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王鴻裕-人在公門好度人

文 / 林蕙娟    
1993-01-15
瀏覽數 10,150+
王鴻裕-人在公門好度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有人說王鴻裕怪,因為沒見過對工作這麼滿意的人。他總是睜圓了眼、弩了嘴角,喜孜孜地說:「我太滿意、太滿意我的工作了。」

他年少時很狂傲,因向來在校成績優異,成大都市計畫系第一名畢業,也是理工系裡的第一名,若非用功過度致心臟不適,不會放棄考研究所。但他當完兵到省住都局企畫處工作,都發覺同事裡不乏人才,首次感到自己太渺小。

那時同事利用每天中飯時間開讀書會,閱覽範圍無所不包,王鴻裕不安了;竟有聽不懂的、插不上話的。他開始發憤念書,比學生時代還勤,好讓思維有長進。

未婚時的王鴻裕以辦公室為家,清早七點左右到辦公室,有時半夜還忙公務。也曾因一件公事天天晚上往一位同事家裡跑,引起同事太太嚴正抗議:「你已經嚴重干擾到別人的家庭生活了。」

在住都局十年,小伙子已是三十來歲的青壯年。當年帶領他全心投入工作的同事有的已離開公家單位,到私人顧問公司、開工作室按件計酬,或當大學教授。而當課長的王鴻裕還是這麼想:「我不用花錢,可以學到那麼多,而且國家還付我薪水。」

度化眾人

他右手腕戴兩串佛珠,將信仰和工作結合:「我是佛教徒,要度化眾人,在公部門裡影響力大得多 尤其他目前負責的「縣市綜合發展計畫」,要深入全省各地方,與民間接觸,掌握社會脈動,而非關起門來寫規畫書。

他把眼光放遠,國土規畫是未來主流,「我的工作不只是謀生糊口,而是共同寫歷史。」

各縣市的「都市計晝」為人詬病已久,官員、民代、財團利用黑箱作業炒土地,破壞生活品質;「縣市綜合發展計畫」則重視民眾參與,強調決策過程由下而上,在每個鄉鎮各辦兩場座談會,第一次就教地方人士,第二次由地方人士批判計畫草案。明年「縣市綜合發展計畫」可望由行政計畫變成法定計畫,影響力大過現在的「都市計畫」。

王鴻裕已踏遍台灣十幾個縣市,開過上百場地方座談會,私下的協調會、實地查訪不知凡幾,他說:「一個願意接受考驗的人,在那樣的場合接受考驗,才能成長。」

他指的是他參加鄉鎮座談會,面對民眾像在立法院備詢一樣。他常常挨罵,民眾不管他到底代表省府;縣府還是地方政府,只要四十年來「政府」犯的規畫錯誤一律指出來罵。王鴻裕都承受下來,「他們終於有個可以罵的對象,讓他們消消怨氣很好。」

最好的小官

他碰過會議正要開始,地方人士就叫散會;他聽到台北縣某鄉的地方人士痛責都市計畫十六個通過的案子有十三個是財團的。學理背景加上勤於下鄉,王鴻裕能分辨地方人士某項建議或批評究竟是不是為私利,然後婉轉回覆,他也不斷在會議上鼓勵「各位鄉親」多關心公共政策,「想想看你為什麼住的環境那麼差?」「地方要以計畫來領導預算,不是靠幾個民意代表去要。」

長期合作,接受住都局「綜發計畫」委託的學者感受到王鴻裕是個不一樣的公務員。成大都計系副教授陳麗紅稱讚他的說理能力,台大城鄉所教授夏鑄九告訴許多人,中華民國要多一點王鴻裕這樣的小官,「他是最好的小官。」

曾經狂傲過的王鴻裕發願做個能體察民意的公務員,如今深信:「沒有天縱英明,凡事都靠經驗累積;努力過的都會留下痕跡。」

(林蕙娟)

本文出自 1993 / 02 月號

第080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