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馬習會公開透明的程度, 超越國際慣例

專訪陸委會主委夏立言 還原籌備過程
文 / 楊瑪利、林佳誼    
2015-12-18
瀏覽數 3,650+
馬習會公開透明的程度, 超越國際慣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馬總統2012年連任後就開始推動與習近平會面。但陸續提出碰面時機與地點,包括2013年峇里島APEC、2014年北京APEC、2015馬尼拉APEC,均無望後,外界原本已無法想像還有馬習會見面的機會。

就連負責推動的陸委會內部重要官員或了解台海情勢的外國使節等,都不敢想像這會是真的。

夏立言親自透露,直到預定要對外公布消息的前夕,他召集陸委會內重要幹部,先問他們覺得馬習會有無可能?當場所有人還異口同聲地說「不可能」。

不僅如此,在馬習會消息宣布前,正巧某國外交人員拜訪夏立言,詢問馬習會可能嗎?夏立言當然不便透露,但技巧的反問對方,得到的答案是「絕對不可能」。

成功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馬習會不僅各界完全不敢想像,執行起來更像是「不可能的任務」。直到2015年10月中旬,廣州夏張會結束後才成局的馬習會,由於極端敏感,就連陸委會內部,幾乎到10月底,包含夏立言在內只有四個人知情。要在最短時間內、用最少人力辦成,確實是件不可能的任務。

但這項無法想像、沒有可能的任務,在陸委會主委夏立言手上完成了。

夏立言是外交體系出身,曾派駐華府紐約、印度、印尼等國,當了一輩子外交官,馬習會可說是其公務生涯最重要的一次任務。這個終極考驗,各界打了成績單,褒獎雖多,批評聲浪也很尖銳。

對此,夏立言接受《遠見》專訪時表示,他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指政府黑箱作業。他強調,籌備期事前保密是避免消息提前曝光導致破局,這是國際外交普遍情形。

實際上,後來馬習前前後後多場記者會、新聞稿,還公布馬英九總統的會談全文,透明公開的程度,甚至已經超越一般國際會談的慣例。

究竟夏立言如何在各種不可能條件下辦成馬習會?幕後有什麼祕辛?對外界批評有哪些回應?以下是專訪精華: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這次馬習會重回第一次辜汪會談的新加坡,背後有什麼考量?

夏立言答(以下簡稱答):10月初廣州夏張會,我與張志軍主任建議在第三地辦馬習會時,很快就想到新加坡。

其實不久前,新任星國駐台代表黃偉權才對我當面提到,當年舉辦辜汪會談的新加坡海皇大樓,原本已計畫拆除,但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特別要求儘量保留。

於是我就想,為什麼不回到22年前大家會面的那個地點?張志軍主任也認為不是不能考慮,於是雙方才分頭回去請示。(編按:由於海皇大樓目前正在整修,因此後來馬習會選在香格里拉飯店舉辦)

10月23日我們派人過去北京,討論過程很順利,說明真的是水到渠成,雙方都有意願。

我方堅持將兩岸定位講請楚

問:這次馬習會的事前協商過程中,最大的困難關卡是什麼?

答:最大的難處就是馬總統要求一定要當面把兩岸的定位講得很清楚。什麼樣的兩岸定位呢?就是九二共識。這個九二共識是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他會講根據中華民國憲法的兩岸現況是如何、我們認為的一中各表是如何,他要把它講清楚。

但是大家都曉得,要在大陸領導人面前說出這樣的話,過去幾乎沒有。要在陸方面前講出中華民國,是他們多麼不願意的事情。同樣的,在大陸領導人面前講出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中華民國憲法,那是多麼困難的事情,他們會有多麼不樂意。可是我們非常堅持,這一點是大家談得最久的。

而對中國大陸的領導人來說,要在這種場合不去說他平常習慣的說法,也是很困難的事情。如果我們可以在他們面前講述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中華民國憲法,那麼當他們講述一國兩制、兩岸同屬一中、血濃於水、打斷腳骨連著筋,我們也要面對。

問:台灣民眾對陸方這種說法似乎較難接受?

答:大陸對台政策當然也要好好想想,為什麼這麼多年來台灣人愈來愈反中?當然我們內部有內部的想法,但是陸方的做法也有檢討空間。是否沒有真正考慮到台灣人的心理?當一個台灣人走出去,想去參觀聯合國,卻被拒於門外,他當然會很清楚感覺到那股敵意。

又如卡式證,當然台商、台生都很歡迎,因為很方便。只是這個政策有沒有充分的徵詢跟溝通?不管花再多力氣和時間爭取台灣民心,很多時候一個動作就可以破壞掉。

問:外界質疑習近平訪星主要是做國是訪問,我們卻是專程前往,是否有矮化之嫌?

答:其實不是馬習會搭配習近平訪星,這是外界的誤會。據了解,原本習近平是預計APEC之後,才要到新加坡做國是訪問。但我們希望早一點辦,不希望太靠近(總統與立委)選舉,對選情造成影響。在這個情況下,其實是他們做了調整,配合我們的時間。外界猜疑我們是為了選舉,絕對沒有為了選舉,是我們希望愈早愈好。

問:但國內有人批評馬習會事前黑箱作業,你如何看待?

答:我知道有很多批評指教,我也都接受。但是說我們黑箱作業,是我最不能接受的。

當年季辛吉假裝肚子痛跑到北京,促成中美建交。過去陳前總統也曾經上演過迷航之旅。又如蔡(英文)主席訪美、訪日,也不可能一一公布所有細節、全盤告知外界曾經見過哪些人。外界到現在仍不知她是否見過安倍(日本總理)。這些其實都是國際外交工作上很普遍的情形。

事前保密僅有四個人知情

學過外交的都知道機密外交與外交機密之不同,祕密外交大家都反對,可是外交有很多祕密,必須要保留到可以揭密的時候再公布。在事前處理過程中,不可能一邊處理一邊公布。必須要妥適安排,到時機成熟可以公布的時候,雙方約定好再一起公布。

而這次馬習會已經盡可能做到完全的透明公開。會後還公布致詞內容,按照國際做法來看,這其實是不應該的。

問:事前如何保密?

答:知道這件事情的人非常有限。一開始陸委會只有四個人負責作業,幾乎到10月底,都還只有這四個人知情。除了我以外,還有一位承辦的副主委、處長,以及我辦公室內的人員。

我們至少保密到公布前一天的晚上10點,確保讓它不破局。因為隨時公布,可能隨時破局。所幸後來幾乎都還是按照原定計畫進行。

問:晚宴後與李顯龍的茶敘有無事先安排?

答:事先連我也不知道。當晚我只覺得車隊從酒店出發要前往機場的時候,在街上一直繞路。當時我就大概猜到有異,對旁邊的人說,「怎麼新加坡愈長愈大了?到機場要開一個多小時?」不過一直要到下機後看到李顯龍的臉書,大家才證實。

問:馬習會後,陸委會方面是否規劃接下來將優先推動哪些具體措施?

答:最容易做到的是雙方互設熱線。現在副主委層級之間已經可以直接以電話或手機溝通,但這並不是符合標準的熱線電話。將來陸委會主委和國台辦主任間的熱線要怎麼架設,我們要規劃研究。

另外,專升本也是習近平當場有明確交代的事項。這一項我們會更積極來推動。

問:你如何評價這次馬習會面的意義?

答:國際上來看,會覺得台海是更和平的區域,台灣的國際地位也會因媒體大量曝光而提升。兩岸來說,我覺得最難能可貴的是,雙方領導人可以這樣務實、成熟、穩重地看待彼此,過去這是不可想像的事情。

問:你個人對於本次馬習會的最大感受是什麼?

答:我這次最大的感受,就是雙方領導人都可以用一個很成熟、很務實的態度來面對彼此。

問:如何評價這次馬習會的籌備工作?

答:11月7日馬習會,11月3日才對外宣布。一直到可以宣布的那一天,我把陸委會內重要同仁全部找來,先問他們覺得馬習會有無可能。當場所有人還異口同聲地說不可能。

馬習會前不到一個禮拜,有某國代表來拜訪,剛好問到是否有可能馬習會。我反問她覺得可不可能,她回說「絕對不可能」。所以後來消息宣布後,我還特地打電話給她致歉。

我們在這麼多人都認為沒有可能性、能夠處理的時間這麼短、能夠處理的人員這麼少的情況下,把任務辦完,雖然也有一些缺失,但可以說是瑕不掩瑜。

2015年12月

馬習會全程紀實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全球焦點兩岸要聞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