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日本結婚產業行情俏

文 / 余 蔓    
1993-07-15
瀏覽數 18,950+
日本結婚產業行情俏
Line分享 articlefont

日本傑出女外交官小和田雅子嫁入皇室,成了今年最受世人矚目的喜事。不過,一般日本人的婚禮,卻也都非同小可。以才剛完婚、度完蜜月的津田百合子為例,她和先生存了兩年錢、等預定結婚場地將近一年,終於在去年底結婚,夫婦兩人為這場婚禮負債日幣四百萬。

為了完成終身大事不惜舉債,在日本已算不上是新鮮事。根據三和銀行的調查顯示,一九九一年日本人的平均結婚費用是七百七十萬日圓,相當於買房子的頭期款,其中約二百七十萬是花在結婚典禮上;對照一九七五年的平均結婚費用二百九十萬日圓,而結婚典禮占其中的八十萬,日本年輕夫婦對結婚儀式的投資,可說與日本的經濟成長同步而行。

過去日本人習慣以「神道」儀式行結婚禮,也就是新娘全身白衣、戴白頭巾,新郎著日本傳統服飾,在雙方家人的見證下,由祭司在神前飲酒宣誓,結為夫妻。今天,日本人流行在教堂結婚;不管是不是信徒,由牧師主持婚禮變成新人類夫妻的追求。

花掉一年總收入

然而不論是神道式或教堂式,結婚在日本已不只是典禮而已,而是一種流行和「一生就此一次」的集中投資觀念。

以津田夫婦的婚禮為例,招待一百名客人,選的法國料理一客二萬五千日幣,其他還有布置會場的花、象徵新人前途光明的點燭禮所需的蠟燭費、樂隊、司儀、新人休息室等,總計要三百二十九萬日幣。他們還把當天其他周邊需求,如禮服、美容、結婚蛋糕、VCR攝影、教堂費、感恩父母的花束等,包給飯店,這部分則要二百萬日幣以上,所以總共付了約五百七十萬日幣。五百七十萬日幣只是津田夫婦結婚當天的花費,從訂婚到新居布置完成,兩人共花費八百二十萬日幣。

對年輕夫婦來說,為結婚所花的錢究竟是多大的負擔呢?根據資料顯示,日本夫婦的平均年收人是七百五十七萬日幣,也就是說,終身大事的代價(平均七百七十萬日圓)超過兩人辛苦工作一年的所得。借貸或向親人求援成了無可避免之事,一年七十多萬對新人中,只有三成能獨力完成結婚大典。

日本新人類一年的總收入在一場婚禮中花費殆盡,對於商人來說和是大好商機。據估計,結婚產業在日本有五兆元日幣的市值,規模不亞於其他產業。

仲介人,行情俏

八0年代,日本偶像山口百惠和松田聖子在高原的教堂行結婚禮,透過電視媒體,締造了一波「高原教堂」結婚熱,八0年代後期至今,直接在海外如夏威夷行結婚禮、度蜜月形成熱潮,結婚場地仲介行業便應運而生。關西的「東京生產婚禮中心」社長原是家電用品的業務員,現在該公司一年的仲介收入高達一百一十億日幣。

當仲介人並不需要什麼技巧,只要八面玲瓏,能滿足客人的要求就好。而且仲介業者現在是結婚市場的主導者,連國際級的大飯店也必須向他們低頭,像New Otani飯店為了爭取更多的結婚生意,已在飯店內蓋了第二座教堂,開幕前就特別到各大仲介商處請託,希望多多照顧。

據瞭解,現在結婚市場上最受歡迎的是「媒人、貴賓和朋友」派遣業,因為不稱頭的媒人、貴賓,將使新人臉上無光。這個行業的最大公司--「葵新娘」一年承做八百對新人的業務,營業額達三億日圓,公司內隨時有十五組媒人待命,標榜個個演技高明、事前「功課」做得好、應對進退得體。如果只出席結婚典禮,要價八萬日幣,要是從訂婚開始,就要十五萬日幣。

來賓壓力也大

一大堆的面子堆砌下,結婚典禮當然不是來賓的禮金能相抵的,因而來賓的壓力也很大。一般來說,出席喜宴的禮金要到三萬日幣之譜,約是一般人月薪的百分之五,而一場婚禮下來,新人大概可收到二百萬日圓禮金,不到支出的三分之一。

雖然過去一年日本人口裡喊著不景氣,但是結婚產業一點都沒有退燒的跡象,加入者反而愈益眾多。六本木的「Hogan Daz」冰淇淋店現在被屋主改建成教堂。老闆分析說,冰淇淋一個二百圓,賣一千個也不過二十萬日幣,實在不如結婚生意好賺。這座教堂經結婚情報雜誌Hanako介紹後,現在又變成六本木的新地標。

看著Hanako對一些新結婚地點的介紹,才剛完婚未久的津田百合子都感嘆萬分,她說自己要是再等等;一生一次的結婚典禮就可以更符合她的夢想了;至於四百萬的債務,則全被她拋到九霄雲外。

你可能也喜歡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