趙括談兵」、「聽見風就是雨」、「言過其實,終無大用」等,我們這個民族本來是很懂得冷靜與務實的。

言語確實是人類的偉大創造,它培育了思想、溝通了人際、造就了社會,使人確實成為萬物之靈。文字就更了不起,它突破了空間與時間的局限,變成了比人本身更堅固也更鄭重的存在。所以相信倉領造字時「天雨粟,鬼夜哭」,話能通神,這還不是話的力量嗎?

話語君臨人世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