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鼻屎大的視野

人文與政治之間
文 / 張作錦    
2015-11-30
瀏覽數 7,400+
鼻屎大的視野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中華民國前外交部長陳唐山,於2004年曾鄙夷新加坡是「鼻屎小國」,這事在國際上引為笑談,新加坡人更是義憤填膺,但星國不計前嫌,再度為兩岸和平盡力。想想看,馬英九不願去大陸,習近平不會來台灣,兩人若想見面,除了華裔人口占75%的新加坡之外,還真不容易選到合適的地點。

新加坡誠然很小,土地面積和人口約略相當於台北市,既不產石油,也缺乏天然資源,但國民平均所得高達6萬1047美元,高於美國和瑞士,是世界第三富國。而台灣僅2萬1254美元,我們指人家是「鼻屎小國」,反映出自己的「鼻屎視野」。

現在台灣很多年輕人爭著去新加坡打工了。網上報導,新加坡有一「招募幼兒教師計劃」,以「相同的工作、相對高的待遇」為號召。月薪新加坡幣2000元以上,合台幣4萬8000多元,在台灣只能期望22K的青年人,會選哪個地方?

「世界是平的」,人才和人力本是相互流動,我們不忍、也不能說這些人是「台勞」。但是擔任過經濟部長和經建會主委的江丙坤,很多年前憂心台灣的經濟發展,就很懇切的告誡過:台灣人民再不努力,將來會出國做「台勞」。

什麼叫「努力」?想想台灣在創造經濟奇蹟之前,在成為亞洲四小龍之前,大家每週工作六天,什麼樣重的髒的活都是自己動手。而現在呢?我們2015年全年休假115天,幾乎是365天的1/3。而粗重活自己都不做,要請外人來替我們做。

我們當年努力的目的,是要過今天較好的生活,苦力活誰還要幹?不幹苦力活當然可以,但我們要努力於高端的、科技的生產事業,台灣才有前途。

目光短淺,國家危矣

但是,今天台灣的政治和社會環境,能吸引外國企業前來投資嗎?能鼓勵本國企業進行擴展嗎?當全世界都睜大眼睛想從中國大陸崛起的紅利中分到一杯羹的時候,我們卻「逢中必反」,封鎖了與大陸經濟連接的ECFA後續談判。就憑這兩點,說我們目光短淺,冤枉嗎?

馬習會後,馬英九返國,在飛機上跟記者聊天說,「習近平生肖屬龍,六名隨員中五人屬虎,包括我在內也屬虎。」結果台北某些「特定」政治人物和「特定」媒體,一口咬定馬英九自謂是習的隨員,這是矮化台灣和台灣人民。這樣的心態,可笑之極。

馬習會後,兩岸要維持怎樣的關係?在國際上會發生何種的影響?我們要怎樣藉此機遇,爭取自己的權益、鞏固自己的地位?大家都不談這些,只檢視馬英九有沒有說是誰的隨員。

嗚呼!鼻屎大的視野,國家危矣!

本文出自 2015 / 12 月號

吃不起的未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政治評論兩岸要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