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接班、卡位、搶-立院生態學

文 / 林蔭庭    
1991-07-15
瀏覽數 12,300+
接班、卡位、搶-立院生態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立法院中庭的水池漏水待修,乾涸已多時,即使在滂沱大雨中,仍兀自一池的空盪。

但這絕不是立院生態的寫照。

老立委的影響力要到今年底才算真正洩盡,增額立委搶接班的動作,卻早已攪亂了這最高民意機關的權力之池。他們沛然的企圖心,更進一步往外氾濫,漫向執政黨和行政部門。

明年極可能召開的國民黨三中全會,將改選中常委;最遲後年要召開的十四全代會中,黨代表、中央委員和黨主席的權力結構也將改貌,必是執政黨各勢力全力一搏的決戰場。挾帶民意優勢的黨籍立委自亦企圖心旺盛。

任職執政黨中央政策會的梁世武,以個人立場分析,若每位立委的選票數保守地以五萬票計,本屆七十二位執政黨籍立委(不含僑選)即擁有近四百萬選票。但是目前只有資深的趙自齊和增額的謝深山躋身中常會,當選中央委員的增額立委也只占八名,立委有民意而無職權,與民主制度的內造政黨,相違甚遠。「立委這股能量沒有管道發散,就會成為一股亂源,」他擔憂。

院長寶座熱門目標

立院最大次級團體集思會的吳梓指出,十三全代會中,集思會成員無一人擠上中央委員,顯示黨中央對該會不無戒心。而另一次級團體新國民黨連線,一向力主黨內民主,十三全會時,連線成員趙少康和李勝峰曾拒絕起立推舉黨主席,以建立黨內民主制度,他們必將對此繼續強烈要求。

焦點轉回立法院。等不及梁肅戎年底最後一次敲下議事槌,讓出那雕花金褥的院長寶座,增額立委早已虎視眈眈院長出缺即將引起的一連串職務異動。

角逐行動目前仍限於鴨子划水,但一份競逐者名單也已呼之欲出。

一般瞭解,劉松藩最具院長相,謝深山則是頗獲推崇的人選。屬意副院長一職的還有饒穎奇、黃主文、洪玉欽、郁慕明、沈世雄、廖福本等人。洪玉欽、沈世雄、王金平都有可能接下林棟所遺執政黨中央政策會主委一職。至於饒穎奇一旦更上層樓,所留國民黨立委黨部書記長之缺,也將是多人爭取目標。

即連原屬事務官性質的立法院秘書長一職,因掌握實權,也已成政治性職務,多位朝野立委呼籲開放該職由委員兼任。過去多位立委卸任後,出任行政院與立院的協調工作,似乎矮了一截,相形之下,秘書長一職還算極佳出路。民進黨也主張增加一名副秘書長,保留給反對黨。

兼任國民黨中央政策會副主委的立委李宗仁透露,某次級團體亟欲推出秘書長人選,「希望藉此影響院長、副院長的決策,增加派系干預行政院的力量,這很危險。」

觀察立院形勢的人士更指出,國民黨各級黨部紛紛改組後,立委黨部一直未動,中央黨部副秘書長之一高銘輝調任行政院政務委員後,遺缺也遲遲未遞補,這些職位在年底立院大風吹時,都具有「調節水量」的功能。

集思會和華僑兄弟

正如任何選戰前一般,秣馬厲兵的同時,更重要的是「人和為貴」的結盟聯誼,這在立院的派系間尤其顯明。

火力最旺的集思會,招待所經常高朋滿座,主廚張媽媽的「酒食攻勢」政壇聞名。該會向來抨擊僑選立委制不遺餘力,但如今看上僑委的選票,極力延攬。五月間全院聯席會審查僑委會預算時,吳梓首發表感性演說,大大讚揚「華僑兄弟」,在座僑選立委無不拍手叫好。

色彩鮮明、經常如刺蝟般咄咄逼人的新國民黨連線,最近也喊出與黨中央和各派系「全面和解」的口號。連線健將李勝峰強調,立院的灰色地帶仍大有可為,至於死對頭集思會,「他們若敢來找我們,我們也敢被找,」他略帶草根氣味地說。

執政黨中央自然不樂見到立院派系自立性日高,一位政策會人士透露,秘書長宋楚瑜曾在內部會議中呼籲降低立院派系色彩。但是,包括李登輝、郝柏村和宋楚瑜在內的黨政首長,卻頻頻以派系為對象接見或邀宴,又表露了黨對派系「默許並乘勢運作」的心態。

不過,次級團體未必提供百分之百「團結就是力量」的保證。聯合報國會記者胡文輝舉劉松藩為例,以他的財勢、人脈,「一個人抵得上所有集思會會員。」

劉松藩早年為「立院十三兄弟」要員,如今與各派系保持等距和諧的關係,反而成為協調斡旋時的優勢。而他以現任副院長之尊,長期在黨中央和立委間累積了深厚資源,難怪他曾率言:「次級團體都是假的。」據無黨籍立委林正杰的瞭解,集思會五十名會員中,起碼有一半已被劉松藩拉走,「院長改選後,派系也將改組。」

金錢介入立院選舉的傳聞一直難以證實,但熟悉立院情勢的人都不否認這種現象。一位長期與立委接觸的國民黨中央人士無奈地說:「只要看看各立委的分量和其財力的關係,就知道當中奧妙了。」

提高發言分貝

至於以爭取輿論、學術界和弱勢團體等民間資源為主的民進黨,對立法院內部的權力拔河賽,基本上採觀戰態度。

民進黨立院黨團召集人鄭余鎮表示,該黨或許會以象徵意義推出院長、副院長候選人,但如想贏得選舉是「天方夜譚」。他不排除黨團十九票待價而沽,在國民黨各派系推出的候選人中,「選擇有利於反對黨生存空間者,給予支持。」

增額立委在院內爭奪資源之餘,更不忘極力提高對行政部門的發言分貝。除了結交行政官員、制衡決策過程,以換得若干政治資源,也有不少立委以入閣為志。

國民黨立委黨部副書記長黃正一表示,趙少康入閣對立院同儕刺激不小。由於郝柏村延攬趙少康為環保署長的理由之一是,他曾就這議題多次提案,直接間接造成近兩個月來立院臨時提案激增,由過去每天三、五件增為一、二十件。

儘管立法權高漲,但面對強勢的行政權仍有攻堅不易之苦。

動亂何時休?

與立委接觸頻繁的梁世武私下指出,以目前立院的幕僚、圖書水準和委員的專業知識,要與行政部門相制衡,猶如侏儒對巨人。而本身利益牽扯複雜的立委,面對手握財經資源分配大權的行政單位,往往也不得不低頭。因此,委員質詢官員時的疾言厲色,也不過是自卑又自負的一種心態反射。

在台灣特有的政治環境裡,立法院上有「國家認同」和「政黨對抗」之爭,下有「派系運作」和「金權政治」的權利競逐。這最高民意機關的「動」與「亂」,既非由今日始,也不可能以年底資深立委全數退職為終止。

本文出自 1991 / 08 月號

第06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