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邰肇玫: 唱歌,重返往日美好時光

那些年他們唱民歌2〉她對每首歌的感情都是實心的
文 / 王美珍    
2015-03-31
瀏覽數 13,100+
邰肇玫: 唱歌,重返往日美好時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970年代,國語流行歌壇已有鄧麗君、崔苔青等巨星閃耀。校園民歌何以仍流行如星火燎原?

答案正是「青春」。學生時期的友誼與真心,千金難換。〈如果〉,正是如此寫下的青春小詩。

2005年舉辦的「民歌30」演唱會中,主辦單位找了20幾年不見的兩人合唱。施碧梧當時對邰肇玫說:「久別重逢,別來無恙?」邰肇玫笑著說:「無恙,無恙。」

沒想到,2011年,52歲的施碧梧,就因癌症過世。

2014年時,邰肇玫也因發現子宮內膜癌第二期,化療了18次,目前仍在對抗病魔中。當時畫面,如今看來感慨萬千。

一張紙飛機 傳唱40年的〈如果〉

當年邰肇玫外號叫「小玫」,個性開朗豪爽,笑稱自己上課都是「不帶書包、帶吉他」。施碧梧則是多愁善感,會把筆記抄得整整齊齊的標準好學生。兩人個性不同,卻因都愛音樂而變成好朋友。

某次的「哲學概論」課,邰肇玫昏昏入睡。施碧梧見狀,便在一張白紙寫下〈如果〉的詞,折成紙飛機射給她。上面還加註:「這首新詩送給妳,不要再睡了!」

邰肇玫迷迷糊糊醒來一看,「糟了,人家送我這麼美的東西,我要回送什麼啊?」打了鐘,正好是第四節下課。她馬上拿起吉他,哼起曲調。拿了便當也不敢吃,叫旁邊同學趕快幫忙把譜記下。傳唱近40年的〈如果〉就這麼誕生了。那一年,兩人才19歲。

1977年,邰肇玫與施碧梧看見學校貼了第一屆金韻獎的海報。參加的動機,也不像大人的世界是為了成功,而是兩個女孩有點爆笑的小心事……。

「我家住高雄,去過最遠的地方是澄清湖。覺得台北好時髦,想去看一看!施碧梧是因為喜歡的男生在台北讀重考班……,」邰肇玫笑著說。

兩人遂以比賽之名,正大光明說服爸媽到台北一遊,火車一路晃了八個小時才到。沒想到,一舉拿下第一屆金韻獎創作組的冠軍,也成為台灣第一組雙人重唱組合。

當時,只是兩人一起寫的歌,唱片公司全部都收,民歌手包美聖、陳明韶都唱過她們的作品。有趣的是,因為沒有專業的錄音室,兩人的創作Demo帶,都是在廁所錄製,因為有回音較好聽。「我們的錄音室,叫做『邰家廁所』!」邰肇玫笑著說,那時一切都很克難,卻因此顯得一切都那麼好玩。

抱持使命感,不敢亂寫爛歌

民歌的時代氛圍,是否對創作產生什麼影響?「我真的抱著一種使命感,不敢亂寫爛歌,」邰肇玫說。

大四那一年,她寫下了蘇芮膾炙人口的〈心痛的感覺〉。歌詞唱著:「什麼留住了我的眼淚,是天上的星星還是霓虹燈……,」一直到現在,仍是許多選秀節目的必唱歌曲。

和〈如果〉一樣,這首歌背後也有一個真實的故事。她記得,在中華路與寶慶路的巴而可商場門口打了一通電話,與當時的男友有了爭執而寫下,每個句子都痛徹心扉。

雖然這首歌很紅,商演機會多,她卻說:「我不常唱這首歌,怕唱多了後,就沒有感覺了。」

「真」,似乎是邰肇玫對創作與表演不變的堅持,她對每首歌的感情都是「實心」的。

57歲的她,因病也對生命有了不同的看法。「以前我很難搞,唱歌時不能聞到牛排味,若聽眾不是為了民歌而來的我就不唱。現在,有得唱就趕快去唱!」

對她來說,現在唱民歌的意義是什麼?她笑著說,「Let’s go back to good old time(重返往日美好時光),」只有在那樣的年紀,才能有那麼單純的心境。那樣的美好,必須分享。

「青春是一把火,現在只看到灰燼了……,」她感慨。不過,不到幾秒,她馬上補了這句:「但那是別人,我的火還沒滅喔!」

什麼是真青春?就是縱使歷經18次癌症化療,讓她頭髮一度掉光,她仍不在意。戴上帥氣的帽子,綁上頭巾,拿起麥克風,依舊「奔放奔放」!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