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兒童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

文 / 姚仁祿    
2010-10-08
瀏覽數 28,750+
兒童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概六、七年以後,台灣的人口分布,65歲以上的老年人,將比14歲以下的少年還多;這麼一來,「兒童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這句耳熟能詳的口號,恐怕要改成「銀髮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了!面對高齡化,政府僅推出直線思考的「老人年金」與「生育獎勵」,做為聊勝於無的解決方案。

其實,「銀髮」多過「童顏」,不是以「老人年金」或「生育獎勵」就可以解除的現象,這個舊世紀的人口結構,隨著醫療進步,人類壽命逐步延長;也隨著經濟發展,生活漸漸複雜、困難。因此,必須傳宗接代的觀念,也慢慢被改變,形成「銀髮」多過「童顏」的社會結構了。因此,新世紀的「銀髮」多過「童顏」,無法以「老人年金」與「生育獎勵」翻轉的趨勢。面對新結構,我們必須重新定義「新世代銀髮」與「新世代童顏」,才能面對高齡化社會的衝擊。2015年時,台灣的銀髮族,主要將以戰後嬰兒潮的一代組成;這一代教育夠,醫療好;因此,與上一代的銀髮比較,在年老後,無論是知識、經驗與健康,都擁有較大的條件優勢。然而,他們的前半生,經歷了戰後復甦,政府遷台,冷戰危機,經濟困窘,經濟起飛,民主成就(政黨和平輪替)與民主失敗(選錯國家領導人),讓這一代的銀髮,養成凡事「積極向上」才能成功,與「不斷積累」才能擁有的思考模式。 兩代互相瞭解 共當國家主人翁

2015年時年齡14歲以下的兒童,是2001年後才出生的一代;2001那一年的賣座電影是《哈利波特:神祕的魔法石》《魔戒首部曲》等充滿想像的故事;他們成長期間,最賣座的電影是《阿凡達》(2009年)《2012》(2009年),這樣的電影,不只想像著一個遙遠世界的可愛,也夢想著逃離地球的浪漫;不只恐懼地球的災難,更憂心地球的末日。這一段成長時日,也發生了 911事件、全球金融危機與氣候變遷的困局;這種成長歲月,交織著想像的浪漫與現實的恐懼,將讓這一代的少年,被塑造成生活「消極逃避」與娛樂「無限想像」的形貌。

因此,六、七年以後,我們即將面對的「銀髮」多過「童顏」社會,將是「積極向上」的一代與「消極逃避」的一代,學習共處的時代;也是一個「不斷積累」的一代與「無限想像」的一代,相互體會的時代。換言之,台灣的高齡化問題應定義為社會上「長者與幼者的社會融合」與市場上「結構變遷的危機與轉機」兩大問題。

我們必須努力,讓銀髮長者體會童顏幼者「消極逃避」的無奈心理背景,也讓童顏幼者認識銀髮長者凡事「積極向上」的歷史壓力。我們也必須努力,讓銀髮長者體會童顏幼者擁抱「無限想像」時,內心景色的浩瀚,也讓童顏幼者認識銀髮長者「不斷累積」時,內心擔憂失去擁有的膽怯與恐懼。 更進一步,我們必須努力,讓銀髮懂得安於「少也是多,小也是大」的心靈美學,讓童顏懂得面對環境的劣化,以無限想像力,解決問題的絕佳機會。國家未來的主人翁,應是童顏與銀髮相互學習後,產生的新一代人文價值!

(作者為大小創意齋負責人;本專欄由姚仁祿、劉育東、劉維公共同主持。)

本文出自 2010 / 10 月號

第29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