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把蘭花變保養品,發揮農業最大價值

傳產轉型3 〉聯威國際 逆勢突圍
文 / 高宜凡    
2015-11-30
瀏覽數 19,950+
把蘭花變保養品,發揮農業最大價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他原本是農夫,每天跟茶葉與蘭花為伍。如今公司推出的每種化妝品,劉青山都是第一隻試用的白老鼠,肌膚狀況明顯改善。

農業怎能跟化妝品扯上邊?且聽他說個分明。

高山茶農熬成蝴蝶蘭冠軍

從小在阿里山長大的劉青山,種植高山茶超過30年,在海拔1300公尺的嘉義縣番路鄉老家,擁有5公頃茶園,每天可欣賞著名的「阿里山雲瀑」美景。

劉青山回想,阿里山公路被當地人稱為「麵粉路」,因早年政府號召民工開墾,雖然沒薪水,但可獲得美軍援助的麵粉,「大家笑說那是用麵粉換來的路。」年紀還小的他常跟著父親上山,自個兒在工地旁玩耍。

但劉青山發覺,高山茶仰賴人工採收,每公斤價格上千元,長年局限於小眾的老人茶市場,不僅難以打入大眾市場。「就算出口,老外也不懂什麼回甘或茶香,不知道你在講的fu!」

1996年,他接觸到台糖培育的蘭花,覺得美是舉世認同的普世價值,不用對消費者花多少教育成本,決定投入。

默默練了十年功,劉青山從外行人變成蘭花達人,不但屢獲台灣蘭展評選獎項,每年加上契作,可透過上萬坪的溫室蘭園,銷售逾20萬株蘭花到世界各地,創造上億元年營收。

他還進駐政府規劃的蘭花生技園區,自設組織培養室和研發中心,從育苗、盆花、裁剪、後段加工,都能一手包辦。

可惜好景不長。儘管台灣身為全球最大蘭花出口國,近年接連遭遇中國大陸移轉技術,與花卉王國荷蘭的強力競爭,加上同業削價競爭,不斷走下坡。

更大困難還在後頭。2008年金融海嘯期間,最重要的香港大客戶突然病故。一株蘭花從育苗到出口,長達四年,所以那次影響不只該年訂單,等於後面三年也白種了,損失之大可想而知。

「台灣農業真的要重新思考,不要老跟人家一窩蜂,或只做半成品!」談到蘭業由盛轉衰,劉青山有感而發。

經過近兩年苦思,他決定更聚焦經營,把原本超過300樣的蘭花品種,縮減剩下十個獲利能力最強的品種。

其次,他打算讓蘭花脫離觀賞用途,開發高價加工品,把蘭花從美美的裝飾藝術,升級為具備醫美療效的高級保養品。

從農轉時尚 探索新出路

於是過去七年,劉青山又回到以前從茶葉轉戰蘭花的練功日子,一路委託海洋科大、屏東科大、嘉南藥理科大、工研院生醫所等,對蝴蝶蘭功能性進行研究,還找上台大醫師邱品齊進行人體實驗,並將結果送到美國AMA實驗室測試,證實效果。

好不容易挨到2015年底,由台灣蝴蝶蘭培育成的「Lan Vece」保養品,終於上市。

中衛發展中心生活產業部總監張淑華觀察,聯威具備從培育蘭花、萃取原料,到製作加工的完整能力,是國內少見擁有一條龍營運的農企業。

不過,進入競爭激烈的化妝和保養產品市場,聯威亟需差異化行銷與通路布局。張淑華建議,近年保養品市場出現「向下」趨勢,高階品牌開始提供更平價的子品牌與開架商品,希望獲得年輕族群青睞,因此,縱使聯威主打專業醫美功能,仍須開發大眾化的入門產品,避免曲高和寡。

透過中衛中心輔導,聯威決定以「台灣蘭花的生命能量」「與時間深度對話的花穗」「優雅的生命樞紐」定調品牌內涵,陸續開發洗顏、面膜、精華液、隔離霜等產品,滿足不同消費群。

劉青山坦承,從傳統農業跨入保養品市場,這幾年少不了旁觀冷眼,親友質疑他到底在忙些什麼?更有從事面膜產品的朋友笑他,何苦花這麼久開發原料與出國認證,市面上一堆化妝品都掛羊頭賣狗肉,「有寫的(成分)都沒放,沒寫的都有放,」早是行之有年的業界慣例,沒看過像他這種「玩真的」傻瓜。

面對質疑,劉青山總是反駁,「我不只想做好一個產業,更希望帶動一種效應!」的確,台灣需要更多像他這樣勇於跳出來的傻瓜。

本文出自 2015 / 12 月號

吃不起的未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經濟傳產投資理財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