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從台灣擔仔麵,悟出小米經營心法

小米策略操盤手〉專訪小米總裁 林斌
文 / 鄭婷方    
2014-06-27
瀏覽數 27,550+
從台灣擔仔麵,悟出小米經營心法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北京的夏日午後,出現難得的藍天驕陽。走進林斌位在海淀區五彩城購物中心樓上的辦公室,只能容納一張兩人座沙發、茶几,一張辦公桌,旁邊再擠下一台小米電視。陳列櫃上,擺著從台北故宮買回的「朕知道了」文創貼紙、一排米兔、第一名模林志玲親簽的年曆,和台灣米粉拍攝贈送的植物明信片。

公司最近兩年 員工數擴增12倍

一張小米剛成立不滿兩年、2012年新春時,481位員工大合照,格外吸睛。「那是唯一一張、也是最後一張可以拍得下的全體員工合影,」林斌解說。如今,短短兩年過去,員工人數大增12倍,正式突破6000人,小米足跡從大陸,拓展到香港、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今年更要增加南美、歐洲、東南亞等10個國家。

面向全球的拓展速度,讓林斌更忙碌了。「禮拜一,我是(半夜)1點多回家的,禮拜二也是1點多,禮拜三,11點離開公司,到發表會準備現場轉一圈,回到家也將近1點了,」他娓娓道來一週行程,每日忙到午夜過後。同一星期的禮拜天,林斌跟幾位一級主管搭著早晨7點班機,飛往馬來西亞吉隆坡宣傳手機,隨後再搭隔天晚上班機返回大陸北京的家,又是凌晨時分。

很難想像在這繁忙時程中,林斌總顯得從容。在新品發表會上,他搭著員工的肩膀,就像兄弟般親密。偶遇熱情米粉攀談,則掏出名片:「你加我米聊,有什麼意見,隨時跟我說!」

自己經營微博 逐條閱讀粉絲意見

今年5月15日,小米平板及小米電視二代發表後,晚上10點鐘,林斌在近400萬粉絲關注的微博發文:「今天的新品,大家更喜歡哪一個?」短短幾小時內引來近500條評論。「我每一條都看的!」緊湊生活中,林斌仍自己經營微博,看到有意思的網評,則立刻截圖傳到米聊群上討論。他深深明白,是社群粉絲的力量,讓小米有今天;而只有和米粉持續互動,才能走得更遠。

2008年底,時任Google中國工程院副院長,留美資工碩士的「海歸派」林斌,遇上了當時剛從金山軟件執行長退休、擔任天使投資人的雷軍。

兩個人都是不折不扣的數碼控,一拍即合,常常促膝長談至深夜。林斌笑著回憶,有一次在北京中關村翠宮飯店的豹王咖啡屋,他拿出4、5支手機,雷軍也從包裡拿出5支,擺得滿桌都是,服務生還以為他們是賣手機的。前前後後聊了一年,直到Google 2010年退出中國,一切業務喊停,才讓林斌人生出現轉折。

一次只做一個產品 然後做到最好

接受《遠見》專訪這天,林斌換上印「MI」字Logo的紅色合身T-Shirt,搭著牛仔褲。每天忙碌不堪的他在90分鐘採訪中,沒有看手錶、沒露出半點急迫,還講起他首度到台灣拜訪供應商、住在台北東區巷弄內吃小吃的往事。他回憶「好記擔仔麵」,一天賣2000碗,20年不漲價,賣完為止,如此專注、精益求精的台式經營理念,最讓他敬佩,「後來小米有很多想法,也是從這邊悟出來的,一次只做一個產品,然後做到最好!」以下是專訪精華:

談公司定位〉不只是賣手機 更自許網路軟體公司

《遠見雜誌》問(以下簡稱問):你們如何定位小米,這到底是一家怎樣的公司?

林斌答(以下簡稱答):小米從沒把自己當成一家手機公司,講得更具體,我們是家互聯網的軟件(軟體)公司,我們只是把硬件(硬體)當互聯網來做,這是最大特點。這是為什麼我們願意在手機虧錢的時候還賣,而且賣的量很大。因為對互聯網公司來講,要的是「用戶數」,用戶要用我們的產品、用我們的軟件,這是跟很多純硬體公司最大的差別。

對我們來講,使用的價值遠比賣出去掙多少錢的價值多很多,這也是互聯網公司最關注的,像Google是看多少人用他的搜索,騰訊有多少人用他的微信,是使用帶來的價值。我的模式就是手機成本價直接賣,基本上是免費概念,但我沒免費,因為要是真的免費送,公司第二天關門了。

談用戶互動〉米粉回饋真實想法 快速改進產品

問:幾位創辦人的微博,幾乎天天發文,為什麼跟用戶互動這麼重要?

答:如果互聯網公司的創辦人跟高管不和用戶互動,他告訴你是「互聯網公司」,那是假的。沒跟用戶直接交流,不會知道用戶的真實想法,至少到今天,幾個合伙人,在這點上還是很用心。

網評我每一條都看的,幾乎一有時間就看,看完後會發現,裡面有海量訊息。因為在網上,大部分米粉我都不認識,沒有必要對我客氣,這些回饋是幾乎不帶水分的(意指很直接)。我們米聊是7X 24(每週7天、每天24小時),看到了就立刻截圖下來交流。

小米不是東西一做出來就是完美的,但強的地方是一發現問題,能零時間儘快修復。例如MIUI每個禮拜升級,所以錯誤最長只有一週。很多功能,剛開始不好,很快愈改愈好,糾錯非常快。

談企業文化〉公開零件供應商 讓用戶買得有信心

問:在網上很多批評你們搞飢餓營銷,故意缺貨,好帶動銷售?

答:我們做互聯網的,為什麼要控(產品數量)?如果可以多賣10萬部,可以發展10萬用戶,恨不得我第二天就做出來,但是我碰到的困難是合作夥伴,包括聯發科、勝華、鴻海等,大家要保證質量,沒有三、四個月,產線跑不動的。

問:對比其他品牌或公司,為什麼小米敢把供應商攤在陽光下?

答:小米想辦成一家互聯網公司,體現在細節上,就是開放文化,運作模式非常開放。當你開放後,用戶知道你產品的零件,究竟是什麼東西?這會給用戶更大的信心,覺得我花這些錢,不單是買了產品,不只是買研發,也買了小米最強的合作夥伴,因此從電路板、鏡頭、鏡頭模組、觸控面板、晶片、都全部攤開給用戶。

談國際化策略〉往人口多、運營商主導較低市場前進

問:有分析師說,出了華文世界,小米會非常辛苦,您怎麼看國際化挑戰?

答:小米是追求用戶數,所以國際化的策略,第一,要大市場、人口大國,第二,要讓消費者體驗到物超所值的核心,第三,是挑運營商主導較低的自由市場、接著當然要電商發達、社交媒體流行、智慧型手機滲透率低的地方。能不能在各個國家動員米粉、參與設計、發掘當地需求都是關鍵。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兩岸要聞經濟科技傳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