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年輕人打安全牌,不會出頭天

善用Google經驗〉愛卡拉執行長 程世嘉
文 / 林士蕙    
2012-12-27
瀏覽數 31,850+
年輕人打安全牌,不會出頭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由台灣第一個引進Netscape瀏覽器的網路業老兵,張澤銘創立的K歌平台愛卡拉(iKala),在2007年用月租費99元招攬會員線上點歌的策略出發, 當時因為引進高階網路技術,把KTV包廂功能完全導入網上,曾風光一時,並引來聯電榮譽董事長宣明智等大老投資。

2012年公司團隊重整,張澤銘退居幕後,改由1981年次、原是Google工程師的新秀程世嘉來接棒,負責讓公司轉型升級。如今,接手近一年,愛卡拉會員數從20多萬回流到50萬。全新改版平台,以及Android版App也已於年底推出,計畫在2013年向全球華人市場進攻。

程世嘉從外商Google優渥職位出走,心中還有另一個期許:他希望能號召更多年輕精英,一起創業。2012年中,他以網上暱稱「Sega」發文,寫自己離開Google,同時分析台灣精英不愛創業的現象。有人支持,也有人質疑。

要把矽谷自發性創新生態帶回台灣

程世嘉笑稱自己是打電動長大,到念台大資工系時,才決定走軟體這一行。2005年,他赴美攻讀,堪稱矽谷精英搖籃的史丹佛電腦科學碩士班。那時,臉書剛出現,他常在學校公布欄看新創網站介紹啟事,發現很多點子小到恐怕台灣投資者會覺得很好笑,例如約派對的平台。可是,美國人卻一步一腳印地實踐,當地創投也會支持與正視。

就此,他感受到矽谷一代代拉拔後進的創新生態,希望有一天能把這精神帶回台灣。畢業後,他到Google台灣分公司工作,於年屆30決定出走。除了想創業,而且對台灣整個環境,也非常擔心。

「雖然沒正式統計過,我周遭的學長學弟,自己出來創業的比例不會高於5%,大部分人都像我之前選擇去大公司,有的去中國大陸、美國。這樣下去,台灣就沒有人要創新了,」他憂心地說。

程世嘉解釋,台灣目前年輕一代從小被爸媽教育,辛苦念書,就是要去擠大公司,做打安全牌的人生規畫。卻不知道,這幾年科技業轉型下,大公司未必安穩。光靠政府負責不夠,台灣的精英人才也應該有為國家創造新價值的使命感。

用Google經驗,管理本土團隊

他不是光說不練。2012年初接手愛卡拉,從第一天開始,他就把在Google所學,拿來改造這間員工數才約50人的中小型網路企業。像是上班時間讓所有人去看電影;用榮譽假鼓勵員工休息等。

這樣不會寵壞員工?程世嘉強調,公司軟體團隊的狀況至今符合理想。其實,矽谷許多軟體公司這些年已有一套新的控管制度,看員工產值是用完成度,而非空洞的進度。只是台灣科技業主管,畢竟多數是供應鏈資歷,會習慣用員工坐在辦公室的時間長短來看產值。卻不知道,寫軟體是腦力創作,工作時數太長腦袋會當機。

管理愛卡拉至今最大的挑戰,他坦承,是工程師與美術設計等非軟體專業人才的溝通問題。常常做設計的,講一個浪漫的想法,工程師說做不到,事情就停下來。而國內擁有跨界專業的人才,實在太少。程世嘉的做法是,讓做設計的同事,至少具備簡單修改程式的能力,小地方自己來。大的地方,則要求設計和軟體部門平等討論。

終於2012年底,愛卡拉全新改版平台體驗版上線後,人氣快速回流。新平台融合了程世嘉所學的Big Data專長,例如可抓出愛唱王心凌的網友潛在需求,再推薦給網友其他服務或商品等。如今,三星和LG也是愛卡拉主要的合作伙伴,未來還會延伸到數位電視。

另外,愛卡拉這幾年已經培養出一些素人歌手,他們只要一在網上現身唱歌,就會湧進數百名粉絲,人氣不輸一般唱片藝人。愛卡拉也為這群素人歌手,新增個人頻道和臉書整合等社群新功能,希望成為線上版星光大道。

一邊搞革命,一邊還要如期完工,程世嘉說,比以前在大公司辛苦十倍。但得到經驗值也是十倍。或許,台灣不太可能變成矽谷,但是也要摸索出自己的做法,要靠科技業和年輕人合作才行。

→立即購買遠見雜誌319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