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張寶琴:見證北地來的夏雨

文 / 余宜芳    
1994-04-15
瀏覽數 10,750+
張寶琴:見證北地來的夏雨
Line分享 articlefont

三月二十日下午一點三十五分,自荷蘭的阿姆斯特丹經曼谷來台的華航班機準時降落。當時的心情雖和其他迎接的人一樣,有興奮和好奇,但只是一顆期待一位政治人物出現的平常心。然而,當我和戈巴契夫及蕾莎握手時,四目相視,突然之間,我有一種心跳、心動的感覺。

那不是緊張,而是一種感動的心跳。他們兩位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真誠,是這份真誠的眼神讓我感動,其中含蘊難得見到的睿智、溫潤和尊重。

接著戈氏夫婦向前走出,我緊跟其後,到媒體記者聚集的候機室,我再獻花,面向著並肩而站的戈氏夫婦,突然之間,我覺得他們二位都好「性感」--我好像看見一股和諧的氣流在他們二位舉手投足之間流動著,他們的自在默契和瞭解,好像帶動著周遭的氣流祥和流動。這樣形容初見戈氏夫婦的感覺,似乎有點「玄」,卻都是我千真萬確的經驗。

尊重別人

他們隨時考慮到對方的存在。在電梯裡,戈巴契夫不忘抓住太太的手:按外交禮儀,雙方應分乘禮車,他們都特別要求同乘一輛,片刻不分。他們之間平等和互相尊重的關係,應是婚姻制度可努力的方向。

戈巴契夫非常細膩,真的從心出發關懷周遭人事,他的人道主義和尊重每個人,完全落實在生活上。例如,參觀故宮博物院時,到了「琴棋書畫」的現代館,陪同參觀者一真希望他坐在中國式的書桌前照張像,他卻不肯。瞭解他不要特權的性格,我讓陪同參觀者告訴他:「這個陳設一般民眾均可照相留念,你可以選張喜歡的座位拍照。」他才欣然接受,但不忘加問一句:「一般人都可以坐嗎?」

他尊重別人,但討厭別人強迫他做什麼事。

他下榻飯店有位負責公關的人員,工作時顯得霸氣,常常喧賓奪主開道時老愛指揮戈巴契夫往左邊出口或走右邊出口,他就偏偏不聽指揮,而走相反的路。再如開道時態度不佳,一直擋在前面,完全不尊重攝影記者的工作方便。戈巴契夫看在眼裡,雖不說話,但待人親切的他就是不和這位公關女士握手。真到有天深夜十一點回到旅館,看到這位公關人員仍在守候,感動於對方的敬業精神,戈巴契夫才主動伸出雙手。

有些人也許也懂得尊重別人的道理,但有目的、有企圖;戈巴契夫不同,他的心和人表裡如一,愛人、愛自已周遭的人、愛世界萬物的這顆心是「因」,沒有因,我們看不到他為世界所做貢獻的「果」。

(余宜芳整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