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吳清鏞:掌握數據與管理, 行政不再是苦差事

宜蘭縣前教育處長、東莞台商子弟學校校長
文 / 李雅筑    
2015-10-28
瀏覽數 8,550+
吳清鏞:掌握數據與管理, 行政不再是苦差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問題是,動輒大費周章的評鑑,真的能找出問題嗎?是否有更簡便又有效的評鑑方式?

宜蘭縣前教育處長,目前擔任東莞台商子弟學校校長的吳清鏞,就有不同辦法。

讓評鑑制度回歸平時考核

今年58歲的他,行政經歷30多年,師專一畢業分發到國小任職,上班第一天便成為主任,一路以來,他無時無刻都思考:如何用聰明方法做教育行政?

他發現,所有的數據填報都是為了反映學生的學習,善用數據是唯一法則,「數字會說話,最客觀!」

當他擔任宜蘭高中和羅東高中校長期間,每年請大考中心提供學生在學測和指考的作答情況,做為課程修改或教學設備翻新的依據。

當他成為教育處長,更展現數據管理能力,建置出「宜蘭縣基本學力檢測網」,掌握宜蘭4萬5000名學生的學習狀況,首創客製化的補救教學,及時發現學生的學習盲點。

後來他進入大學進修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比誰都明瞭,教育必須因材施教,每一個孩子都是獨立個體,需要有不同的學習方法。

他認為,學校和教育局處必須協力建立學生的學習資料庫,才能避免行政雜亂無章,或重複填報數據,簡化行政工作。

至於訪視評鑑,他認為,相較於四年一次的校務評鑑,落實平時的考核,統整數據資料,才是真正的評鑑。

在上任教育處長前,吳清鏞就自己規劃路線,花了7天跑遍宜蘭上百所中小學,上任後一星期,他召集校長開會,立即點出各校的辦學問題,要求改善,讓在場的人都大吃一驚。

之後四年任期,他停辦校務評鑑,取而代之的是平時考核,他帶領副處長、科長和督學等12人的團隊,每校至少去五次,就連例假日也不例外。「只要進入學校3分鐘,我就知道學校辦得好不好,」他說。

他怎麼看學校?首先,繞校園一圈,檢視整體環境和設備等,像是草皮、雕塑或噴水池的維護,教室內的整潔度,甚至是走廊牆壁上是否長小樹,也是觀察重點。

訪視過程中,他勤做筆記。《遠見》採訪當天,他打開電腦檔案,每所學校有幾十項的考核紀錄,包含時間、地點和照片,後方寫著「傳達室後方鐵門故障,恐怕影響車輛進出」「校園裡死了五棵樹」等,項目之詳細,讓人嘆為觀止。

教學面的訪視他也不馬虎,方法是待在學校至少半天,觀看老師的上課狀況。他認為,如果全校有六成以上的老師是使用投影片上課,便大有問題。「是老師自己製作?或是僅用書商提供的教材?是否有符合學生的需求?」

培養宏觀視野與整合能力

吳清鏞親力親為,加上嚴厲和一絲不苟的態度,開始有人主動通風報信。

有次,他聽聞一名校長時常蹺班,他便突擊查看,那時各處室主任都出來接待,唯獨校長不見人影,半小時過後,也都沒人提起。接著他到10分鐘車程外的分校,校長也不在。

當晚8點,不知道吳清鏞已經到分校探訪過的校長,打電話致歉表示,因分校有急事,所以沒在本校。吳清鏞馬上揭穿謊言,之後等校長任期屆滿,便沒獲聘連任。

有一年,颱風過境宜蘭後,有學校報災損,想補修禮堂的水管斷裂。吳清鏞拿出資料,打電話請校長到辦公室指出,早在暑假開學前的訪視,那個水管就有斷裂痕跡。

吳清鏞不禁斥責:「學校平時疏於維護,若要申請災損,可能要先記過才行。」

每三個月,他彙整評鑑團隊的考核資料,仔細分析各校的辦學成效,完成考核作業。「在核定經費的考量上,我就有一把尺,這些數據不僅證據確鑿,也最接近真實面。」

面對許多老師爭取教學和行政應分開,他表示,除了人事和主計可試著小校集中設置之外,老師也應有完成行政工作的能力,不僅要走出教室,也要與行政人員和社區互動合作。

「行政減量的關鍵還是在得懂得掌握數據和管理訣竅,」吳清鏞以自身經歷證明,行政不是件苦差事,而能帶來宏觀視野與分析整合能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2年國教高等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