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林垂宙變局中釐清定位

文 / 何亞威    
1991-05-15
瀏覽數 13,400+
林垂宙變局中釐清定位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要同時達成多重任務,固然是一種挑戰;當任務互相衝突矛盾時,取得協調與平衡更是挑戰,這也正是工業技術研究院院長林垂宙面臨的尷尬問題。

工研院在民國六十二年成立,屬於民間財團法人,但又是在國家政策下成立,成立之初,經費全數由政府支援;既官又民的體質,使外界對工研院如何「定位」,始終充滿疑問。

兩年多前,林垂宙接掌工研院,正好國內領導階層、產業環境都產生前所未有的巨變。過去工研院只要有政府支持,業務就可以順利推展;現在必須和民意代表、屬性與發展階段各異的中小企業打交道;林垂宙宛如導演,恰如其分地掌握住脈動,讓工研院說起時代的語言。

出掌工研院之前,林垂宙已經在工研院工業材料研究所工作八年,一上任就明白提出工研院的角色問題,例如:工研院從事尖端技術開發,豈不是和學校或其他研究機構打對台?工研院講求產品開發、製程改良,豈不是與民爭利?工研院用政府經費把開發出來的技術轉移到民間,成立新公司,豈不是圖利他人?工研院培育人才,推薦到工業界工作,受到業界倚重,豈不是謀利自己?

扣緊和產業界關係

檢視兩年多來工研院的軌跡,林垂宙很高興工研院暫時找到平衡。目前工研院定位在全院資源至少五0%用做中、長期的研究,短程研究不得低於全院資源三0%。

這項計畫並且透過掌握各所研究經費來源來落實,各所所長必須達成「二比一」任務,也就是每花政府兩塊錢做中、長程研究,就要另外找到一塊錢,接受產業界委任做短程及應用性高的研究或技術服務。以七十九年度為例,工研院七十二億元經費中,來自政府的有四十二億,民間二十八億,正逐漸接近「二比一」的比例。

工研院和產業界的關係也比較緊密起來,用專案,如筆記型電腦、高密度電視,與業者聯合開發,業界不但可以用較少的研發費用,取得整合性的技術;更重要的是開發過程中可以互相觀摩切磋,提升技術層次。林垂宙特別指出,聯合開發已是大勢所趨,工研院將一直做下去,「直到每家都夠大,都能獨立開發為止,」他說。

五月初才宣布成立的醫療器材發展專案小組,更是工研院應中小企業要求而成立的。成立之前林垂宙身先士卒,和廠商接觸,瞭解他們的技術層次,瞭解市場,並和衛生署、醫界出身的立委多次溝通。一位在工研院服務多年、歷經多位院長的行政人員表示,時代變了,以前的院長從不曾這麼辛苦,也從來不曾這麼平民化過。

少見的溝通長才

除了描繪出清楚的大方向外,工研院下每個研究單位都如同一個小王國,所長就是國王,呈現極端分權的管理風貌,林垂宙常常讓人「不覺得他的存在」。科技出身的林垂宙解釋說:「讓專業人員發揮專業貢獻,就是對對方最好的尊重,」這也是工研院歷來的傳統。

但在其他時候,林垂宙是相當「看得見」的。代表工研院企業文化的「ITRI第一」--ITRI是工研院英文名稱的縮寫,同時代表創新、團隊合作、尊重、敬業(innovation、teamwork、respect、industriousness);「第一」則是DE諧音,代表奉獻、卓越(dedication、excellence)--是他上任後經一年醞釀討論才成熟的。他上任後全院改為每週上班五天,最近又擬訂新的退休規畫,使工研院更能延攬科技人才。

林垂宙也是科技界少見的溝通長才,總是儘可能把工研院向外推。例如為了讓民意代表瞭解工研院,林垂宙常在立院休會期間,寫信邀請立委來院參觀;新聞媒體要報導工研院,他也會不厭其煩地解說工研院所扮演的角色。

有人因此批評他是「愛作秀」,但是與他共事多年的工研人卻表示,林垂宙或許是受國外工作經驗的影響,總是主動出擊,也常對外發表文章;只是因國內研究人員多半比較保守,林垂宙的作風才顯得比較特殊,但對於身負多重任務的工研院而言,溝通絕不可缺。

讓李登輝印象深刻

主動出擊甚至為工研院贏來國家元首的支持,工研院台北辦公室主任吳偉透露,林垂宙在材料所時,常把材料所搜集的日本產業發展資料寄送各單位,當時的副總統李登輝看到印象深刻;後來兩人在一次陶瓷展上正式見面,此後李登輝差不多每年都來工研院一次,而且都由林垂宙居間安排。

管理五千位科技人員不是件輕鬆的事,當台灣產業面臨的競爭愈來愈激烈,工研院扮演科技領導者和轉移者的角色愈來愈吃重,如何更有效地評估工研院各研究計畫的績效?如何著手基礎研究領先業界?林垂宙必須繼續領導工研院尋找最適合的位子。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