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昔日荒涼西域,現仰起鼻尖就能碰到商機

直擊新疆 第二屆亞歐博覽會現場
文 / 邱莉燕    
2012-10-02
瀏覽數 17,650+
昔日荒涼西域,現仰起鼻尖就能碰到商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9月3日,初秋的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空氣仍乾燥得擠不出一滴水。

艷陽炙熱,但在狀如飛碟的新疆國際會展中心前方,排起了十幾條長長的人龍,不顧汗水流出立刻被蒸發的乾渴,耐心等候。他們全是為第二屆亞歐博覽會而來的採購商、民眾和大批媒體。

因為這是一場難得的邊貿盛會,大陸總理溫家寶親臨到場,出席的外國政要更是大陣仗,包括柬埔寨首相洪森、吉爾吉斯和馬爾地夫的總統、哈薩克和塔吉克的總理,還有阿富汗第二副總統哈利利和土耳其副總理巴巴詹。

難得的是,歐洲貴客如英國前首相布萊爾、荷蘭前首相鮑肯內德,亦遠道而來。

商機聚寶盆,55國家地區商人參展

這次的亞歐博覽會,總共吸引了55個國家和地區的外貿商人參展,歐美八強、金磚五國以及一大群開發中國家,都派出龐大的商務代表團。

距離新疆遙遠的義大利和日本,派出官員洽談合作機會,歐洲最大的商貿會展中心更首度前來招商,拉脫維亞和烏拉圭則邀請中國前往投資。

這些現象透露,在全球不景氣和歐債危機的嚴峻情勢裡,投資及貿易目光,已轉向中亞之類的新興市場。就像布萊爾所言:「現在是把聚光燈打到新疆的時刻。」

短短四天時間裡,進入新疆國際會展中心人數累計達到24萬餘人,平均每天參觀人數達6萬人。人潮洶湧,走在亞歐博覽會裡,彷彿仰起鼻尖,就能碰到商機。

哈薩克巧克力、土耳其橄欖油、土庫曼的按摩椅、阿富汗的波斯地毯、吉爾吉斯的銀耳環,濃厚的異國風情充斥於展場,也像個境外貿易的聚寶盆。經營鴕鳥養殖合作社的「新疆鴕鳥皇后」鐵步花,一位來自土耳其的買家現場訂購了1000個鴕鳥蛋雕工藝品,讓她樂得笑開懷。

台商打進西域,達到分散市場風險

連台灣人也不缺席。18家台灣參展商的產品,在展會第二天便售罄。好帝一食品外貿部負責人徐清泉,帶了70箱擁有清真認證的牛頭牌沙茶醬,瞬間秒殺;興霖食品營業部經理林中龍,從台灣運來20幾箱五木拉麵,一包售價30元人民幣,比台灣貴三倍,仍舊被搶購一空。醇品雅集一組6000元人民幣的台灣茶具,從老闆李連春的手中不斷交到客人手上。

「竟然賣得這麼好!」每個參展台商都不可置信說道。

新疆是國際貿易的新舞臺,對千里迢迢參加邊境展的台灣廠家,賣得好是其次,更重要的目的,這是他們從未碰觸過的「西域市場」。

「我們就是想打進中亞市場,做邊境貿易,」來自三重的參展商、四維創新材料歐紐澳非俄區專案經理葉明俊說。葉明俊的業務範圍橫跨各大洲,「管很大」,顯得新疆實在不遙遠了。

四維創新材料是世界第四大膠帶公司,客戶遍布歐美日,在中國也已有17間分公司,只剩大西北沒涉足。參加亞歐博覽會這樣的邊境展,可以幫助開發外貿的處女地,為企業追求新的成長點。

另一方面,「參加在中國舉辦的邊境展,也是前進陌生國家風險最低的方式,」外貿協會董事長王志剛分析,環顧先進國家成長疲弱的大環境,到邊境展中找機會,事實上也能分散市場。

國土與14國接壤,邊境貿易蓬勃

如今在大陸,像亞歐博覽會這樣的邊境展,均非常蓬勃發展,如廣西南寧的東盟博覽會、吉林長春的東北亞博覽會,還有雲南昆明的昆交會暨南亞國家商品展、黑龍江的綏芬河展覽等。

這些與外國接壤的省市都會,過去顯得非常遙不可及,現在卻呈現出區位優勢了。紛紛打造一場「邊境經濟」的紅毯走秀。

近三年觀察到相關趨勢,並大力推動台灣企業參加邊境展的外貿協會,已多次帶隊出擊,均獲得不俗的成績。

例如針對大陸東北、俄羅斯遠東地區、北韓、南韓、日本與蒙古等六大市場的東北亞博覽會,2012年9月6日登場時,第五度組團參展的外貿協會,把台灣館打造為最大展館,產品閃耀現場,創造了6094萬美元(約新台幣17.89億元)的商機,有67家廠商與當地業者洽談經銷與代理。

面對東協十國的東盟博覽會,2011年參展的成績也令王志剛十分滿意。2.7億美元的總業績中,有1億美元(約新台幣29.35億元)來自邊境貿易額,尤其是越南貢獻最多。

王志剛指出,大陸國土邊境長達2.3萬公里,與14個國家接壤,可說大陸既是這些國家的腹地,也可以從大陸走向世界。「兩個市場」的概念,便是大陸邊境經濟的潛力所在。

新疆,中國向西開放的灘頭堡

同樣的道理,亞歐博覽會所在的新疆,是個人口2180萬的市場,鄰近的中亞五國,則有5000萬人口,新疆就處於這7000多萬人口的中心,成為中國向西開放的灘頭堡。

除了有腹地,新疆還位於聞名的新歐亞大陸橋的交通樞紐。站在七級風中,走上烏魯木齊火車西站旁的天橋。黑色的火車廂連結著油罐車,長達67截。列車迆邐前行,往中國邊境的伊犁州駛去,長長的火車,通過一望無際的蒼茫,整整看了三分鐘才消失在地平線。八大條鐵軌上,平均五分鐘便有一輛火車穿梭而過。這就是貫穿大陸,綿延到中亞,再延伸至歐洲的新歐亞大陸橋。

新歐亞大陸橋又稱「歐亞大通道」,東起中國江蘇沿海的連雲港,途經鄭州、西安,在蘭州時,與從重慶、成都來的渝新歐國際貨運專屬線路交會,再經烏魯木齊,直通荷蘭鹿特丹港。從太平洋通達大西洋,全長1萬1000公里。

這條大動脈,大大縮短了大陸和歐洲的陸運。台資電子大廠雲集的重慶,僅需12天,便可將IT產品運抵歐洲,比沿海出貨的海運,少24天。

沿線停靠的國家,隨著商貿物流的暢通,也有機會成為銷售目的地。而且每一次越過國境,同樣的產品往往是數倍之差的售價。例如,新疆的烏蘇啤酒,在新疆是2.5元人民幣一瓶,到了哈薩克,就變成20塊一瓶。邊境貿易在海島國家無法體會,但是陸路國家間,卻因人為國境的藩籬而造就出特殊的現象。避開障礙,從中國走向世界,邊境貿易機會不可說不欣欣向榮。

懷著這樣的心情,回望新疆國際會展中心,這座建築在天山的襯托下,顯得更加雄偉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