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38年來首位亞裔主席,康樹德憑什麼?

遠見高峰會系列報導之2〉泰國外商聯合總會主席
文 / 王怡棻    
2015-08-31
瀏覽數 14,950+
38年來首位亞裔主席,康樹德憑什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7月下旬,世界台灣商會聯合總會舉辦年度理監事聯席會議,現場匯聚數百位筆挺西裝、打正式領帶的台商。其中,理著平頭的泰國外商聯合總會主席康樹德,在人群中特別顯眼。

中場休息短短10分鐘,不斷有人趨前與他打招呼、寒暄幾乎一刻不得閒。在台灣「康樹德」這名字不為人熟知,但只要到泰國,不只台商對他知之甚詳,在任何一個外國商會問起「Stanley Kang」(康樹德英文名),熟悉者都不在少數。

首位亞裔主席 「台灣之光」

康樹德是泰國外商聯合總會成立38年來第一位亞裔主席,僑界把他視為「台灣之光」。泰國外商聯合總會是泰國外商的代表,也是政府與外商聯繫的主要管道。這個1976年成立的組織,下轄36個商會,會員加總超過6000人。

外商聯合總會主席不只要定期與工業部、經濟部開會、提供建言,泰國政府有任何新政策要推行,外商聯合總會都是不可或缺的諮詢對象。它堪稱是最「直達天聽」的民間組織,比許多國家駐泰代表處的影響力還大。

也因此,外商聯合總會的主席職位非常競爭,連副主席的職位每次都有四、五個人出來競選。

「過去泰國外商聯合總會主席一直是由歐美人士擔任,Stanley能脫穎而出,非常難能可貴!」亞洲台灣商會聯合總會名譽總會長賴燦賢表示,要擔任主席要英文、泰文好,還要有領袖魅力,沒有兩把雙子很難勝任。

早在康樹德成為泰國外商聯合總會主席前,已多年擔任泰國台灣商會副總會長,在泰國僑界幾乎無人不知。「每次請他協助,他總熱心幫忙,我們辦活動,他有時間都會出席,幾乎是有求必應!」外貿協會曼谷台貿中心主任戴治國豎起大拇指說。

與康樹德認識超過六年的戴治國回憶,每年曼谷台貿中心會舉辦貿易洽談會,從台灣組織企業團來泰國拓展商機,康樹德都會積極協助牽線,邀請泰國本地廠商與會。廠商有任何關於泰國投資、法規、政策上的問題,康樹德也非常樂於協助解答。

日前經濟部辦理「2015越南泰國電子商務合作訪問團」,由網家董事長詹宏志帶了一群網路新創企業家到泰國、越南走訪。康樹德就大力邀請了多位貴賓與重要廠商與新創企業家交流,會後雙方都覺得收穫豐碩。

作為外商聯合總會主席,康樹德時常接受媒體採訪,幾乎每週都能看到相關新聞。「不論被問到什麼問題,他總是能侃侃而談,言之有物,」戴治國表示,康樹德不只對自己所屬的產業了解,對整體經濟情勢以及其他產業的發展都有下功夫研究。

13歲赴泰 回台念大學

今年48歲的康樹德,為何能在泰國崛起?開放的環境與教育,養成他對多元文化的包容,應該是關鍵。康樹德出生於台灣,父親是早期遠東紡織技術人員,當時泰國要大力發展紡織業,延攬康樹德父親到當地工作。因此年僅13歲,還懵懵懂懂的康樹德,就跟著父母移民泰國,進入美國學校就讀。

「一開始我英文不好,泰文不懂,還不知道上課規則,」康樹德回憶,在美國學校上課,學生就像台灣的大學生一樣,是隨著課堂換教室,不像台灣是一間教室坐到底。結果前兩、三天,他只待在同一間教室,同樣一堂課上了好幾次,才發現自己搞錯。

雖然一開始時常出糗,但主動積極學習他很快就適應了新生活。畢業時,當其他同學大多選擇去美國、歐洲繼續學業,康樹德卻決定回台灣讀大學。

「一方面想在亞洲發展,此外,台灣是我的家,離開五年其實很想家,」他娓娓道來。後來他以僑生身分進入台大機械系。

當時台灣民風純樸,能進台大的多是用功念書的乖乖牌。但康樹德在美國學校過慣多采多姿校園生活,懂得「怎麼玩」又有領導力,很快就成風雲人物。羅文嘉、吳志揚、馬永成等政治人物都是他當時結識的朋友。

台大椰林大道舞會、醉月湖划船,文學院前拋繡球等傳統活動,康樹德當年都是主要策劃者。在他就讀大學時期,正巧也是野百合學運風起雲湧那幾年。

當時大學生抗議國民大會代表自行通過延長任期,發用一連串示威、靜坐、包圍,要求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一向熱血的康樹德當時就是台大僑生代表,三不五時就拿「疑難雜症」與校長溝通。

有一回泰國台大校友會邀請孫震與會,他一看到康樹德就親切地說:「你是會場中,我唯一在當校長時就認識的學生呦!」因為當時,幾乎所有校園活動都有這位僑生的影子。

DJ變跨國業務 踏遍三大洲

康樹德不只在校園出鋒頭,下課後的生活也多采多姿。那時他留著一頭桀驁不馴的長髮,晚上去當DJ,當時的DJ同事包括藝人任賢齊。他與滾石等唱片界聞人是好麻吉,熟到連當時初出茅廬的黃舒駿想出唱片,都向他請教門路。康樹德雖然不是傳統價值觀下的好學生,但在學生時代已經展露領導天分。「我常說,我的人生是倒著走,總是跟一般人不大一樣,」他笑著說。

然而因為父親去世,康樹德決定回泰國發展,以方便照顧母親與妹妹。因緣際會下,進入當時泰國的大台商東帝士紡織。

念機械的他,原本安排去建廠,但因為家人不希望他離家太遠,於是語文能力好的他,搖身成為賣化纖原料的業務。從亞洲跑到美洲、歐洲,踏遍三大洲。

「有一次黃舒駿打電話問我在做什麼,我說『穿西裝打領帶賣化纖原料』,他驚訝到說不出話。與留長髮的我,形象反差太大了,」康樹德回想往事不禁莞爾。從音樂人到化纖業務,康樹德在不斷出差的磨練下快速成長,表現受到讚賞。

工程背景,是他的獨特優勢。「我看工廠跟別人不一樣,看機器、看技術、看效率就有很多可以聊,如果只講價錢就沒什麼意思,」康樹德回憶。因為當國外業務,他看遍從最低階到最先進的工廠與設備,大開眼界。也在與客戶深談中,了解產業方向。

沒想到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讓安穩日子一夕逆轉。當時公司操作財務槓桿,因匯率大幅波動,負債增加幾乎一倍。台灣母公司為止血,把泰國分公司改為「事業部」,他也在火線下升為事業部經理。「那時心態就調整為,公司倒了你要自救,如果沒有營運,員工就沒有生計,」他每天與債權人協調,與總裁去跟銀行簡報,與財務部一起調整還款計畫,每天當救火隊員。

金融風暴那年,康樹德才30歲出頭。當時一群一起打球的大老闆,第一天很驚訝,直呼「怎麼會這樣」;第二天很焦慮,一直想「怎麼辦」;第三天就雙手一攤,「算了,反正也不能怎麼辦」。經過不眠不休努力,公司終於度過危機,如今已經幾乎沒有負債。而康樹德也因為努力挺過而受肯定。

與各國代表協調 行程超滿檔

穩定性高的康樹德,在泰國東帝士集團一待20多年,如今擔任經理。不只投入工作,也積極參與商會。除了很早就擔任泰國台灣商會幹部,也加入泰國外商聯合總會,被選為副主席。泰國外商聯合總會的主席並不好當,上屆的瑞士主席因無法服人,受到部分會員抵制而提早下台,好人緣的康樹德在會員一致通過下暫代主席。

去年泰國政變,軍政府上台。就如1997年金融風暴時期,康樹德再度發揮穩定軍心能力,靠著積極與新政府溝通協商,讓外國商會會員吃下一顆定心丸。去年外商聯合總會重新改選主席,康樹德高票當選成為第一位來自台灣的主席。

當主席一年多,康樹德不諱言最大工作是溝通協調,畢竟美國有美國的利益,歐盟有歐盟的盤算,東協各國也有自己的拿捏。「84個國家,每個大使見一次就要84次,」康樹德屈指算。

也因此,不論是中午、晚上甚至是週末,康樹德都會花時間與各國代表交流,了解對方關心的議題,進而提供協助。平日則固定跟泰國央行、工業部、商業部、外交部、直屬總理辦公室的投資局見面,同時擔任貿易院顧問。泰國政府要修改任何政策,也會諮詢他。

雖然永遠都行程滿檔,但康樹德總是忙得很開心。他很欣賞高希均教授一句話:「企業家要攀登兩座山,第一座山是企業利潤,第二座山是社會責任。」參加商會社團就是社會責任的分享與學習。他也希望,目前泰國台商有15萬人,是當地第三大外商投資國,但是政治影響力卻幾乎等於零,「建議台商不要關起門做事,要走出去與本地主流接觸。」

本文出自 2015 / 09 月號

景氣急凍 猛藥在哪裡?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經濟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