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家庭教育不設限,當偏鄉志工比領高薪快樂

他們跳脫傳統3〉「為台灣而教」創辦人 劉安婷
文 / 王怡棻    
2014-06-30
瀏覽數 167,950+
家庭教育不設限,當偏鄉志工比領高薪快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4歲的劉安婷,總是選擇和別人不同的道路。

就讀台中女中語文資優班時,她明明可以輕鬆考上台大,卻執意花雙倍力氣申請美國的學校,最後錄取普林斯頓大學。畢業後明明在紐約可找到高薪的企管顧問工作,卻毅然放棄,回台創立培育偏鄉師資的「為台灣而教」(Teach For Taiwan)。這些選擇,在一般人眼中很「跳tone」,但對劉安婷而言,都是經過深思熟慮。「我傾聽心底的聲音,想清楚,就放手去做!」笑容溫婉的她說。

父母鼓勵多嘗試 「自討苦吃」也不怕

勇敢走自己的路,與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從小,父母就鼓勵我多方嘗試,總是支持我的決定,」劉安婷說。父母是林業生慈善基金會的經營者,天資優異的劉安婷是眾人眼中的天之驕女,學業名列前茅。高一升高二的暑假,她在父母支持下,去史丹佛大學修習暑假課程,沒想到改變她的一生。

「史丹佛大學的教學讓我大開眼界,我從來不知道學習可以這麼有趣,」劉安婷眼睛發亮地說,過去在台灣,所謂的「學習」都是不斷的填鴨背誦,幾乎沒有自己的想法。然而在史丹佛,每位老師都鼓勵學生發言,甚至歡迎學生主動和老師辯論。

一個暑假的震撼教育,讓劉安婷下定決心去美國讀大學。明知「自討苦吃」,她還是在外人不看好下,開始準備美國的SAT考試。為了不讓父母擔心,她也同時準備台灣的指考。當時的劉安婷,一次拚兩國考試,每天只睡3、4小時,她不但順利考上台大,SAT也用接近滿分的成績,申請到普林斯頓大學的全額獎學金。

走自己的路成就感高,但很辛苦,劉安婷在台灣是讀語文資優生班,到普林斯頓的第一年卻不適應。「老師講的每個字我都背過,連起來卻聽不懂,」她搖搖頭回憶,當時從台灣的「雞首」,淪為美國「牛後」,覺得自己是全班最笨的人,常躲在棉被裡哭。

大一有門必修的寫作課,要求學生互相評論其他同學匿名的文章。一般美國同學2、3小時就完成,劉安婷卻每次都要花快一個禮拜仍寫不好。有次一位同學讀她的文章,批評一輪完,還補上一句「不知道這個人怎麼考上普林斯頓」,讓她大受打擊。出了教室,她邊看著校園的松鼠邊流淚,「真希望自己是松鼠,就不用受這種羞辱。」

幸而不斷努力下,劉安婷逐漸跟上腳步,畢業時論文甚至從150人中脫穎而出,獲得最佳畢業論文獎。更重要的是,她在開放環境中,發現對教育的熱忱,抓住機會去到迦納、柬埔寨、海地等第三世界當教育志工,更讓她看到偏鄉教育的重要。

招募偏鄉教師 為更大的使命而活

畢業後,名校光環與精采履歷,讓劉安婷順利找到紐約企管顧問的工作。工作開始前她回到台灣,因緣際會下從「公益平台」認識一群對偏鄉研究有熱誠的伙伴。返美後開始「雙面人生」——早上穿正式套裝,為藥廠、醫院提策略建議。晚上則做偏鄉研究,是密集用Skype與台灣伙伴溝通的熱血志工。

劉安婷愈投入,愈發現這是她的熱情,「每天我都等不及要下班,希望回家做我的偏鄉研究,」她回憶。她觀察到台灣有很多流浪教師,但偏鄉又找不到老師,而社會企業「為美國而教」(Teach For America)的作法與概念,其實可以引進台灣。

當腦中的想法愈來愈具體,回台灣創立「為台灣而教」的動機也日益強烈。劉安婷在天平的兩端,再度選擇了不好走的路。由於劉安婷積極在TED等平台宣傳理念,「為台灣而教」去年11月成立,很快獲得迴響,在第一期師資培訓招募中,只有八個名額卻收到200份履歷。目前第一期師資完成受訓,將在8月前往偏鄉教學,成果開始浮現。

「人,是為了一個更大的使命而活,」有著超齡成熟的劉安婷說,雖然大量密集工作,讓她在8個月消瘦十公斤,但內心充實的喜悅,卻是千金難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高等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