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中國農民工問題,在富士康管理中凸顯

連續12起員工跳樓
文 / 林奇伯    
2010-06-10
瀏覽數 32,900+
中國農民工問題,在富士康管理中凸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鴻海集團旗下的富士康公司今年初以來連續發生12起員工跳樓事件,震驚全中國!雖然總裁郭台銘親自到深圳坐鎮,但仍止不住跳樓繼續發生。

富士康從1月23日發生今年第一起員工跳樓,到了3月下旬跳樓事件愈來愈密集,輿論也愈來愈激憤,但富士康對媒體報導始終維持一貫冷淡作風,未出面公開說明。

直到5月6日再發生第七起男工盧新跳樓,終於驚動大陸中央媒體出面檢討,中央電視台製作了《富士康的七連跳謎團》新聞專題檢視富士康管理模式。但就在專題播出當中,突然傳來第八跳消息,央視罕見以插播方式發布消息,主播用「令人擔心的富士康」來形容。

央視發話後,5月16日又傳出第九跳,輿論排山倒海,外界開始觀望大陸官方是否會介入。5月21日大陸另一中央權威媒體《人民日報》終於報導,深圳市副市長、公安局長李銘已經進入富士康調查,並與集團高層商討防範措施。

然而,幾乎是央視的翻版,當《人民日報》凌晨4點50分正在派送這個消息時,又發生了第十起跳樓事件! 大陸輿論也開始失控,郭台銘終於決定親自帶媒體入園採訪,釐清疑慮;但5月25、26日截稿前,又分別跳下了第11、12個。委託代工品牌蘋果、惠普都決定入廠調查。

勞力密集與低薪資的困境

「富士康悲劇何時了?」「自殺門事件」「血汗工廠?」儘管大陸媒體報導的標題愈來愈疑慮,富士康面臨輿論危機,仍始終保持冷漠。鴻海發言人體系只轉寄一份去年大陸媒體上的文章〈中國自殺報告〉給媒體,並把文章中的一些觀點字體翻紅做為強調重點。

翻紅字體包括「中國是大國中的高自殺率國家,在中國,兩分鐘就有1人自殺身亡,自殺率為10萬分之23」「自殺率高是一個相當危險的社會問題,它小則影響自殺者周邊的生活環境,大則可以涉及國家經濟、社會、文化等方面的發展。」

然而中國整體自殺率高就能解釋富士康管理模式的困境?

富士康是全球最大手機製造商,員工總數高達80萬,吸引大陸農民工爭相進入富士康就職。發生跳樓意外的深圳龍華廠、觀瀾廠,就有42萬員工,生產線分成兩班,24小時不間斷。

雖然招聘廣告上標榜薪資可以上看人民幣2100元,但實際底薪其實低於此。

在央視的檢討報導中採訪到一位離職員工馬麗群,她指出,工廠每個月開始時都會要員工填寫加班同意書,這表示你這個月必須要每次都得加班;如果不簽,「這個月一次加班都沒有!一個小時都沒有!」員工只能領底薪,扣除醫療、社會保險保費,實際上只領800多元人民幣。

珠三角這種微利的勞力密集產業,員工只有加、或不加班兩種選擇,一旦選擇加班,每天都得工作10幾個鐘頭,一週只休假一天或更少,還得輪流日班與夜班;如此持續,「基層員工每天就像機器一樣做來做去,可以說被訓練成一台機器,」馬麗群說。

這些跳樓員工幾乎都是17歲到23歲的年輕人,在這種像是無止境的加班循環裡,已經不是「80後」「90後」抗壓力性不足可以解釋。

跳樓事件蔓延成輿論恐慌後,大陸媒體也開始檢討富士康管理模式,並罕見地派記者進工廠臥底採訪,也接受民眾檢舉、爆料。

富士康面臨四大管理難題

《南方週末》臥底記者劉志毅在親身體驗近一個月後說,「第一次上夜班,清晨3、4點去吃飯,感覺晚上的胃不想消化,但不吃的話,那一頓就沒有了,」其他作業員都吃得很快,僅為了在有限的時間中想辦法多休息一下。 北京電視台也播出網友提供的畫面指出,富士康北京廠區去年8月曾發生保安集體毆打員工事件。

富士康才終於發布聲明,坦承確實發生保安與員工互毆事件,經廠區主管居中協調,雙方和解,保安遭解任處分。

曾經到富士康進行調查研究的中國心理衛生專家蕭水源就分析,富士康的管理模式不利於員工建立社會支持,基層管理單位動輒數十個、上百個人,根本無法顧及員工心理感受。

針對這樣的問題,《中國經營報》直接評論富士康面臨四大管理困境,變成「管錢的精細與管人的粗放」。

首先,代工廠為了保守商業機密,分工十分精細,讓不管是高級工程師或作業員都看不到前景,就像龐大機器上的螺絲釘,儘管每天忙碌不停,卻並不知道為何忙碌。

第二,分工過細導致員工專長太過狹隘,無法多元發展,較難從事其他工作,因此對組織依附性愈強,但歸屬感也相對愈差。第三,簡單而系統化的管理模式讓公司管理階層獲益良多,但落實到基層時卻變了形,導致只看結果不看過程,忽略員工感受。第四,產業大環境變了,但富士康卻還是「巨大的恐龍」,在縮減成本和強化效益的策略中掙扎。

讓農民工變真正「企業公民」

重視紀律與執行力,鴻海集團成了全球最大代工企業之一,也把富士康推向大陸製造業的楷模。因此,當富士康員工接連以決絕的跳樓方式結束他們年輕的生命時,才會讓中國社會全體譁然,並引發製造業結構困境的強烈危機感。

北京清華大學教授沈原等學者就以非常感性的筆調發起連署,呼籲盡快解決新生代農民工問題,杜絕富士康悲劇重演。

他們指出,新生代農民工自走出家門的那一刻起,就沒有想過再回家做農民,所以踏上了一條進城打工的不歸之路,但他們卻又看不到通向城市安家生活的可能性,因此打工的意義轟然坍塌,前進之路已經堵死,後退之路又已關閉,因此身陷身分認同危機。

大陸的學者專家呼籲,中國的「低人權優勢」是不可持續的,企業一定要提升農民工待遇和權利,讓農民工成為真正的「企業公民」。

而這一步,必須要從曾連續七年雄踞中國出口企業榜首的富士康開始做起。

本文出自 2010 / 06 月號

第28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