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悲情不再的務實者

文 / 蕭富元    
1994-09-15
瀏覽數 9,750+
悲情不再的務實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四代台灣人的命運:蓄著髮辮的曾祖父,在磋歎大清無情無義拋棄台灣後,倉皇抓起長銃打日本人;母語日文的祖父,臨終前還想去內地參拜天皇、看富士山;當受國民政府灌輸抗日意識的父親,還在困惑自己定位時,卻又被兒子用英文批評保守落伍。

一家四代,四張弔詭的身分證,隨時換主人的孤島性格隱然浮現。從大清子民、日本人、中國人到台灣人,如果活在同一個時空,父子可能就是持槍相對的敵人。

曾經有過那麼多張護照,哪一張才是真正的台灣人?台灣人又是什麼?

是「亞細亞的孤兒」中認同幻滅,傍徨無依看不到自己將來的胡太明;是「台北人」裡活在過去繁華夢中注定要死亡的尹雪艷;是「嫁粧一牛車」裡為生存委屈卑微的牛車伕萬發;是「悲情城市」裡又聾又啞不知自己悲哀命運的林煥清。

二十世紀初愛爾蘭小說家喬艾斯用麻木、死亡象徵在世紀轉換間的都柏林人;如果文學是真實人生的再現,那麼過去百年間,台灣文學家筆下的台灣人,不是發瘋、自我放逐,就是死亡。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