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醫好牙才有快樂童年

新北市.牙科 鄺懷德
文 / 王一芝    
2016-02-24
瀏覽數 71,050+
醫好牙才有快樂童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9點一到,遠遠就看到一位留著俐落短髮、披上白袍的中年女醫師,拖著行李箱、提著筆電,從操場跑道往保健室走來。

不辭辛勞 替偏鄉孩子看牙

她是2015年11月才獲得「新北市第四屆醫療公益獎」的牙醫師鄺懷德。每個星期四,她都會放著開在新店耕莘醫院對面的診所不管,開一個小時車,跑到烏來山上,替這些醫療資源缺乏的孩子看牙齒。

正當鄺懷德忙著把器械和藥品從行李箱搬出來擺好,校護曾雪瑩表示,烏來唯一的牙醫診所在衛生所旁,但晚上不看診,父母白天均外出工作,根本無法帶孩子看牙,以至於本來只是蛀牙,多演變到非根管治療不可。

直到鄺懷德固定上山來,孩子們的蛀牙狀況才得以控制,「她很親切,孩子們都和她很熟,不會害怕看牙,」林雪吟觀察。

「幸好有這台捐贈的診療椅,」鄺懷德指著看起來破舊、卻仍勉強堪用的診療椅說,除了洗牙和塗氟外,還能替孩子進行簡單補牙,只不過缺少X光機,嚴重的蛀牙,還是得請家長帶到山下的牙醫診所治療。

鄺懷德1986年從高雄醫學大學牙醫系畢業時,台灣的兒童牙科並不盛行,她到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看診兩年後,遠赴美國馬里蘭大學進修,第一次接觸到身心障礙的病患。

那個年代,台灣很多家長都把身心障礙的孩子藏在家裡,導致這些孩子的蛀牙情況非常嚴重,再加上牙醫師沒受過特殊病患的看診訓練,多半不願意接下身心障礙的孩童,能推就推。

20年前,一位父親苦苦哀求鄺懷德替他身心障礙的孩子看牙,雖然當時沒有移動式的診療椅,滿腔熱血的鄺懷德仍在克難狀況下,完成首次全身麻醉身心障礙孩童的全口重建。

「當時只想到替病患做點事,現在想起來才驚覺,很有可能被告,」她說,因為一般孩子看牙的配合度不高,更何況身心障礙的孩童。

身為天主教徒的鄺懷德,後來換到新店耕莘醫院工作,也成立身心障礙特別門診,讓求診無門的家長,就像攀到茫茫大海中的一根浮木。

這樣的服務更延續到她2008年自己開診所,成為中華民國兒童牙醫學會的創始會員。

鄺懷德的醫術有目共睹。一位自稱「一口爛牙又超怕痛」的病患說,去別家牙醫補蛀牙都要打麻藥,但鄺懷德不用,手腳很快,「我幼稚園到20幾歲,牙齒問題都交給她,家人也是。」

公益服務多 壓縮看診時間

只不過,想預約她的門診,真的很難,並非病人太多,而是她看診時間太少,公益服務太多。

不像坊間有些「嗜錢如命」的牙醫診所,10分鐘看完一個,一個早上就能看20、30個病人,鄺懷德平時只有週間下午和晚上看診。時間不固定,索性辭退助理,什麼都自己來,成為名符其實的一人診所,一天頂多治療十幾個病人。

「早上自己打掃消毒,看診時電話一響,先讓病人起身漱口,掛斷後再繼續治療,約診時間多長,我最清楚,」鄺懷德說,這幾年下來已運作順暢,有時病患消化不了,不得不拒絕過路客。

同班同學不只一次念她,病人一進來都是錢,怎麼把錢往外推?但鄺懷德不以為意。之前一位努力看診的同班同學結束工作後去泡溫泉,竟突然心肌梗塞過世,讓她十分感概,「賺那麼多錢沒有意義,應該走出診間,做一些好事。」

鄺懷德不只照顧偏鄉學童,也參與台灣路竹會、慈濟北區人醫會的國內部落醫療,照顧原住民的牙齒。

同時間,她也投入尼泊爾、柬埔寨、斯里蘭卡的義診。尼泊爾醫療資源缺乏,只要牙蛀及神經,唯有拔掉一途,看到他們如此可憐,「我不會講道理,只好參與義診、做志工,也算是對社會的小回饋。」

偏遠地區和海外義診讓她獲得無與倫比的成就感。儘管有時會被小朋友罵「壞阿姨」,但是看到孩子離開時開心告訴爸媽「牙齒不痛了」,就是她的最大安慰。

本文出自 2016 / 03 月號

小診所 大醫生100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