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新文官的新腔調

文 / 林蕙娟    
1993-01-15
瀏覽數 10,500+
新文官的新腔調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國有五十六萬人,每天的業務範圍,直接影響國家進步發展;一言一行,象徵政府形象。

這群占就業人口六.五%的公務人員,超過七0%學歷在大專以上,比起總就業人口中只有一八%有大專以上學歷,他們的素質遠遠超前。

然而長久以來,一般刻板印象中的公務人員,無法反映數據表露的水準。

有笑話嘲諷公務人員不長進;醫生建議想換腦的人,換公務人員的腦,因為,「全新的,沒用過」。

不求大開大闔

有形容詞比喻公務人員不求作為:喝茶、看報、等加薪、不出紕漏到退休;公務人員理想中的工作是「錢多、事少、離家近」。

議場上,不乏民意代表從執行政策的角度,批評官僚體系效率低落、人謀不臧;市井小民的洽公經驗,少不了與服務態度不佳的公務人員結怨。

記者呂理德回憶他數年前當公務人員的頭一個月,曾幫一對開電鍍工廠的老夫婦解決污水處理問題,滿懷感激的老夫婦塞了紅包給他,「我被紅包追著跑。」

呂理德形容初為公僕,這件事讓他失望,「老夫婦的想法,反映了一般老百姓認為公務人員必有所求才幫忙,基層公務人員則把服務當做施恩於人。」

主觀上,多數人進入官僚體系的基本心態,是求一份安定的工作,砸不破的鐵飯碗,不求大開大闔的氣魄。這種心態顯示在每年報名高普考的人數上;民間經濟景氣時,高普考人數銳減;民間經濟不景氣時,高普考人數大增。

而三、四十年來,客觀環境由樸實轉變成工商社會利字當頭,使長期關心文官體系的考選部長王作榮感慨,社會逐漸喪失傳統士大夫對自我的期許,時下公務人員雖然有知識水準高、辦事能力強的優勢,但是「變得比較不安分,重待遇,抱怨官小、錢少。」

事實上,雖有公務人員賴皮、貪污、官僚氣,影響文官整體形象,但也有一些態度積極熱誠的公務人員甩開刻板印象的陰影,贏得尊重,他們以參與政府決策為榮,展現的活力、衝勁不亞於民間。

把職業當事業

這些讓人耳目一新的「新文官」,自比為政府大機器裡的小齒輪、小螺絲釘,「雖然是小小螺絲釘,但我們真正在參與公眾事務。」一位國貿局官員,曾在外放美國的時間取得律師執照,都放棄開業機會,因為「律師只能解決一個人的私事而已。」

在政府機關,小齒輪能牽動比民間企業更大的影響力,這種成就感遠非金錢可比。「當公務人員不是做生意賺幾百萬那種開心,而是確實為國家做了一點事,成就感就比一般人大,」新聞局編審魏蔭駒說。

抱持同樣想法的公務人員能輕易拒絕金錢誘惑。有人放棄在民間已達政務官水準的高薪,有人放棄民間主管職位,從小科員做起。省住都局企畫處的劉金松,父親做生意,一天靠幾通電話賺來的錢,比他一個月的薪水還多。年滿三十的劉金松說:「我不為錢工作;我憑良心做事。」被笑過「醫師不當、書不教(陽明醫學院),當公務人員,頭殼壞去」的衛生署藥政處副處長張鴻仁也自嘲:「聰明人去賺錢,笨人來做事。」工業局科長歐嘉瑞則把民間企業的挖角,看成別人對他的肯定。

歐嘉瑞常引用前工業局長楊世緘的一段話:公家機關雖然待遇低,束縛多,但要做就要做個有格調、有品味的公務人員,讓人因「你」而尊重你,不是因「你的職務」而尊重你。

充分的專業知識是贏得尊重的重要條件。近幾年席在媒體曝光的內政部著作權委員會主委王全祿認為,無論從事那一行,都要把「職業」當「事業」,經營成「專業」,並有企圖心成為專業中的佼佼者。

他是公共行政系所出身,很自然踏入文官體系,因緣際會接掌著委會,毫無法律背景之下,靠自我要求成為著作權領域的權威,使中美著作權談判,美方點名要王全祿這位有實力的對手。

現代知識爆炸,使有心上進的公務人員體認,要時時充實新知,才足以應變複雜的業務與對外溝通問題。

對自己期望高

新聞局國際處科長鍾修賢,談到像蘇聯解體、中韓斷交,這類事情突然發生,考驗公務人員的反應能力。「以前守成就好,現在不開發就會落伍。」

十年前,任職省住都局企畫處的王鴻裕參觀資訊展,「發現人家講的明明是國語,怎麼我都聽不懂?」他立刻回單位徵求長官同意他「受電腦訓」。目前資訊管理是他業務的一部分。

面對科裡愈來愈多的碩士級科員,工業局科長歐嘉瑞念起博士班,以免不足為科員表率。國貿局副組長鄧振中在美外放時,利用晚上念學位,他認為公務人員多讀書,「改變本身修養,才不會像某些公務人員動不動拍人桌子。」他每天在辦公室可以看到與美國同樣的報紙新聞,「資訊管道暢通j對自己的期望就不一樣。」

而工業局的歐嘉瑞則從不在辦公室看報,因為他討厭公務,人員「喝茶、看報」的形象,但他懂得利用各大企業的資料庫,並養成與人談話做筆記的習慣。

在工作時間上,一些公務人員不再只限於朝九晚五,而像是主動和民間比賽。歐嘉瑞每天迎著晨曦慢跑的時候,腦子就開始掃描一天工作進度、會碰到什麼問題、答案是什麼。國貿局的鄧振中早上七點半上班,晚上總看不到晚間新聞,平常埋首成堆公文,若是看到桌上沒有公文,總會想,到底還有什麼事沒做?如果沒做,就會覺得「對不起人」,「也不一定是對不起那一個特定的人,反正工作沒完成,一定有對不起的人。」

政府配備,民間精神

這些「新文官」以民間的活力來做公務人員。五十歲的著委會主委王全祿強調,公務人員要以政府的配備,發揮民間的精神。在著作權修法期間,著委會常常加夜班。

三十歲的環保署綜計處科長劉佳鈞,被環保記者形容「年輕、有衝勁、有理想」、「想法與民營企業差不多。」

劉佳鈞負責環境教育推廣,「我把idea當商品,看賣不賣。」以電視宣導來說,他認為花大錢製作的公益節目沒多少人看,反不如與收視率較高的綜藝節目合作,達到不說教、寓教於樂的目的。例如讓「鑽石舞台」的「楊婆婆」不用塑膠袋,「天天開心」教「環保僅語」,「女人女人」聊環保主題……。

以民間的活力做事,自然更願意傾聽民間的聲音。一位經濟部官員說,過去公務人員心態是再小的官也是官,「管理的角色讓老百姓認為官腔官調,」現在公務人員是公僕,是服務的角色,「心態上,替老百姓做事是應該的。」

王鴻裕認為政府最大的毛病「就是把自己想成是神,不會犯錯。」而民意高漲,公務人員應做百姓與政府的橋樑。

王鴻裕課裡的劉金松也認為,過去政治是威權體制,已慢慢改變;過去政府對各縣市是威權規畫,也要慢慢改掉。目前他執行縣市綜合發展計畫,常常和民眾在一起,一個月裡有半個月出差在外,是少數腰繫呼叫器的公務人員。

以開明作風獲取尊重

環保署的劉佳鈞則以「牧師」自許,認為面對工廠違法排放污染源,不該只是懲罰,「而要瞭解他們是不是不知道該怎麼做、需要什麼資訊、在那裡取得。」

工業局的歐嘉瑞和民間接觸強調「主動出擊」的精神。例如IBM大裁員時,主動請教業者此舉是否對國內經濟有影響,有業者到歐洲,也請他們順道帶回有關GATT的資料。

公務機關領導人的風格影響組織風氣甚鉅。王全祿常說,「公務人員沒有老闆,就沒有效率」,他重效率,不要讓手下的人「鈍化」;他重視「用人的成功率」,為著委會立下用人的標準,擺脫了人事上的關說包袱;必須有公務人員任用資格(高、普、特考及格),及法律系所出身。

環保署劉佳鈞的科裡則不定期開會「腦力激盪」,讓一個idea經過充分討論再形成共識,「大家的想法能充分發揮,每個人獲得尊重,單位才會有向心力,不成為一言堂。」

從前文官學而優則仕,以知識獲得百姓敬重,而這群「新文官」體認到在知識外,要以開明的作風,追求行政效能,他們相信:「讓民眾有信心,國家才有希望。」

本文出自 1993 / 02 月號

第080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