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面臨死亡,不要驚慌

文 / 星雲    
1993-07-15
瀏覽數 14,500+
面臨死亡,不要驚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這一生,最敬重的人,就是我的外婆劉氏。抗戰初起,她被日軍火燒、刀砍、推入江中,所幸都能不死,她對我說:「面臨死亡,不要驚慌!」後來,我多次在死亡邊緣遊走,從不驚慌,外婆的話,對我影響最大。

不知死為何物

記得小時候既膽大又頑皮,有一次路過一條大水溝,我想一躍而過,沒想到卻陷入水溝裡,一個碎玻璃瓶口穿足而過,將腳丫子截成兩半,頃刻間,鮮血如注,我隨手撕開衣角,胡亂包紮一番,回去也沒有看醫生,過了些時候,居然自己癒合起來。回想當時因為年紀太小,外婆的話,外婆的勇敢精神,讓我不懂得害怕,覺得死了也沒什麼了不起。 ,

中日戰爭爆發那年,我才十一歲,對於生死開始有了些微體認。那時,處處烽火瀰漫,當前線不斷傳來勝負傷亡的消息時,在後方的我們,也無時無刻不是在槍彈的威嚇下,過一天算一天。每當槍戰格鬥結束,街頭巷尾的孩子們一個個都跑出來數死人,絲毫不知「死」為何物?直到有一晚,我為了躲避日軍的殺戮,情急生智,趕緊在屍堆裡屏息裝死,這才深深感受到,生死原來只在呼吸之間啊!

十七歲時,我染患瘧疾,乍冷乍熱,極為難受。當時在叢林參學的人,都抱定把色身託付給護法龍天的決心,即使得了疾病,也從未聽過有人請假休息。我拖著虛弱的病體隨眾作息,直至全身虛脫倒臥在床上。大約一個月後,家師志開上人遣人送來半碗鹹菜,我捧著那鹹菜,感動得涕酒縱橫,感謝師父如此愛護弟子。於是,我立了誓願:「有生之年,我一定要將全副身心奉獻給佛教,以報答師恩!」未幾,我的病就在不知不覺中痊癒了。

我從焦山佛學院離開後,出任宜興白塔小學校長時,正值國共相抗轉為激烈,雙方每天都派人攜械四處搜尋可疑分子,被抓去槍斃、毒打的人無日無之,其中枉死者更不在少數。一天,我也無緣無故地被架走了,關了十天以後,在往赴刑場的途中,我感到眼前的世界一片昏黃黯淡,心中倒不驚懼死亡,只是遺憾:「我現在才二十一歲,可惜啊!許多的理想與抱負還未施展,卻即將赴死!而師父和外婆、母親都不知道……。」想著想著,忽然有一個人走來,帶我步出刑場,逃過死亡。這次死裡逃生的經驗令我體會到外婆的話:「面對死亡,不必驚慌」,實在有道理,因為驚慌也沒有用啊!

隨緣轉化,安之若素

一九四九年,山河變色,我隨著僧侶救護隊來到台灣,由於當時謠傳大陸密遣五百名僧侶來此從事滲透、顛覆工作,我和慈航法師,以及同時被捕的二十餘名外省籍僧眾再度擠在牢獄中,不但不能躺臥休息,還備受綑綁扣押的待遇。就當年的情勢而言,間諜只有死罪一條,我那時,真的泰然自若,坦蕩無畏。二十三天後,在吳經熊、孫張清揚居士等人多方的奔走下,才將我們解救出來。又一次歷劫重生,我心中充滿了無限的感念,從此更加深了我弘法利生的願力。

二十八歲那年,為了擔任影印大藏經環島弘法團領隊,扛著大型錄影機前往花東宣傳,不料都因此患了嚴重的腿疾,疼痛無比。醫生說:「別無他法,只有將腿鋸斷,以免病菌蔓延,有致命之虞。」我聽了以後,並不懊惱,自念:「鋸斷腿,不能行走,正好可以專心著書立說,從事佛教文化工作。」我一點都不覺驚慌,努力籌措鋸腿經費,沒想到過了些時日,竟不藥而癒,自慶免挨一刀。

一九五七年,蒙信徒贊助,在新北投溫泉路購得一屋,將它命名為「普門精舍」。記得一個颱風夜裡,傾盆豪雨如排山倒海般下個不停,忽聞屋後轟然作響,原來半山腰的落石滾滾而下。我在一片漆黑中端坐念佛,傾聽千軍萬馬似地呼嘯不停的風聲雨聲,心中倒不惶恐自己是否有生命危險。

次日天亮,風停雨罷,我信步踱出屋外檢視災情,只見山的上半部完好無礙,而山的下半部則因為完全崩落而架空,精舍居然沒有被落石壓垮,眾人目睹此景,莫不稱奇,並為我捏了一把冷汗,我只有默默感謝諸佛菩薩的庇護。

民國五十三年(一九六四)壽山寺落成時,慈莊的父親李決和居士(時任宜蘭念佛會總務主任)到高雄幫忙,他忽然吐血不止,特地請鐵路醫院的醫師來檢查,這才發現,他的五臟六肺全都腐爛多年,他卻不以為意,每天依舊勤奮工作,忙裡忙外,後來竟然又活了七年,七十五歲時,還隨我出家,年高八十,才捨壽往生。

為法忘軀

在年輕一輩的徒眾裡,也有染患病疾而毫不畏怯的。像永文,二十歲初來美國時,得了紅斑血狼瘡,她抱病苦讀,終以優異的成績,在一年內於美國完成專科學業,被全校師生譽為「超級女尼」;十年來,她受盡病痛的折磨,幾度差點喪命,卻依舊樂觀勤勞,不落人後。其他的弟子如依寬,在監督極樂寺工程時,曾被山洪沖下,幾乎被埋骨在泥砂中;永滿,因為盡責看守佛光山的停車場,而被惡民亂棒擊打頭部。但是她們從未喊苦,也不退縮,一本為法忘軀的精神服務大眾,令我感到非常欣慰。

平常心是道

所謂:「平常心是道。」生死循環本是天地運轉的常道,因此我們應該秉持平常心來看待死亡。更何況人死了只不過是換了一副軀殼罷了,我們的意識(類似遠見雜誌所說的「生命密碼」),乃至業力還是生生不息地由此世遞嬗至彼世。因此,生固然不是實有,死也不是真滅,既然如此,於生死又何懼之有呢?最重要的是應該把握當下,以創造繼起的生命啊!

本文出自 1993 / 08 月號

第086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