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沈雯善抓發展情勢

文 / 許彩雪    
1995-06-15
瀏覽數 12,950+
沈雯善抓發展情勢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見多了對台灣只知一二的大陸人,上海紫江集團總裁沈雯對台灣表現的熟稔程度,頓時今人耳目俱張。

「我和王家驊、林登飛、黎昌意都見過面,趙少康、宋楚瑜都知道我。」連客套話都省略了,一開場,三十七歲的沈雯就數出一串台灣政治人物。隨即又補上一句,「去年台灣選舉,我也很佩服,你們有水準的一代已經出來了。」他講話急速、帶有濃濃的上海腔。

聽起來像是艷羨語氣。但他話鋒一轉,「我也告訴黎昌意,你想統戰我也統戰不了,我們有我們的眼光。」他睜大眼睛說著,不容旁人打斷:「等老百姓家裡有了中央空調、有了自己的車時,他也會希望安定、民主。現在就是要拉他們有錢賺、拉他們富。」

彷彿是經過深沈淬煉的思維,沈雯讓人想像不到他只有初中畢業。而紫江集團,與一般印象中水平不高的農村企業更大異其趣。

避開台灣長處

一九七三年初中畢業,沈雯在上海閩行郊區人民公社種田、養豬,六年後加入共產黨,當起共青團書記、生產隊長。

做一年活卻賺不到三百元,窮則思變,沈雯帶領一批人,靠最原始的力氣,做起水泥鐘點工。到八二年底,共掙了五萬餘人民幣。

當時有一些人要分掉這些錢,沈雯卻堅持一定要作工業。結果沈雯和追隨他的十餘人留下三萬元,向國營企業買了一台中古機器,生產塑膠購物袋。當中央還在爭論毛與鄧思想時,企業已經偷偷摸摸發展起來了。

創業的頭兩年,人、物力惟艱,常是他帶了水、慢頭,騎數百公里自行車,送貨給客戶。碰到經濟周期震盪,投資項目做到一半,宏觀調控一下來,不但貸款沒了,四個廠還關了三個。

讓沈雯硬著頭皮撐下去的理由,居然是「看相的說我是生意人面孔」 從「不知道什麼叫作工業」逐步摸索,八四年起,他不斷到日本參觀,學習松下企業等大公司運作,漸漸找出做生意的竅門,企業才開始賺錢。

八八年,他開始多角化發展;八九年成立總部。目前紫江涵蓋的產業橫跨包裝、橡膠、化工、不動產、貿易等,共計十四家生產事業、七家服務業,生產額創下十億人民帑,盈餘兩千多萬美金。

沈雯的產業眼光不失精明。

「發展國家需要、避開(國有企業)壟斷的。」此外,他更以台灣企業為座標:「避開台灣長處,搞台灣沒有的。」

像八爪章魚,紫江綿綿抓住海外開係。

紫江一年跟台灣新光、遠東化纖買的化工原料,不下一千萬美金。另外,每年五千萬美金的機器設備,分別從日、德、義、加、美進口。

目標萬人企業

紫江子公司幾乎都是合資形式。最近又和日本公司合作,開了華東第一家鋁罐廠。化學業方面,也準備要以中日合資生產印刷油墨。

認定通信是下一世紀紫江集團的核心產業,沈雯更和美國、日本、以色列企業,醞釀生產家用傳真機、大哥大、電視電話、光纖產業。

「不是自己長處的,利用外來的力量。是自己長處的,要變成大陸領先企業。」沈雯對企業的擘畫不輸台灣企業家。

問他是什麼動力握使他前進?「已像吸毒般上了癮」,當然也不忘說責任心、面子問題。

沈雯自認,企業的前期是時勢造英雄。走過十二年之後,他現在完全有能力先為企業定好位置再發展。

他希望五年內,紫江達到十億美金以上銷售產值;之後再向五十億元挑戰,「造就一、兩萬人的大公司」最終的追求呢?「六、七十歲時擁有私人專機、遊艇,也是想的。」額頭光亮的沈雯不避諱地說。

紫江集團六千個員工,現在每月平均工資一千人民幣。和當初一個人一天掙不到一元相比,沈雯有理由堅持他的信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