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這個黨當了七十年強盜,夠了-訪烏克蘭學運領袖

文 / 李慧菊    
1991-02-15
瀏覽數 9,900+
這個黨當了七十年強盜,夠了-訪烏克蘭學運領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嚴格來說,我們是集體領導,我只是被推出來做頭。一九八九年,當我們知道烏克蘭人民陣線(RUKH)輸掉選舉後,就決定絕食,並列出一連串行動計畫,示威、截斷運輸系統、占領基輔大學校本部,這些後來也一一做到了。

基本上,我們覺得改革不能照老方法去做,而年輕一代跟老一輩是不同的,我們比他們更堅定、更具彈性。例如這整個運動,就借用了法國、保加利亞和中國大陸六四學運的經驗。

經過這次事件,學生成就是很大的,不但讓保守、反改革的總理下台,國會再度改選等政治變革,也顯示學生是可以動員的,這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更重要的是讓人民清楚,在這個社會要做一點事,不一定要打破頭,非暴力方式一樣有效。

但總體而言,我們仍有不滿意的地方,目前為止,烏克蘭對共產黨仍然缺乏一個有系統、有架構的反對力量,例如國會議員天天都在互揭瘡疤,卻沒有一個人、或一個黨,能提出一個具體、整套的改革方案,連RUKH也沒有。

不再等待

在這次絕食抗爭中,國會必須明確訂定多黨體制,這種呼籲是第一次提出的。知識分子應該貢獻精力把政治發展釐出一個脈絡。

我們因而發現年輕、老一代的改革分子,已經有代溝了。在我們行動之初,他們還勸我們停止國會多黨制的訴求。我想即使是他們也害怕新制度,害怕一個不可知的未來,害怕失去他們現有的位置。因為他們根本提不出一套具體的政治、經濟改革方案。

目前在學生組織裡,已經由年輕的知識分子、知名學者、反對黨人士組成一個特別委員會,擬定烏克蘭政治、經濟改革方案。我們不再等待別人,打算自己來做。

這兩大方案,可望明(一九九一)年五、六月提出,我們會要求國會落實它。因為這個委員會已集合各方不同的意見,我相信應該是相當完善的,不須再跟共產黨或其他人協商。這一次學運,已經證明這一個成功模式,我們會再延續下去,使方案執行。

我們當然瞭解改革過程複雜而漫長,但起碼要靠這個方案引導烏克蘭真正過渡到民主社會,透過公平競爭方式打倒共產黨,這個黨已經當了七十多年的強盜,夠了。

在這一個冬天,學生聯盟最重要的工作,是加強整個烏克蘭的基層組織,現在是嫌弱了點;尤其是要協助年輕的工人、農人組織起來。你等著看吧,明年將有個學生之春。

(李慧菊採訪整理)

本文出自 1991 / 03 月號

第057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