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鵪鶉孵出大陸首富

文 / 許彩雪    
1995-06-15
瀏覽數 14,800+
鵪鶉孵出大陸首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想像中,他應該是個油光滿面、八面玲瓏的政商人物;至少該有「鬥富」冠軍的志得意滿。

「我不知道國外怎麼評估,如果要算自己資產,只有當初的一千元吧。」當被問到身為大陸富豪榜首的感覺,衣著樸素的劉永好平和地笑著說。

希望集團在全大陸已有三十二家下屬企業,領域涵蓋飼料、食品、房產、建築、電子、機械,員工萬餘人,去年總產值達十七億人民幣,被評為中國大陸最大的私營製造業。

希望集團發跡的四川新津縣古家村農民,早已因跟隨劉氏兄弟養殖鵪鶉而脫離貧困。古家村七0%以上的人圍繞飼料業從事養殖、採購、運銷、原料生產,每戶年平均收入數萬元。農民不必種田,多餘的可以賣出來給工廠,子女則到「希望」工廠去上班。在希望集團帶動下,新津縣的民營經濟發展如火如荼,去年全縣已有三萬多人在私營企業裡工作。

一切恍如隔世。「八九年時,我的心理壓力非常大,當時甚至懷疑到底我們這樣做,是不是在剝削人民?」回憶「六四」之後被批評為「走資本主義路線」,劉永好坦承當時曾找縣黨委書記,表明願意把工廠交給政府。所幸當局並未將他資產充公。

追溯希望集團發跡歷程,它在大陸社會動盪浪潮未中被吞噬,不是巧合與幸運。劉氏兄弟一手舞的是「自力更生」、一手揮的是「社會共富」。

當時政策開始允許做農村聯產承包制,兄弟四人於是丟掉國營單位鐵飯碗,選擇從農村下手。那時正值一些鵪鶉養殖戶因為技術低、成本高,紛紛倒閉。劉氏兄弟用克難方法搭起孵化房、孵化機,更將所學電子計算機知識,用於調配飼料和育種選樣,將鵪鶉蛋的成本降到三、四分錢,一下子攻占了市場。第一年就讓村裡十餘戶農家脫困。

引入外力優勢互補

看準了四川是全大陸最大的生豬和糧食生產省份之一,有充足而廉價的原材料及廣闊的農產品市場,劉氏兄弟意識到飼料工業大有可為,將所賺一千萬元,統統用於建立研究所、工廠、買設備及招聘人才。

研究成果於一九八九年問世,「希望一號」飼料用大陸原有基礎原料,及相對便宜的人力,再次占了低成本優勢,痛擊當時在西南稱霸的泰國正大集團,打破外商價格壟斷的局面。

當中共中央把希望集團的研發項目,列為國家級科研計畫,而可給予補助經費和貸款時,劉永好卻選擇放棄補助。「我們全靠自己,否則等經費到手,時機已經錯過了。」他說出創業以來一貫心情:「我們發展用的全是自有資金,如果有損失,只會是我們自己。」

從八九年以來,希望集團更深切體悟到企業「有所不為」的重要性。「風險大、敏感的行業我們不碰,否則可能一下子被調整下去,就麻煩了。」劉永好承認自己個性比較保守、力求穩健。當一些私營企業追求股票、期貨短期獲利時,希望集團卻選擇擴大本業經營範圍,仔細籌謀走出西南、開拓全國飼料市場的行動。九二年鄧小平南巡,「希望」的機會來了。

分析希望集團策略布局,「第一,靠科技求發展,走中國民族工業之路。第二,組合優勢。第三,了解國情,定位清楚。」劉永好侃侃而談。

劉氏兄弟一步步展開戰略行動。先擴建新津廠二期工程、開發新飼料品種,占住西南市場後,跟著向東挺進,在上海嘉定區建立華東第一個灘頭堡。希望飼料已橫掃全大陸二十個省份,劉氏兄弟又擘畫出全大陸版圖,預計在三年內,「每隔二、三百公里布一個點,全國共有一百個飼料公司。」四十四歲的劉永好鬥志昂揚。

而他更一手規畫「國有民營,優勢互補」。從前年開始,希望集團展開一連串與國營企業的合資行動。國有企業以資產作價、希望集團則出資金,通過轉換機制,九四年底已有十八家國營企業在希望集團手下復活。

下一步,利用海外公司技術、管理能力,「與外資再來一個優勢互補,也非不可能。」不僅談國內合作,名氣打響了,許多海外金融機構也找上門來,要協助希望集團在海外上市。

投資「老少邊窮」

處在經濟發展傾斜、工農隱隱對立的大環境之下,希望集團選擇與「菜籃子工程」有關的行業,「搞好了利國利民。」劉永好的口氣中透著自許和自信。去年糧價大漲,一些飼料價格跟著漲,劉永好考慮農民恐怕承受不了,忍痛維持原價。結果,陣痛期一過,希望飼料的占有率更加提高。「既保農民利益,也沒犧牲工人利益。」劉永好回答。

更進一步,劉永好去年主動發起到大陸「老少邊窮」地區投資、「用民間企業的實際行動,縮小貧富差距。」希望集團投下四千多萬元,分別在四川彝族自治州、貴州等落後地區開設工廠,不但創造當地就業、稅收,企業更博得聲名、利潤。

希望集團目前被安在「鄉鎮企業」的招牌下,「我們不帶紅帽子,「希望」就是屬於私營企業,資產都是他們兄弟的。」集團裡一位幹部卻理直氣壯地否認。

集體或是私人的,對現階段的劉永好而言,或許真的不重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