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確定年代,胡立陽景氣大預測

專訪股市教父 胡立陽
文 / 林奇伯    
2010-06-02
瀏覽數 56,600+
不確定年代,胡立陽景氣大預測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沉潛多年,當年被美國華爾街稱為「股市神童」的胡立陽復出了。1980年代,胡立陽受政府之邀,從美國回到台灣推廣股市。直到1980年代末期才因政策轉向漸退居幕後。

沉寂這麼多年,胡立陽對股市的研究不增反減。他親自走訪全球股市,扎實地定義股海名詞。例如悟出「牛市」的長度是三年六個月、「熊市」則為二年三個月等。今年5月,他更出版了《胡立陽出人頭地100招》,親自透露他成功的祕訣。

1980年代,是台灣股市狂飇的年代,五年內從800多點狂飇到1萬2000點,整整漲了15倍之多;台灣民眾也從對股市陌生懵懂,到連菜籃族都能說得一口股票經。

早在1985年股市正要竄起之前,當時在美國擔任最大券商美林證券副總裁的胡立陽就大膽預測,台股遭到嚴重低估,至少可以從800多點漲到8000點。亟欲推廣股市投資的政府便委請財經大老李國鼎出面,邀請胡立陽回台擔任證期會祕書長,推廣股市教育。

那個年代胡立陽走遍全台企業、校園,到處演講推廣股市教育;唱作俱佳、極具感染力的風格,大受歡迎,曾創下連續三年、每年1000場演講的驚人紀錄。也因此,他被稱為「股市教父」,名字和股市狂飇時代緊綁在一起。 直到美國《TIME》雜誌以斗大標題稱呼台灣是「貪婪之島」,1988年,政府決議採取一連串降溫策略,胡立陽才改調顧問職,不再站到第一線;隨後,財政部長郭婉容宣布恢復課徵證所稅,台股點數連續四週重挫超過36%。

對他而言 掌聲比錢財重要

他逐漸淡出推廣舞台,沉寂了十年之久,直到最近才在大陸復出,並逐步活躍於兩岸三地。這次,「胡立陽」這個名字搖身一變為新興市場投資專家,重新站上報紙醒目版面。

消失的十年,他如何韜光養晦?這次復出,又將帶來什麼震撼的觀念?《遠見》特別專訪,探究他如何十年磨一劍。採訪過程中,他不改幽默本色,講話像連珠砲,談到巴西股市時,乾脆站起來跳森巴舞,大聲說:「就是這麼扭!就是這麼扭!巴西股市就像森巴,隨音樂和身體搖擺、起伏!」

胡立陽自嘲,自己最大的特色就是愛講話、想像力豐富,不演講、沒有舞台幾乎快讓他發瘋。對他來說,聽到掌聲就像別人聽到錢掉下來淅瀝嘩啦般地悅耳!甚至,住在台北觀音山下的他,看到淡水河的倒影都能感覺那就是股市曲線圖,連續三個月茶不思飯不想,非得找出自然界對股市的隱喻不可。

「所以我這次回來帶了很多新的理論,都是我獨創的!連2010年的全球景氣復甦趨勢,我年初都已經精確預言,現在一一成真,」他得意地說,他天生就愛當老師,有什麼新發現就一定要告訴大家;為了保持客觀性,不被自己的投資所迷惑,他甚至是教股票而不買股票。

復出策略中,他也選擇出版自傳《胡立陽出人頭地100招》,企圖重新贏得年輕族群的目光。「我是少年得志型,以前很怕自己『開高走低』,尤其在沉寂的那段時間,但我有耐心『消化賣壓』,現在證明那是人生的盤整,買盤最後終於湧進,証明績優股終會出頭!」胡立陽以股市術語比喻自己的人生。以下是專訪精華:

蟄伏》實地研究全球股市

《遠見》問(以下簡稱問):你沉寂了一段時間,做了些什麼事? 胡立陽答(以下簡稱答):十年前我覺得自己已經把台灣股市推廣很好了,可以休息一下。誰知道受不了,我天生喜歡講話,但復出又脫離股市太久,沒做研究不行,所以我到全世界的股市走一圈,從12個國家找出平均值。例如以前大家講「牛市」和「熊市」,但定義是什麼?時間是多長?沒有人有確切答案。但我現在知道,牛市的長度是三年六個月,熊市是二年三個月。

十年前我已經看到印度、巴西、中國的股市像寶藏一樣。我一趟走了七年,親臨現場感受氣氛,很喜歡巴西和印度的股市。我發現,巴西的股市就像民族性一樣活潑開朗、熱情奔放,所以我發現「買股票像跳森巴」,音樂有高低起伏,當你來到亢奮的地方,就表示要下滑了,所以我們要抓對節奏、踩對腳步,抓到轉折點。我建議只要操作不順就倒著操作,不但不買,還把手上的股票倒掉,冷靜一下,腳步錯時就要墊一下腳,如果這支舞跳不好,就跳下一支舞。

股市中只要一步對,全盤都對。就像跳森巴,我跳給你看(馬上站起來跳),像這樣扭!這樣扭!

操作》留下會發芽的股票

問:這段時間以來你還發現什麼理論?

答:以前我在華爾街被媒體封為「股市神童」,當時就發明了很多有趣的指標,例如地心引力指標、一系列立陽指標、農夫播種術等。

農夫看到不發芽的鬱金香種子就把它夾起來丟掉,會發芽的則像滴眼藥水一樣特別再滴養料下去。

這些養料是很貴的,不能浪費任何一滴在不會發芽的種子上。但是投資人的心態剛好相反,不賺的股票死抱著不放,覺得有一天會漲,但會賺的反而賺個1塊2塊就賣掉。

我就發明一種機械的操作方法,只要會發芽的股票就留下來,並且不斷加碼投資,每隔3%就加碼一張,跌下來就減碼3%。

問:你沉潛那幾年沒有掌聲,受得了嗎?

答:坦白講,我快瘋了,瘋到有一次我去唱卡拉OK,唱完歌我得到3個人的掌聲,當時我就覺得不對,我不要得到3個人的掌聲,我要3000人的掌聲!所以當天離開卡拉OK後,我覺得我要回到過去的舞台,我一定要回到過去的舞台!

復出》上證6000點預言成真

問:你是怎麼復出的?

答:三年前我正在思考時,接到一通電話,朋友找我去上海演講「如何出人頭地」,演講到最後三分鐘時,有聽眾突然問我對股市有什麼看法。我就說,上證指數非常可能漲到6000點(當時只有1000點),因為依照台灣的經驗,我計算每增加1%的投資人口(開戶數),上證指數就會增加700點,這麼一算,大陸投資人口可以到10%,所以上證指數可以到6000。兩年之後,上證指數果然到6100點。

辛苦的研究是有回饋的。在場就有媒體找我上電視台,報紙也注意到了,慢慢地很多人來採訪我,後來騰訊還聘我當首席的投資顧問。

這幾年來我已經繞世界演講一圈了。香港、吉隆坡、大陸,只要有華人的地方我就去演講。連埃及金字塔下面我都演講過,那裡有華商協會邀我去。在大陸當然比不上當年台灣一天七場演講,但大家都想聽我講過去發明的爆米花理論、放掉一缸洗澡水理論。

爆米花理論是,當你看到爆米花批哩啪拉爆出來,就表示米花快爆完了。當你看到股票市場都在漲停板時,就表示快要走下坡了,這場秀快要結束了。

洗澡水也是,當你放掉一缸洗澡水時,表面上平靜無波,但你看到漩渦時就是到底部了,很多投資人都是看到漩渦才開始害怕。小心!漩渦到了你就會賣在最低點。

我新發明的理論是,從觀音山倒影看到股市變化。我住在淡水觀音山下面,常看到淡水河的倒影,覺得那就是曲線圖啊!觀音山在我背後,我如何從倒影中看到股市的發展,結果想到快生病了。後來我覺得淡水河是成交量,我先把淡水河畫起來,就可以知道觀音山(股市)的走勢了。因為成交量反射了股價。我想了三個月,不眠不休,身體都變虛弱了。

心得》不買股票研究更客觀

問:你認為中國股市有什麼樣的特色?

答:很多人認為大陸股市很神祕,但我覺得跟台灣很像,幾乎是20年前台灣股市的翻版,股市中的人性都不會變,所以要做大陸股市要把台灣股市先弄懂。

問:很多人都覺得應該進場自己操作才有實戰經驗,你自己都不買股票如何研究股票呢?

答:我覺得那是騙人的藉口,那是自己想賭博嘛!我在美國時股票做得很棒,賺好幾棟房子。但李國鼎找我回台灣還特別叮嚀,「立陽老弟啊,你擔任證券市場發展基金會秘書長啊,你自己不能買股票。」我放棄當時美國千萬年薪,回來拿2萬塊新台幣的月薪,放棄一切還是不能炒股票,但後來我想,我還是希望得到掌聲,把家人氣瘋了。

問:離開那個職位後還是可以操作啊?

答:就像戒菸一樣,戒掉後就欲望不高了。我坦承,一開始手還是會癢,尤其是我覺得你不相信我,我就來買給你看,很生氣。那時台灣股市800點,從未超過900點,但我認為會漲到8000點,那時候大家都說:「瘋子來了,瘋子來了,」還有人說我是極端的幻想派。

結果我還真是極端的幻想派,因為我真的還少算了,因為三年以後漲到1萬2000點。先知先覺就是寂寞痛苦,但是我覺得老天爺是公平的,他給你寂寞跟痛苦,就給你神準的預測能力,因為你自己不玩股票,就更客觀。我這樣講好了,我一心就想當全世界最偉大的老師,我不想做全世界最偉大的股神。我爸媽跟我姊姊都在美國,他們不玩股票,而且他們當我是瘋了。所以我覺得我可以體會梵谷的痛苦(大笑),大家都不了解他嘛。

觀念》找出你能為社會做的

問:你的新書名為《胡立陽出人頭地100招》,你覺得書的重點在哪裡?

答:我覺得第一招和第100招最精采。第一招解釋我為什麼叛逆、要當老師的原因。我26歲進這個行業第一年,就賺到人生的第一個100萬了,但那不是真金。真金是發覺自我,深刻體認自己對人類社會最大的貢獻是什麼,例如工程師就築路修橋,發明火箭上太空。比起來個人的第一桶金根本不算什麼。

第100招是我個人提出的出人頭地八大法則(見頁96表),每一招都很精采。第一招我是寫不要只聽週遭朋友的話,本來是要寫不要只聽家人的話,那是我的親身經歷,愈跟你親的人愈愛你,他要你保守,但反而會妨害你變偉人。

你想想,貝多芬如果只聽爸爸的話,只彈一些宮廷音樂,當個樂師就好了,不可能寫出《命運交響曲》。梵谷的父親是牧師,大家都覺得梵谷不是畫家的料,應該當牧師。比爾蓋茲如果聽他媽媽的話,也不會大學輟學在家搞電腦。出人頭地的標準是,要在那個行業裡做什麼像什麼,要做到頂尖。

投資》保持現金等待好機會

問:你對於接下來的景氣預測是什麼?

答:之前大家在說V型反轉、U型反轉,但都不對,是「爬窟窿」。大大小小一堆窟窿,大的像金融海嘯,小的像杜拜事件,中的像希臘事件。爬出來就又掉進去。未來肯定的窟窿會一個接一個,不會萬丈深淵,也不會上天堂。每一個窟窿下去的時候,都是買進賺錢的機會。我一、兩年內都看不到窟窿會結束。

問:你會給《遠見》讀者什麼樣的投資建議?

答:現在不是理想的投資環境,全球經濟沒有起色,房市股市絕對不佳,之前漲太多了。所以我們要等金融海嘯再來一次,讓房市樓市都回到低點,所謂機會就是價格便宜,價值投資論就是要看價格,而不是公司的價值,價格決定是否有價值。很多人都搞錯了,買到高檔都沒價值,買到低檔,再爛的公司都有價值。價格決定價值。 暴利的時代過去了,現在一切先求穩,只要保持現金等待好機會。

至於匯率,我當時看澳幣跌30%就可以進了,果然就反彈。歐元可以開始逢低布局了,跌幅超過20%就可以。人民幣會升值,但不會那麼快,現在中美在幣值大戰,僵在那邊。如果是擺長一點會增值。

本文出自 2010 / 06 月號

第288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