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你辦桌,我卡拉OK-派系權力經營術

文 / 張弘毅    
1991-07-15
瀏覽數 8,700+
你辦桌,我卡拉OK-派系權力經營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觥籌交錯、酒酣耳熱,部會首長手握麥克風引吭高歌,素有「急智歌王」之稱的立法委員張志民,當仁不讓地接著獻唱一曲。這間設有卡拉OK的餐廳,是立法院「創新會」會館的附屬設施。

每個企業都有自己的企業文化,立法院次級問政團體辦公室的運作方式及附屬設施,也反映了他們經營政治的不同作風。

「集思會」表現出「財大氣粗」的聲勢。

集思會人數居首,凝聚力也相當強,秘書長吳梓頗為得意地宣稱,「成員總數已經超過五十人」(正式填入會申請表者四十九人)。

走進集思會台北青島東路的會館,十四位幕僚構成的助理群,外加三十個座位的專用會議室,確實「聲勢浩大」。

為了搜集國際政治資訊,甚至還找了一位美國助理。集思會秘書鍾志東指出,助理群曾經多達十六人。

連續八晚都辦桌

集思會令人矚目的附屬設施,則是與會館僅隔一條馬路的招待所。招待所內擁有容納賓客二十人(兩桌)的空間,還設了一間小廚房,聘請一對擅燒江浙菜、人稱「張伯伯」「張媽媽」的老夫婦,以及一位服務小姐。

從去年十月開始,舉凡會員聚餐,或邀宴黨政軍要員、新聞記者及處於競爭關係的其他次級問政團體,如「新國民黨連線」等,都由招待所一手包辦。

主廚的「張伯伯」今年已經七十四歲,手腳仍俐落,他清楚記得:「除了幾位老先生(指總統、副總統與行政院長)還沒來過,其他部會首長幾乎全都嚐過我的手藝。」

集思會邀宴頻繁,最高紀錄連續八個晚上都在「辦桌」,「真是把人給累慘了,」另一負責掌廚的張媽媽印象深刻地說。

集思會秘書長吳梓估計,會館租金、人事費用、宴客應酬,每年大約開銷一千萬元。經費來源除了會長黃主文拿出一百萬元,其他會員每人至少認捐五萬元以上,「我自己則捐了幾十萬,」吳梓簡單地回答。

創新會的創業階段

不論一千萬元在政治上能產生多大經濟效益,集思會的大手筆倒已充分反映他們強烈的企圖心。

「創新會」的會館運作開支在前任會長王令麟,及現任會長邱俊男「分攤費用」的原則下,像正在進行政治上的「創業投資」。

「創新會」設在北平東路邱俊男的服務處。並無龐大助理群,只在每星期召開例會時,才由「創新會」財務長王令麟的立委服務處抽調兩名助理支援。比較特殊的是,有一間多功能的「天仁聯誼社」,為「創新會」與黨政委員之間的餐敘溝通,「搭起友誼的橋樑」。

二十坪左右的聯誼社,平時充當會議室,宴客時把會議桌一撤,立刻可以擺上兩桌外膾酒席;附設的卡拉OK小舞台,更能在酒足飯飽之餘,供賓主歡唱一堂。據說,至今為止,包括吳伯雄、蕭萬長、許水德等部會首長,都曾是聯誼社的座上賓。

「創新會」廣結善緣,積極與黨政要員建立關係,也刻意結交新聞記者,雖然曾在內部引起爭論,但「揚名立萬」的企圖昭然若揭。秘書長張志民更在例會召開時,建議「採取積極對策,打響創新會在社會上的知名度。」

為了擴大戰果,「創新會」會長邱俊男已經交代助理,將宋楚瑜、邱創煥、邱進益、趙少康等黨政要員,列入「天仁聯誼社」下一波的邀宴名單中。

比起集思會的規模及影響力,創新會「一年開銷好幾百萬」的辦公室運作現況,就似創業階段的作風。

創新會目前成員二十六位,會長邱俊男自信,未來在立法院創新會「將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力量」。

借來的辦公室

「短小精悍」的「新國民黨連線」(成員十四人)及民進黨立院黨團(成員十九人),也是不能輕忽的次級問政團體。然而因政治資源有限或意識型態特殊,未來在立法院中,「只能扮演權力分配過程中監督者的角色」。

新國民黨連線和民進黨立院黨團「小本經營」的作風,反映在兩個團體的辦公室運作規模。

兩個團體均倚賴成員繳納會費維持(新連線成員每年十萬,民進黨團成員每年六萬),左支右絀,經常鬧窮。以新連線為例,上個月一場公聽會,是與「民主基金會」合辦,「就像大學社團沒錢辦活動,只好找別人出錢,自己出力,」新連線立委李勝峰的助理蔡維仁打趣形容這種窘狀。

也因為窮,新連線和民進黨團的辦公室,至今都還是借來的。

靠台北市議會副議長陳炯松幫忙,新連線才借到忠孝東路來來飯店旁「溜公圳農田水利會」一間不到二十坪的房間當辦公室;局促一隅的會議桌,其實只是一張飯桌加一張長桌合併而成,開會時若成員全數到齊,幾乎擁擠地「連成一線」。

民進黨團辦公室,則是立委謝長廷爭取來的,借用立法院地下室一間十幾坪的倉庫改裝而成。因為容納不下十九位成員開會,黨團每星期召開例會時,還是另借立法院的委員公聽室。

建研會鴨子划水

除了辦公室都是借來的,兩個團體的辦公室助理也都只有三位,面對繁雜業務,經常「一人當好幾人用」。

新連線助理為了處理「長榮案」相關資料,連續數晚挑燈夜戰;身為最大在野黨的民進黨團助理,為了協助黨團立委議事抗爭,工作壓力今人心力交瘁。

至於「建研會」和「協和會」,由於成員不乏兼任重要黨職(建研會李宗仁為立委黨部副書記長,協和會廖福本為海工會副主任),或擁雄厚社會資源,倒像「鴨子划水」,都在檯面下發揮政治影響力。

建研會和協和會的辦公室均合併在團體成員的立委聯合服務處,會館助理也都只有兩名;這般運作規模和建研會、協和會本身「靜靜吃三碗公飯」的作風卻十分相符。

初夏雷雨乍停,立委朱高正在立法院辦公室內,以南北趕場演講後疲累嘶啞的聲音,一邊吃龍角散治喉,一面低聲勸說一位助理打消辭意;「今天晚上還要開討論會喔!」一旁另外有人提醒精神體力早已透支的朱高正。剎那間,彷彿辦公室內正散發出一種「中華社會民主黨」為了爭取年底二屆國代選戰勝利,以求「政壇翻身」而「賣命一搏」的氣氛。

一粒小砂看世界,不論立法院未來究竟是集思會、新國民黨連線、民進黨立院黨團「三分天下」;或者是其他次級問政團體競起的戰國七雄之勢,面對立法院未來政治生態變局,各次級問政團體展現經營政治的不同作風,似乎都可以在辦公室運作規模、附屬設施上,一一呈現印證。

本文出自 1991 / 08 月號

第06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