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平價時尚的社會責任: 血汗與浪費惹爭議

消費端、產品端、生產端都需要改善
文 / 范榮靖    
2011-12-08
瀏覽數 14,150+
平價時尚的社會責任: 血汗與浪費惹爭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近年來,正當快速時尚風潮襲捲全球之際,卻也逐漸興起一股反思、批判的聲音。

「衣服生產成本增加,意謂快速時尚即將出局?」2010年9月,英國BBC一則新聞預估,由於棉花價格調升50%、亞洲工資上漲、製造過程汙染環境、以及人民重新審視消費習慣等因素,快速時尚模式正遭遇危機。

「快速時尚,應該要慢下腳步了,」瑞典時裝協會執行長Lotta Ahlvar接受《遠見》獨家專訪時也坦承,快速時尚雖然未來十年仍是主流,但該是到了調整的時候。

1.消費端:平價讓人愈買愈多,造成浪費

批評來自消費端、產品端、生產端三方面。首先,「快速時尚創造『誘人獨家(a sense of tantalising exclusivity)』感覺,」《哈佛商業評論》分析,衣服少量多款,買了不易撞衫,但一時猶豫沒買,馬上被別人買走,只好趕快下手。

結果,衣服平價,但卻買多。2001年,英國服飾平均單價減少6%,但銷售總額卻成長12%,是1970年代中期以來,最高增幅。

問題來了,買得多,卻不見得穿得久。2005年,英國學者摩根(Louise R. Morgan)及波特威斯特(Grete Birtwistle)調查發現,71位受訪女性,每件衣服不僅穿著次數不多,也不打算穿久,只要衣服破損,也不縫補,而是直接丟掉。

「快速時尚變成一次性時尚(disposable fashion),穿過幾次就丟了,」英國《衛報》的姐妹報《觀察家報》專欄作家Lucy Siegle撰文批判。浪費,已成快速時尚的負面結果。在英國,每年約200萬噸廢棄衣物被丟掉;在瑞典,每年每人也平均丟掉8公斤衣服。

2.產品端:趕快速,品質不佳和抄襲爭議

近期,更有快速時尚品牌的品質不佳消息傳出。

ZARA販售的兩款羽絨服、一款休閒褲,就被北京市消費者協會認定不合格。例如,羽絨服標識70%羽絨,但僅51.1%。

今年8月,環保團體綠色和平組織公布《毒隱於衣,全球品牌服裝的有毒有害物質殘留調查》,僅有GAP合格,其餘14個知名品牌都不合格,包括H&M、UNIQLO、Abercrombie & Fitch等。

因為搶快,也引發快速時尚抄襲他人設計爭議。美國Forever21就多次被Anna Sui、Diane von Furstenberg、關史蒂芬妮(Gwen Stefani)自創的Harajuku Lovers品牌控告;法國Chloe品牌也控告英國快速時尚品牌Topshop抄襲一款黃色吊帶裙,獲得勝訴。

3.生產端:過程不環保,血汗工廠消息頻傳

快速時尚反思、批判,不只顧客、產品,更包括生產供應鏈。

「這些衣服售價為何如此平價?因為亞洲工廠40多萬的廉價勞工沒日沒夜付出,」英國《觀察家報》Lucy Siegle撰文分析,中國大陸、東南亞、孟加拉、其他新興巿場工資便宜,加上業主剝削、不重環保,才使衣服成本低廉。

血汗工廠消息頻傳。在孟加拉,一位成衣工廠工人,工作環境惡劣,每日工作10至15小時,但工資卻僅1英鎊(約新台幣50元),低到難以想像。

為求快、降低成本,有些代工廠沒按環保規定處理廢棄物而汙染環境。7月,綠色和平組織發表《時尚之毒,全球服裝品牌的中國水污染調查》,發現長三角的雅戈爾紡織工業城、珠三角的中山國泰染整公司,排放壬基酚、全氟化合物等有毒物質,導致河水被污染。不少知名品牌下單給這兩家工廠,例如H&M、Abercrombie & Fitch、Nike、Calvin Klein、LACOSTE、愛迪達等。

但危機也是轉機。不少品牌對此正面回應。2011年9月20日,繼Nike、Puma、愛迪達後,H&M也承諾將在2020年前,達到供應鏈零排放有毒化學物目標。

北歐五國時裝協會也從2009年進行一項十年計畫,引導北歐時裝業往更環保材質、更友善地球方向發展。「水、浪費、二氧化碳、有毒物質、勞工及道德,是五個重點,」Lotta Ahlvar分析。

快速時尚雖然帶來產業變革,但要更上層樓,贏得大眾尊重,相關業者現正積極努力。

2011年12月

平價時尚特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