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書生領團葉文立

文 / 楊孟瑜    
1993-06-15
瀏覽數 24,550+
書生領團葉文立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四年前,葉文立接掌台灣最大的廣告公司--聯廣總經理時,承當的是本土廣告業在外商大舉攻占中,力挽一片天的轉捩點;如今,四十出頭的葉文立,迎接的又是一個電波媒體大革命的關鍵時刻。而他旗下,已經擁有陣容完整的和信傳播集團。

年輕、親和、有幹勁,是廣告界對葉文立的認識。幾年下來,責任愈來愈重,他依然維持著樂於溝通、專業領導的行事風格。

「我的管理就是尊重專業,」在集團總部辦公處,這位新生代領導人表示。和信傳播集團轄有廣告代理、媒體行銷、公關顧問、平面設計,及衛星電視業務、節目製作、系統規畫多項事業,葉文立一向把身段放得很低,他說,「我做協調性角色較多,負責凝聚共識。」

公司內部的工作氣氛活潑,成員年齡層輕,一級主管平均三、四十歲。這裡,曾經精確地擬定策略,把衛視在台收視率鋪陳得扶搖直上;近期,又取得全球有一億多收視人口的CNN--美國有線新聞專業頻道台灣代理權;現在,對著牆上高掛的台灣各區地圖,這群人正在構築新的媒體網路。

衡諸風雲榜上各方菁英,葉文立的媒體資歷算淺,但若細究起來,他和傳播事業實則淵源頗深。

家學淵源深厚

父親葉明勳是知名報人,曾掌理中央社台北分社、中華日報、自立晚報,對台視成立也盡過心力;母親是名作家華嚴。葉文立記得從小就常見家中有新聞界、文化界人士出人,「我覺得Comunication很有意思,」頗有白面書生氣息的他體驗得早。

當初葉文立接手聯廣之際,和信集團建立「全傳播」的圖像也漸次成型。他以廣告新兵之姿,致力改革風氣,提高效率,引進人才,「葉文立整合得不錯,而且有那個魄力去整合。」一位當時任職聯廣的廣告人指出。

廣告並非他本行。他學的是建築,到法國念的是都市設計,回國後最早進的也是經建會。後來終究還是被自家人(父親是聯廣創辦人之一,姨丈辜振甫主掌和信所屬的中國信託集團)找回,到聯廣、聯太公司一路自基層做到總經理。

葉文立認為這段廣告經歷令他收獲許多。屬於台灣社會尖端的行業,各類業務好手、公關長才和創意人群集,「什麼人都有,又懂得掌握社會脈動,」提及這群工作伙伴,葉文立笑得很開心。

今日面對傳播時代的全盤規畫,葉文立也習於以廣告人的角度思考。他認為分眾化是必然趨勢,將來勢必要更清楚直接地接觸目標。未來媒體市場之所以有吸引力,對他而言,是由於傳播生態在改變,行銷生態也在改變,以往這二者從未交集(如三台、兩大報系並未經營過廣告公司),和信則可朝上游到下游一貫作業發展。

也許是家庭文風影響,葉文立身居財團之中,手掌十多億進出的事業,言談、思路間還存有文化使命感和理想色彩。

「媒體事業有其多采多姿和社會意義在,不只是開個公司,生產賺錢而已。」他又說,「理想面和經營面要有個平衡,才真正會去做,否則最好還是留在我們原有的廣告體系裡。」

堅持關懷本土

一身歐風藍色系西裝,清朗開明的形象,這位傳播界新秀外表甚具洋派風格,內心卻深懷本土堅持。在聯廣力挽狂瀾之時,他就是提出「做中國人的廣告公司」,來力搏外商進占(當時台灣前十大廣告公司,有半數以上是外商或中外合資,聯廣客戶也被挖走不少),並且吸引了一批具同樣情感的專業人員,如劉篤行等共同效力。

仍兼聯廣總經理的葉文立,至今還常自豪地說:「我們是台灣唯一百分之百本土的廣告公司。」朋友因此形容他「有骨氣」、「有赤子之心」。

只是隨著決策範圍的日趨擴大,媒體爭戰的日益複雜,他的部分堅持和特性,面臨的考驗會愈來愈多。

輿論曾對「和信」評斷:「傳播事業與中國信託集團結合之後,其威力不容低估。」然而大集團背景對葉文立來說,似乎優勢和包袱並存。

經營新事業,集團內部資源充沛,人力可互補支援,例如衛視之邀擇和信為台灣合作對象,即看中其深厚的廣告服務業基礎,而和信確也能迅速抽調人手,成立「衛星媒體行銷公司」,開拓出一片佳績,不過對於日盛的聲勢,葉文立也坦言自己「不希望有財團的氣質」。

他冀求以其才實力贏得肯定。就像回溯個人事業生涯時,憶及當年他入主元氣大傷的聯廣,戰戰兢兢、勤勤懇懇地從全套教育訓練、經營定位、企業內涵……努力做起,過了二、三年,一位曾經不給好臉色看的老客戶對他說:「聯廣真的不一樣了!」頓時令他大為感動。「就是這句話對我最有意義,」葉文立說得率真,「我就怕這輩子聽不到他講這句話。」

現在他領軍的「和信」已是業界中之強勢。連競逐媒體市場的力霸集團「友聯」副總游守義也大聲表示:「和信是老大。」

領導「和信傳播」這龐大事業,葉文立不否認心境上起起伏伏。但是相對於昔日「新官上任」時期,葉文立語氣中透著興奮:「那時我是赤手空拳,現在我是裝備齊全,應該是一場可以打的仗。」

你可能也喜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