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郵局、銀行鬧「三缺」,發出大規模徵才令

《遠見》直擊 五大產業慘況〉金融業現場〉全台金融機構
文 / 林佳誼    
2015-09-30
瀏覽數 27,300+
郵局、銀行鬧「三缺」,發出大規模徵才令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金融業究竟有多缺人?今年從年頭到年尾,包含國泰、中信、華南等公、民營金控,連中華郵政,都紛紛發出有史以來最大規模徵才令。

金管會年初調查估計,去年金融從業人員增加了2.8萬人,今年還要再多招4.18萬人。其中單是壽險龍頭國泰金,就一口氣要招收近7000人。總經理李長庚還說,這樣的徵才「還要持續好幾年」。

金融業徵才熱度持續到5、6月畢業求職季期間。根據104資訊科技調查,按「職務」別,「財會∕金融專業類」是今年對社會新鮮人「人數需求成長最多」的業別,年增幅達57%。

若按「產業」別區分,金融業也是今年對社會新鮮人「人數需求成長最多」第二大產業,年增幅31%,僅次於住宿/餐飲服務業的37%。

即便下半年景氣轉趨低迷,全台頻傳裁員、無薪假,但卻無阻金融業徵才。華銀、中華郵政10月雙雙要進行歷來最大規模招考。

「搶人大戰每天都在開打,」在金融業人資部門有20多年經驗的新光金控人資長吳惠玲就說,台灣金融業近年加速開放業務,又積極開拓海外市場,業務流通增加也帶動人才的移動。所以現在人才戰不只是跟同業競爭,還是區域間、國際間的競爭。而且「從高階到基層,沒有一個不缺。」

此外,「銀行的產品線愈變愈多、通路也愈來愈多」,也是人才供應不及的主因。今年銀行、儲幹徵才人數均創新高的玉山金總經理黃男州在公開招募時指出,從海外布局、數位金融、財富管理,到企金與信用卡,金融業務都需要人力才能推動。

進一步分析,目前金融業最缺三大類人才。

1.缺理專〉

財管大餅看得到吃不到

首先,缺額最多的要屬理財專員。近年投資宏達電失利,亟欲招兵買馬開拓營收的新光金,就苦於財管徵才人數未達目標,上半年淨手續費收入成長低於預期。

今年初新光金旗下的新光銀行,因去年財富管理業務手續費收入達18.4億,較2013年成長8.8%,與新光人壽曾大張旗鼓移師香港,擴大合辦激勵大會,許下今年財富管理收入成長20%、挑戰20億元目標。但要達標,新光設定今年理專要招募400位,財富管理主管要80人,合計480人。

因搶人不易,新光金控副總徐順鋆在8月底第二季法說會透露,主管要80人只來42人,理專人數也不夠,加上新進人員還未能發揮戰力,無奈將今年財管手續費收入,下修至與去年持平。

吳惠玲更察覺過去一年來理專挖角有變多傾向,私下向同業打聽,發現「每一家都說缺,都在搶理專。」

台灣銀行多達39家,極度飽和、競爭,各類業務普遍利潤微薄,唯有財管手續費是少數還能維持兩位數字增長,是重要成長引擎。

雖然現在是數位金融時代,甚至已有機器人理專問世。但實際上,在財管市場主攻的高資產族群客層中,理財專員還是不容取代。資產分配、風險評估,都需專人建議。

一般銀行高資產客戶門檻從300萬起跳,往上還有千萬族群。這類客戶的理專少說要十年養成期。可是有經驗的理專實在不多,「有時候好不容易找到幾個,又會被同業挖角。」

2.缺專才〉

銀行數位轉型卡卡

但從人才供給面來看,最付之闕如的是兼通數位與金融的雙專長人才。

因應Bank3.0時代,無論是銀行、保險或券商,今年以來都先後把數位金融部門獨立。不少人以為,這股數位金融浪潮將衝擊傳統分行價值,導致金融從業人員失業。但中信銀總經理陳佳文認為這根本「不用擔心」,銀行從業人員規模仍會持續增加,只是工作內容有所改變。

黃男州提到,數位銀行來臨後,具備金融與資訊兩種專長的人才會很吃香,也是未來銀行最需要的人才。

只是數位金融是全新領域,業界一窩蜂湧現人才需求,成了金融界人資主管最頭痛的難題。

談到數位金融人才,吳惠玲就連說兩聲「很難找、很難找」。新光銀今年成立數位金融部預定年底前30人。但包含內部轉調與外部招募,目前只找到十多位,「這是新領域,市場上人才不多,只要有一點經驗,基本上就很歡迎。」

3.缺戰將〉

打亞洲盃只能派新兵充數

而若從人才需求質量來看,最難找的則是有開拓市場能力的海外戰將。

台灣金融業競爭激烈,各大金控在金管會鼓勵下,積極走出海外打亞洲盃,但也面臨人才荒窘境。國銀設點最多的東南亞及大陸,前者缺乏熟悉當地語言文化的人才,後者則是經常遭遇挖角。

以去年海外獲利占比約六成的兆豐銀為例,近年招考九職等都註明要簽約外派,違約須賠償,顯示外派需才孔急。行內主管透露,兆豐海外業務以企金為主,現在最缺的就是有徵授信經驗的人。

為了搶人才,各家金控紛紛到校園綁樁,每年招募活動愈來愈早起跑,實習計畫時間也愈拉愈長。新光銀今年甚至專門針對應屆畢業生推出長達三個月的計畫,3月~5月實習,6月回校畢業考,最後有多達七成五的學生,畢業後就直接到新光上班,成效不錯。

從正面角度而論,這意味現在應徵金融業儲幹(MA),不愁沒有晉升、外派機會。中信金總經理吳一揆就說,「過去中信MA外派海外的比例達四成,未來還會更高,且二兵占少校缺的情況現在會很容易在中信出現。」

只是既然待遇優渥、晉升又快,為何海外人才仍如此難覓?

實際上,許多金融業員工都普遍批評,「銀行人資招募時很愛畫大餅,但常常進去後發現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

金融業外派年薪雖然動輒開出100萬、200萬元,看似誘人,但是各項加給津貼名目,多半有資格限制,往往七折八扣算下來,外派與國內待遇相差不如預期那麼多。譬如派駐南美,三年返台機票僅兩張,親友探視僅補助直系家屬,等於是「單身歧視」。

一位不願具名的公股行庫員工私下毫不留情地說,行內高層想說服人才深入柬埔寨、緬甸、南美、南非等落後地區賣命,「重賞之下哪怕沒有勇夫?」「但如果津貼補助每樣都和員工計較,難怪會找不到人!」看來,要解決人才荒,企業還是得說到做到。

本文出自 2015 / 10 月號

消失中的上班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經濟金融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