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客製線上訓練課 比私人教練更即時

全球市占第一運動手環 Fitbit
文 / 鄭婷方    
2015-11-20
瀏覽數 7,500+
客製線上訓練課 比私人教練更即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近幾年來投入穿戴裝置的企業很多,但Fitbit此舉,代表著在眾多競爭對手中,搶下全球第一的市占率,成為穿戴大王。

Fitbit共同創辦人兼執行長詹姆士.朴(James Park),上市時還沒40歲的他,站在紐交所前,意氣風發地說,「別說我們是穿戴式裝置公司,我們更大的使命是幫助人們活得更健康。」

他總是說,Fitbit的定位是健身服務公司,只是剛好從穿戴式裝置做起。

幾個月前,愛好新科技的美國總統歐巴馬,接待愛爾蘭總理時,被眼尖媒體發現,手上就戴著Fitbit最新推出的智慧手錶Surge,他也立刻成了最佳代言人。

Fitbit色彩斑斕,可以記錄心跳、卡路里消耗、睡眠品質, 究竟有何魔力,讓歐巴馬也埋單?又憑什麼在大廠重兵集結推出智慧手環之時,仍能殺出一條血路,繳出驚人的獲利數字?

回顧Fitbit歷史,2007年開始以平凡無奇的計步器起家,在創業第三年、2010年時出貨量僅20萬台,2012年才開始做智慧手環,打開市場,從最低60美元做起,直到2014年,各種等級的手環、手錶產品已衝破1090萬台出貨量,五年內成長了50倍。

同時,Fitbit也在2014年正式轉虧為盈,毛利達五成,獲利超過1.3億美元。

2015年上半年,當投資人眼見Apple Watch要上市,質疑Fitbit是否還能繼續成長,甚至不少人預言末日將至,但結果卻讓眾家分析師跌破眼鏡。

雖然蘋果手錶,噱頭十足,一季之內就賣了超過300萬台,但Fitbit卻仍然穩居龍頭位置,更創下銷售歷史紀錄。

仔細解密Fitbit的成功,關鍵絕不是硬體規格有多強,而是後頭的軟體與服務,牢牢綁住消費者,這正是台灣最需要學習的。

只做健身相關 支援各種平台

今年39歲的Fitbit執行長詹姆士.朴,韓裔美籍,跟許多傳奇創業家一樣,從哈佛資工系輟學,曾經好幾度創業,直到2007年因為看到各式各樣感測晶片的可能性,才與伙伴一起創辦Fitbit。

到底Fitbit為什麼成功?詹姆士.朴總是這樣解釋,「我們非常專注健康、健身市場,不去做燈泡、也不做手機,專注是成功的原因。」

的確,Fitbit跟大多數推出產穿戴式產品的公司相比,更加深耕在健身、減重市場。

他們擁有豐富的產品組合,有給一般人日常使用的,也有針對重度運動用戶的穿戴式產品,並在部分旗艦產品中,增加了全日監控心跳及GPS功能,涵蓋60到250美元的產品線,想更全面滲透大家的生活。

拿Fitbit與全球幾家最有話題性、銷量最好的穿戴式裝置相比,例如專攻平價市場的小米、強調生理數據精準度的Garmin,都有些區隔。

Fitbit也是唯一一家只做健身智慧裝置產品的公司,而且同時支援全系列平台,不論是用蘋果iOS,還是Google Android抑或微軟的作業系統都能順利連接。

想一想,當消費者買了智慧手環開始,如果只是冷冰冰的告訴消費者睡多久、走多少步,那用戶大概用了一週就丟在一邊,沒啥趣味。但Fitbit強調的是,只要戴上產品,就像擁有私人健身教練一般,想把軟體與服務做到極致。

依數據量身打造 推薦適合運動

研究物聯網產品深入的HWTrek執行長王仁中分析,Fitbit是下一代商業模式典範,當消費者既購買硬體時,同時也購買提供的服務,智能硬體公司賣產品,更要經營服務。

戴上Fitbit經典款的Charge HR手環實地測試,安裝手機App軟體,會先請用戶輸入身高、體重、及想達成的目標,接著手環會記錄心跳、行走步數、爬樓梯狀況、卡路里消耗、睡眠品質偵測,亦可手動輸入飲食。

除了紀錄,消費者還可加入任何朋友、或與同樣使用Fitbit的陌生人,一起來場健身競賽。

王仁中進一步解釋,Fitbit把收集到的健康數據變得有價值,會不斷去幫用戶分析,並推薦使用者應該做什麼運動或訓練,而不是單純的追蹤器。

Fitbit投入的研發費用也很可觀,以2014年而言,費用超過45億台幣。

從員工組成,亦能窺見Fitbit絕非單賣硬體的公司,整個工程團隊有高達2/3是軟體工程師。

另外,他們2015年併購個性化健身教學軟體FitStar,不管用戶想瘦身、鍛鍊肌肉、肢體柔軟度等都有相對應的線上教練課程,強化使用者黏性。

詹姆士.朴提到,Fitbit追蹤用戶的身體數據,幫助人們更了解自己,但下一步則要做個人化的訓練服務,而這些服務,都是依照個別用戶的身體實際數據量身訂做的。

其實,Fitbit創業過程並不順遂,詹姆士跟合伙人費里曼(Eric Friedman)一開始找錢就是問題,很多時間,他倆就拿著塊陽春電路板,還有個木盒子到處介紹,卻無人聞問。

他們也到亞洲來遍尋生產製造伙伴,踏破鐵鞋無覓處,才終於找到組裝廠,總部在新加坡的偉創力,幫忙生產。

那時候,詹姆士甚至還跟一個俄羅斯人談判,花了2000元美元買下他們想要的名字「Fitbit」。根本沒人想到、技術並不特別困難的健身追蹤器,能成為熱門商品,也沒人想到Fitbit能變成一家市值近百億美元的公司。

觀察詹姆士.朴,總是一貫冷靜沉著,說起話來有一絲靦腆,回答問題平鋪直敘居多,面對投資人對於穿戴式市場的質疑,他總是平淡地說「如果你不懂我們,那請不要投資。」

然而,一路而來,他也遇上不少伯樂,包含軟銀、高通等大咖企業都是投資人,其中早期投資人軟技創投合伙人克雷維(Jeff Clavier),最愛分享的就是他使用Fitbit健身追蹤器後,一年內減了30磅體重。

不論有再多的人唱衰穿戴式設備只是曇花一現,《美國醫學協會期刊》更提出悲觀數據,超過一半的人最終會捨棄健身手環。但Fitbit已寫下自己的傳奇,未來會有更多像Fitbit以創新、服務,異軍突起的公司出現。

專門研究物聯網、Gartner副總裁兼王牌分析師杜利(Jim Tully)指出,「多樣化、客製化,服務為王的時代已來臨,大家都該去認知新創公司的價值及重要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全球焦點國際財經經濟科技傳產創業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