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試死節、納棺士比賽 日本掀「終活」商機

2040年將達死亡高峰
文 / 黃維玲    
2016-08-30
瀏覽數 114,100+
試死節、納棺士比賽 日本掀「終活」商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進場,赫然看到各式棺木一字排開。你湊近其中一具,發現裡頭竟然躺著一位老年人,這時他眼睛忽然睜開,笑咪咪地說:「滿舒服的,可以考慮。」原來他正在體驗「棺木試躺」。

你來到的,正是「試死節」展覽會。現場還有壽衣試穿、梳頭化妝及拍照服務,讓你預備好美美的遺照。走進大舞台,台上正進行「入殮」禮儀大賽,年輕的參賽者動作嫻熟細膩,一旁鋼琴及吉他將現場襯得更加寧靜。

以上場景聽起來或許有點詭異,但在老化快速、65歲以上銀髮族人口已超過14歲以下孩童的台灣,這種展覽將可能變得稀鬆平常。

在1∕4人口年齡超過65歲以上銀髮人口的日本,「試死節」已成了人氣最旺的展覽。2015年12月底舉辦的三天期間,吸引了200多家業者擺攤,參觀民眾超過2萬2000多人,包括不少年輕人。開幕當天還舉辦了史上首見的「納棺士」比賽。

這類展覽之所以盛況空前,跟日本人口結構的變化息息相關。根據統計,日本人口在達到1億2700萬高峰後,將在2050年跌至1億以下。以今年而言,預計有100萬新生兒出生,卻有130萬人死亡;到了2040年,每年死亡人數會攀至170萬,到達所謂的「死亡巔峰」,也為喪葬業帶來驚人的商機。

終活筆記本成籌辦後事根據

試死節大受歡迎,也顯示日本人面對死亡,愈來愈坦然了。

以往日本可不是那麼百無禁忌,過去從事殯葬業的大多是被社會排斥的「部落民」。2008年電影《送行者》以唯美手法,賦予納棺職業美學和尊嚴,一舉扭轉了大眾對殯葬業的拒斥和偏見,年輕人紛紛加入這個行業。

到了2011年發生311大地震、大海嘯,15000人被瞬間吞沒,更讓日本人開始正視一個大問題:我死後,誰會來安排我的葬禮,處理我的後事?

對於很怕打擾別人的日本人來說,答案是「自己」。

2012年電影《多桑的待辦事項》上映後,更吹起一股終活風潮:文具業者順勢推出讓長者回顧一生,交代後事的「終活筆記本」,一年內銷售10萬多冊;大型書店門邊都擺著「如何寫遺書」這類書籍。這使得終活、殯葬產業成為日本少見的朝陽產業,產值高達兩兆日圓(約台幣6300億元)。

殯葬業走向「薄利多銷」

就連科技公司也聞風而至,搶分一杯羹。兩年前日本雅虎推出臨終服務,Yahoo Ending:用戶過世後,雅虎帳戶會關閉,還會將用戶生前寫好的「最後郵件」發給最多200名親朋好友,並自動生成一個憑弔網頁。

不過這服務已在今年4月因消費者反應冷淡而收攤。倒是日本亞馬遜,有業者推出「僧侶宅配」,比傳統佛寺追思會收費少一半,五年內業績成長三倍,目前簽約合作的僧侶已達400名。

不過,就如同其他產業一樣,日本的殯葬業也備受「中國製」產品衝擊。儘管業者戮力創新,推出強調環保、由堅固的裝箱厚紙板做成的棺木,把價格壓低到50萬日幣,仍不敵價格僅有1∕3的中國製棺木。

此外,由於通貨緊縮和競爭激烈的雙重因素,以往動輒耗資200萬日圓的喪禮,價格不斷下跌。過去企業會幫主管支付隆重的喪葬費用,並派員工參加重要客戶的喪禮,現在不但企業財力大不如前,雇主和員工關係也不再緊密,加上愈來愈多日本人希望喪禮簡單就好,對拍攝喪禮DVD、雇用高級靈車等外加服務一概敬謝不敏,使得殯葬業雖然生機蓬勃,卻也漸漸走向「薄利多銷」的命運。

今天的日本,十年後的台灣。向來忌諱談死的台灣人,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會像日本一樣,變得從容坦然,而殯葬業則勢必有一番榮景和激戰。

本文出自 2016 / 09 月號

哈日新主張 風格就是商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全球焦點傳產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