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普丁可能連任 俄羅斯會不會爆發革命

貪腐集權、貧富不均,金磚光芒褪色
文 / 黃浩榮    
2012-02-01
瀏覽數 13,750+
普丁可能連任 俄羅斯會不會爆發革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11年12月25日,是前共產蘇聯解體20週年的日子。

就在前一天的聖誕夜,莫斯科克里姆林宮附近的沙卡洛夫大道(Sakharov Avenue)一大早便萬頭鑽動。數以萬計的人們不畏寒風大雪,手中高舉一張又一張的標語,嘴裡高喊一個又一個的口號。

「俄羅斯不要普丁(Vladimir Putin)!」「重新選舉!」「俄羅斯人不再容忍貪腐!」 那一天,估計有將近十萬人走上莫斯科街頭。全國其他近百個城市也都有類似的抗爭行動。民眾除了抗議剛結束的國會議員選舉過程不公,更對即將參選下任總統的現任總理普丁發出心中不平的怒吼。這是自1991年蘇聯解體後,在俄羅斯發生最大規模的群眾示威,也是普丁從1999年掌政以來,最大規模的抗爭挑戰。

威權加貪腐 加速外資徹離

「目前俄羅斯的經濟搖搖晃晃,民怨讓普丁面臨強大壓力,要求恢復民主,」《時代》(TIME)雜誌分析。

普丁在1999年從葉爾欽(Boris Yeltsin)手中接下代理總統職位,從隔年的2000年至2008年,連任總統並掌政八年。在任期內,大力打擊金融寡頭財閥,改善經濟,帶領俄羅斯締造了連續九年的經濟成長,晉升為炙手可熱的「金磚四國」之一,也讓俄羅斯人民的實際工資所得和人均收入大幅提昇,目前人均所得超過9900美元。這也是普丁的民調支持度多年居高不下的主因,讓他在2007年底登上《時代》雜誌的「年度風雲人物」。

然而,普丁並非一個真正有意擁抱民主自由的開放領袖,反而是一個亟欲鞏固中央集權、打造自己成為權力英雄的領導人。

因此,普丁任內不斷地修改各項法規,將中央政府的權力不斷擴張,藉此抑制民主、自由的發展。普丁甚至一度首創「主權民主」(sovereign democracy)一詞,以維護國家尊嚴的口號來合理化集權統治手段。

普丁的集權作法,也因此逐漸在民間累積反彈聲浪。加上2008年金融海嘯衝擊後,外資大舉撤離,原物料市場大幅跌價,讓仰賴出口天然氣、石油以賺取外匯的俄羅斯經濟與民生遭受重創。

此外,儘管普丁打擊了舊的金融寡頭,但卻換來一批新的金融寡頭,與當權者利益共生,且缺乏有效的民主政治制衡或媒體監督。從而,政府官員的貪污腐敗、違法濫權的情形甚為嚴重。

根據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的貪腐觀察指數調查,俄羅斯在全球183國中排名在末段班的143名,更在金磚四國中排名墊底。

「政治的貪腐對國家競爭力造成相當影響,」安永(Ernst & Young)會計事務所新興市場部門主管山姆.傅亞德(Sam Fouad)強調。

貧富不均 前20%握半數財富

更糟的是,政治集權、官員貪腐、金融海嘯、外資走避等因素,更逐年加大俄羅斯國內的貧富差距與所得分配不均。

根據世界銀行資料,俄羅斯收入最高前10%的家庭,便掌握了全國1∕3的財富;前20%的家庭,更掌握了全國一半的財富。「俄羅斯與中國大陸很像,都是不患寡而患不均,」政治大學俄羅斯研究所教授王定士指出。

去年暑假剛走訪俄羅斯西部到東部一趟的王定士說,俄羅斯雖然這幾年來經濟數字不錯,但真正有錢的人只是少數,並且集中在莫斯科等大城市裡。雖然在莫斯科的大賣場裡仍可見到不少用力花錢的中上階層民眾,大多數民眾雖不致飢寒交迫,但還是過得相當拮据。

政治不自由、經濟不景氣、社會不公平等種種民怨,在國會大選舞弊的加油點火後,終於引爆。也讓俄羅斯民間對普丁的長年不滿,爆發出來。

這也惹惱了向來把自己視為民族英雄的普丁。

針對群眾要他下台的抗議聲浪,普丁一開始堅稱「抗爭只是少數人的聲音」,甚至還譏諷群眾是一群「綿羊」。

但隨著抗爭不斷蔓延,政治經驗老練的普丁也開始收斂態度,迂迴閃避。不僅不再直接批評群眾,同時也不斷向媒體覆述過去任內對俄羅斯的貢獻。

不過,「他們(俄羅斯民眾)所需要的,並不是什麼經濟利益,而是政治權利,」旅美國際政治評論家陳破空點出。

再不改變 俄羅斯將爆發革命

一般預料,政治經驗豐富的普丁,仍將在3月3日的總統大選再度當選。然而,普丁即便再當選,也難以維持過去的地位。這位俄羅斯「硬漢」必須改變,要變得更柔軟。

「如果沒有做出重大的改革來滿足多數人民需求,普丁很難做滿下一任總統,遑論連任,」俄羅斯重要智庫戰略評估研究院院長柯諾瓦洛夫(Alexander Konovalov)強調。

萬一,普丁誤判民意,回任後反而透過修法加強中央集權,那麼,與主流民意背道而馳的結果,可能將會讓普丁面臨另一場更為劇烈的民主抗爭,甚至是一場民主革命。

「俄羅斯有爆發革命的危險,」智庫卡內基莫斯科中心(Carnegie Moscow Centre)分析家彼得洛夫(Nikolai Petrov)指出。

此外,2011年底,俄羅斯趕在年前終於成為世界貿易組織(WTO)第154個成員。

可以想見的是,俄羅斯將會降低關稅、開放市場,讓總體關稅水準從現行10%下調至7.8%,得以進一步融入全球的經濟整合中,開拓更多市場,有助於改善過往過度仰賴能源出口的脆弱經濟型態。

加入WTO可望為俄羅斯帶來經濟利多,但卻也將同時為普丁的強勢帶來威脅。

WTO要求成員國必須改善其投資環境,而這樣的要求勢必將迫使普丁改革政治貪腐。否則一意孤行,將可能讓他步上埃及前獨裁總統穆巴拉克的後塵,遭到人民推翻。

本文出自 2012 / 02 月號

72萬人減重奇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