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大陸產業不轉型, 就等著空洞化

人民幣兌美元漲幅高居世界第1
文 / 范榮靖    
2011-09-29
瀏覽數 18,350+
大陸產業不轉型, 就等著空洞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短短時間,人民幣兌換美元匯率急速升值。

8月4日,美債被標準普爾調降評等,但出奇的是,從這天起1個月內,人民幣兌換美元卻升值0.88%,漲幅高居各國貨幣之冠。期間,更11次創下大陸匯率改革以來新高紀錄。

時間拉長,人民幣升值幅度同樣不低。截至9月23日為止,人民幣今年已升值3.42%(表1),全球第二,而近一年升幅更達4.71%。

後續漲勢依然凌厲。

外界預估,今年人民幣升值幅度至少5%,明年也會有3%∼4%的幅度。

大陸做為全球最大的出口國,但人民幣卻一直升值,衝擊可謂不少。

「出口生意,真是沒法做了,」一位從事鞋業貿易的郭先生計算,一筆100萬美元訂單,從接單到交單,美元兌換人民幣從1:6.5貶值為1:6.4,他就損失了10萬人民幣。

人民幣升值 吃掉出口利潤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漲幅,已經超越自身定位,」中國外匯投資研究院院長譚雅玲分析,大陸出口企業平均利潤率約3%,但今年前8個月人民幣升值幅度卻超過3%,把利潤都吃掉了。

加上近期大陸工資上漲、原物料價格上漲,以及歐美巿場成長力道不如以往,在在使企業經營雪上加霜,甚至中小企業已出現倒閉潮。

近期以來,廣東東莞的絨毛玩具製造企業素藝、紡織企業定佳、家俱廠商大朗宏事達、塗料公司靈通,接二連三結束營業。

「人民幣升值已是長期趨勢,企業要做好長遠規劃,」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孫立堅分析。

從2005年7月人民幣第一次匯改以來,主要採取緩步升值策略,為何近期升值會如此快?

各方的分析是,「這一次和以往不同,中央的態度從被動轉向主動,升值步伐正在加快,」孫立堅觀察到。

一個原因是,人民幣必須走向國際化。花旗(中國)零售銀行研究與投資主管邱思甥分析,從金融海嘯以來,歐美經濟局勢不穩,尤其最近美國實施第三輪量化寬鬆(QE3)的傳聞甚囂塵上,使得全球最大的外匯存底國中國,不得不加快改革,試圖減緩美元、歐元貶值影響。

目前,雖然人民幣無法自由兌換,但許多國家已把人民幣作為外匯儲備的一部分,例如馬來西亞、韓國、柬埔寨、白俄羅斯、俄羅斯、菲律賓等國。

最近,蒙古、智利、以及奈及利亞等國的央行,也考慮將人民幣納入外匯儲備投資組合之中。

人民幣漸漸成為儲備貨幣

「類似二次大戰後,美元取代英鎊的過程,人民幣成為儲備貨幣是必然趨勢,」9月6日,奈及利亞央行行長拉米多.薩努西(Lamido Sanusi)在北京表示,奈及利亞計畫把5%至10%的儲備貨幣改為人民幣。

愈來愈多國家也與大陸簽訂貨幣互換協定,例如東南亞大部分國家,以及日本、韓國、蒙古、冰島、紐西蘭、阿根廷等國,使得雙方可以人民幣作為結算單位,不僅增加了人民幣在其他國家的使用,也降低在雙邊貿易時,面臨美元匯率貶值的風險。

另外,大陸實施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也增加了人民幣需求。去年,人民幣跨境結算規模高達5063億,而今年第一季更達2807億,已超過去年一半規模。

今年8月,大陸央行等六部委聯合發布《關於擴大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有關問題的通知》,更使得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的國內範圍擴大至全國。

一步一步,人民幣正邁向國際化,相關制度也在成形。

今年8月,大陸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訪問香港,表示支持香港人民幣的市場發展。外界解讀,這是大陸中央力推香港成為人民幣離岸巿場的地位確認。

9月,負責金融工作的國務院副總理王岐山造訪倫敦,中英發表聯合聲明指出,對於私營部門在倫敦發展人民幣離岸市場的興趣,均抱持歡迎態度。外界也因此解讀,繼香港之後,倫敦可望成為另個人民幣離岸市場。

熱錢湧入 也是升值壓力來源

看好人民幣後勢發展,各方資金更是積極買入。

「熱錢,也是這波人民幣升值的壓力來源,」前摩根史坦利證券亞太區首席經濟學家謝國忠觀察,由於歐元、美元弱勢,但人民幣卻有升息及升值的雙重誘因,人民幣1年期存款利率現為3.5%,大大高於近乎零利率的美元、歐元和日圓。

大陸中央也默許這個情形發生。復旦大學孫立堅分析,人民幣升值,可讓以美元計價的進口原物料成本下降,減輕通膨的壓力。同時,也希望藉由人民幣升值,加上提升工資,促進產業升值轉型。

「不轉型是等死,轉不好是找死,」廣東省惠州市台資企業協會會長、大欣工業公司董事長張秋進認真地說。

大欣近年來積極轉型。過去,大欣所作的燈飾、木製及鐵製傢俱產品都是銷往歐美日,在沃爾瑪販售;但意識到危機後,不再以量為主,而是提升品質,更加注重精緻度及多樣性。

另外一方面,不少出口企業也從外銷,轉為內銷,開拓大陸內需巿場。

上海台資企業協會會長、上海翔茂企業董事長李茂盛,被譽為手套大王,從事手套製造30多年,總計每年產量高達50億副,最近計畫自創品牌,主攻內需。

企業須提升品質 轉攻內需

「國強民富,是大陸十二五的主軸,也是台商發展內需的機會,」他比較,當人民幣不斷升值,雖說因應方法很多,但以目前大趨勢來看,提升品質,同時轉向內需是最好的策略。

9月9日,在上海嘉定區舉辦的第五屆台商廟會暨滬台文化博覽會,仿照台灣夜巿文化,集合多數台商力量擺攤,例如達芙妮、元祖食品、真鍋咖啡等,就被視為樹立台商品牌、拓展通路的平台。

李茂盛分析,這是一個共同曝光的平台,可以增加知名度,他過去四年就因參加這個活動,增加了不少的內需訂單。

然而,轉型知易行難,並不容易,甚至出現後遺症。

事實上為降低成本,已有不少大陸企業選擇外移至製造成本更低的鄰近地區,例如東南亞、孟加拉等國。

運動品牌耐吉(Nike)的台資代工廠泰豐,近年來已將生產線逐步移出大陸。去年,大陸只占泰豐出貨量的23%、越南已達51%,而印尼及印度則為18%、8%。

「中國大陸的廉價出口成長引擎,面臨轉折,」瑞銀證券統計,過去24個月,大陸出口到歐盟、美國的輕工產品,所占市場比例已不再增長,相對地,東南亞、孟加拉等國所占比例不斷上升。

轉型難 產業空洞化危機已現

無力外移,也無力升級的企業,許多更跳入了金錢遊戲的誘惑裡。大陸正面臨台灣20多年前,台幣一下子從1美元兌40元升值到25元時,出現的產業空洞化危機。

復旦大學孫立堅觀察,許多企業想要轉型卻沒有技術、資源,想要外移,也沒資金,最後只好放棄本業,從事金融操作。追逐高收益的藝術品、樓市、股市或大宗商品等,帶來這些行業的商品價格急劇膨脹。

「中央想要藉由人民幣升值,減輕輸入性通膨壓力,效果因此大打折扣,」孫立堅評論。

有些甚至從事高利貸。最近,孫立堅常去長三角及珠三角調查,發現當地的民間金融異常活躍,月息5分、6分(年化利率60%),已是一般行情。

大陸上巿公司近期以來,因為本業業績不佳,也紛紛做起委託貸款業務,反而成為公司獲利金雞母。

花旗銀行邱思甥解釋,上巿公司從銀行取得低利,再將這筆錢以較高的利率,大約20%,貸款給無法向銀行借到錢的中小企業,以及房地產、高污染這類政策打壓的產業。

例如,金陵飯店上半年的獲利為2910萬元人民幣,但5月27日公布為期一年的2億元人民幣委託貸款,卻輕易地就賺進2400萬元人民幣。 但這不是個案。根據統計,今年上半年,大陸整體委託貸款急速攀升,已比去年同期成長32.3%。

人民幣升值看來已勢不可擋,但也正讓大陸經濟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本文出自 2011 / 10 月號

勇闖巴西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兩岸要聞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